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Rose And Jewelweed 05

哨向设定注意!

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

一推开门,强烈的音浪就扑面而来,男人的吼声,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哭声和时不时传来的枪声混杂在一起,震得佐助鼓膜生疼。往旁边看了看,果不其然,听觉比自己敏感很多的哨兵此时已经被这噪音吵得皱紧了眉头。

“听觉降低70%,视觉提升100%。”

随着佐助好似轻描淡写一般说出这几个字,鸣人的表情也渐渐轻松了下来。

“谢啦,向导!”等鸣人终于适应了被调节过的感官之后,他终于咧开嘴向身边的人说道。

看着鸣人的笑容,佐助本来紧绷的情绪也莫名变的好了起来。

“不用客气,哨兵。”

然而此时,两个人谁都没心思让这种好气氛持续下去,鸣人已经从空气中闻到了一丝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来者不善,此刻他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能感知到对方有几个人么?”鸣人有些急迫的问向身边的向导,而佐助凝神了片刻就给出了答案。

“能探知到的人数有15人,其中C级哨兵13人B级哨兵2人,没有感知到向导的精神波。”

听到这里,鸣人明显松了口气,走到窗边向四周望了望,“他们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都分开了,”说着,又将身子探出了窗外,继续说到,“这栋楼顶端有个天台,那里比较安全,你在那里等我,这个给你,接着。”说罢,鸣人把腰间別着的枪丢给了佐助。

“你不用么?”

“对付没有向导保护的B级和C级哨兵,根本用不着那东西。”

“我也不需要,对付哨兵只要下暗示或者破坏他们的精神防御就好。”

“万一对面有不受精神力影响的普通人呢?”

看着鸣人有些强硬的眼神,佐助不再争辩,握紧了枪向顶楼跑去。而鸣人在确定了佐助所在的楼道里没有敌人之后,也快速奔向了事发地。

楼顶的天台相较于楼下要安静很多,可佐助并没有心情去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大口喘息了几口没有消毒水味的空气之后,一张巨大的精神力网,在佐助的意念下快速成型,一个普通人看不见的碗状蓝色屏障,把医院周围方圆一公里以内的一切物体都倒扣其中。

很显然,屏障内正在作乱的哨兵都发现了这骇人的屏障,医院大楼里的精神力在瞬间寂静了几秒之后,又好像爆炸似的骚动了起来。佐助感觉到精神触梢那一头的鸣人也向他发来了疑问的讯号,而佐助忽略的鸣人询问,反是向他发出了要求共感的请求。

虽然两个人已经结合了一段时间,但是二人都打心眼里认为这一场结合不过是一次治疗,所以正常哨向结合之后会做的事情,他们都没有尝试过,包括在战斗中必然会使用的共感。然而对方只是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在共感形成的那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袭击了两人。佐助明明知道自己眼前是在天台看到的蓝天白云,可是鸣人眼中在医院走廊里与敌人战斗的场景也会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鸣人此刻也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好像被人安装了精神力雷达,佐助通过他自己的精神波感测到的哨兵精神力