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A Bad Dream(上)[《错位》番外]

佐助性转注意!!!

人物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鸣人视角番外

----------------------------

漩涡鸣人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


“鸣人,你就当给自己放个假,老板那边我去说!”

当棒球协会的处罚通知下来的时候,脾气火爆的主教练把办公室的桌子敲得啪啪直响。

但鸣人的内心,却荡不起丝毫波澜。

应该要生气的吧,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被禁赛,是要生气的吧,难道是因为吃了药的缘故,
心里面居然没有任何的情绪。

鸣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主教练拿着话筒向对面不知是球队经理还是什么人咆哮,仿佛他生气的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

啊….上次宫本医生开的碳酸锂好像要吃完了.....

等主教终于涨红着脸扣了电话,鸣人依旧保持着刚进来时的样子,不喜不悲,毫无生气。

“鸣人,队里的医生说抗抑郁的药物吃多了会影响记忆力和身体的机能,如果…不是太严重的话还是不要吃了,前几场你表现的不太好,宫本医生也说了可能是和你现在吃的药物有关。”看着鸣人漠然的坐在沙发上,主教有些恨其不争地说道。

过了许久,鸣人才垂下眼睛,说了句抱歉。

“哎....你先回去休息吧。”看着鸣人的样子,教练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招了招手让他回去。

走廊里没有人,若是平时,鸣人也会同队里的其他人一样,在体能教练的指导线进行体能训练,但是今天,他只能一个人走在无人的走廊里,一个人听着自己脚步的回声。

回到宿舍的路上会路过体育馆,刚好是训练中途休息的时候。鸣人走过,以往称得上同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朝他投向各异的目光,有幸灾乐祸,但大多都是同情与怜悯。

然而这些都不是鸣人想要的,他不想看到教练的愤怒,也不需要要队友的同情,他甚至不想要父母的担心和关怀,他想要什么,他一直都知道,却只能装作不知道。

但...也许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拿出房卡刷开了自己宿舍的门,门里却站着自己绝对不想看到的人。

宇治川太助翘着脚,把自己窝在了鸣人客厅的沙发里,懒洋洋的翻着手里的相册。

“你来干什么?”

鸣人一边压低声音质问,一边快速走上前,一把夺过了宇治川手中的相册。

“许久不见,你连敬语都不会说了吗?”被明显厌恶了的宇治川的脸上反而浮起了一丝微笑,调整了一下坐姿,仰着头看向对面怒气冲冲的男人,“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板。”

“哼,”鸣人怒极反笑,“谁家老板会扒了自己酒醉员工的衣服拍那种照片,还寄给八卦小报?”

“照片不是被宇治川太一截下来了吗?”

“啊啊,那算是我唯一感谢你那个大哥的地方。”鸣人回击的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果不其然,那个人脸上的笑容终于隐去了。

两个人僵持了不知道多久,宇治川好像终于调整好了情绪,脸上又挂上了平常那种轻浮的笑容。

“这件事不能怪我啊鸣人君,谁叫你不按照我的想法走呢?我以为你是喜欢我才来阪神猛虎这种队伍呢,可是无论我怎么撩拨你你都没反应,白送的炮你都不要,所以我只好用点特殊手段了。”看到鸣人露出厌恶和懊恼的神色,他又接着说,“难道说,鸣人其实不喜欢我吗?还是通过我在看另一个人呢?呐,鸣人君,你是在透过我找这个人的影子吗?”

宇治川直起身,从西服的内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得意的向鸣人晃了晃。

在看清照片里那个人的身影后,鸣人那被压抑住的怒火,瞬间燃满了整个胸腔。

“你跟踪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到一个和自己长得那么像的人,是谁都会在意吧。讲真,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真的有让我的几个亲信去调查我有没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或者我家老头子在外面有没有私生女什么的,调查结果,让我只能说,这个世界真神奇。哎哎~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她又因为对着女人不举,所以当初才跟我跑出来的。”

“你什么时候见的她?”故意忽略了对面那个恶趣味男人兴致勃勃打量的眼神,鸣人沉着声音问道。

“嗯?并不算见吧,只是看到了。就是你高三毕业那年我去你老家邀请你来阪神猛虎,刚好看到那女孩在离我们大概有一个路口的位置,一脸要哭的表情。”

“她从来不会哭的。”不知怎么的,鸣人感觉喉头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她是没哭,但是快哭了,至于她会不会哭,我又不认识她自然不知道,不过鸣人君你,她就算要哭了或者哭过了,你也看不出来吧?”

仿佛是被按住了死穴,刚才还怒气冲冲的鸣人顿时整个人都沉静下来。

“啊,算了,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吵架的,”宇治川叹了口气,将照片递给了鸣人,“放心没留底也没复印,全世界只有我手里的这一张,虽然没脱衣服没露肉照的还这么糊即是被别人看到了也没什么,不过,还是你拿去吧。”

“棒球协会那边的处罚已经下来了,即是现在用钱去打通关系也没用了,我没想到这次宇治川太一会做到这么绝,”看到鸣人只是捏着照片,没再说话,他顿了顿接着说,“我用自己的名义给你转了一笔钱,算是补偿。”

“我不需要。”

“你是打算以后都不打职业棒球了吗?”说到这,鸣人终于抬起了眼睛,“这笔钱足够你这停赛半年的生活和请私教的费用,至于其它,主教他那么喜欢你,我相信等你过了停赛期他会想办法帮你周旋的,之后去个其它队当个替补应该没问题,不管你信不信,今天我就是来说这事的。”

说完,宇治川太助终于站了起来,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拉开了门。

“虽然你应该不需要,但是,抱歉。”

像是从未期待回应一般,宇治川说完就合上了门,只留鸣人一人在这空荡荡的公寓里。

随着门被合上的砰响,鸣人像是终于被抽走了全部力气一般倒在了沙发上。因为太用力,手中的照片一经生出了几条皱褶。

照片应该是在图书馆拍的,照片里的佐子穿着普通的开襟毛衣和牛仔裤。照片并不清晰,但是鸣人还是感觉到佐子的目光正对上了镜头。

明明已经发现了有人偷拍,为什么不去阻止?还是因为经常有爱慕者做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

想到这里,鸣人的心脏就痛苦的扭曲了起来。

佐子应该已经有了爱慕者了吧,或者已经有了在交往的人?

明明只要想到佐子可能会交男朋友,自己就会难过的喘不过气来,那些幻想出来的画面还是一遍一遍不停的在鸣人的脑海里打转。

他们会牵手吧,会拥抱吧,会亲吻吧。

那个该死的男人会哄着她脱下衣服做那种事吗?

挣扎的爬起来想要翻出抽屉里的安眠药,想逼着自己睡一觉,想要对自己说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可扣开了胶囊外的锡箔纸之后,鸣人又没有勇气将那几颗药丸咽下。

因为,梦里面的那个人,也不会回来了啊。

“…….suke”

永远念不出的名字、永远看不清的面容,已经成了鸣人的心病。

从有记忆开始就出现在鸣人梦境里的那个人,无论鸣人怎么努力,都无法将他看个真切,明明梦里面的一切都好像真实发生过一般,可醒来却只剩下零星的记忆,唯有浓烈的爱意和找到他的信念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么多年,这个信念从来没有变过,只要和梦里面的那个背影有些许相像的人,他总会义无反顾的冲过去,只为了在人海里与他再一次相遇。

为了那个人,他人的嘲笑和鄙夷他可以不在乎,父母的失望和不理解他可以承受,唯独让他痛彻心扉的是,她的离开。

他不是不明白她的心情,有无数次,他都想要回应那份感情,想要与她亲吻,想进入她的身体,想和她度过这漫长的一生,可是,一想到梦里面那个清冷的背影,他又不得不把这份情感死死地压在心底最隐秘的角落,因为他知道,梦里面那份炽热到灼心的爱意,已经深深的刻入了他的灵魂。

他没办法给佐子一个完整的自己。

“如果不能喜欢她,就不要总是拉着她不放开。”鸣人已经不记得有几个人这么对他说过。他明白,可是他放不开。只要看到她,他就想要从后面抱住她,人多的时候总是想拉住她的手,每当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带着包容的笑意望向他时,他都忍不住想要亲吻她。

当终于有一次,在一个被人遗忘的槲寄生底下,他克制不住亲了她的瞬间,他甚至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刻停留下来,他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有她在自己身边就好。

他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平缓的过下去,佐子一直会在自己身边,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宿命。
直到宇治川太助的出现,打破了他虚渺的幻想。

“你好,我是阪神猛虎队的赞助人,宇治川太助。”当宇治川第一次站在鸣人的面前时,鸣人甚至忘记了如何呼吸。

找到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心底狂吼,我找到他了。

那天谈话的内容鸣人已经全都忘记了,直到宇治川太助笑着握着他的手说欢迎你来阪神猛虎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违背了自己与佐子的约定。

找到梦里那个人的狂喜和违背约定的内疚交替在脑海里穿梭,逼着他做出选择。

选择的结果就是,她最终还是离开他了。











TBC



--------------

写了几版感觉都不对,所以重新写了这一版.....

其实鸣人的痛苦源自于对于佐子的不能爱和对于佐助的求不得


评论(20)
热度(133)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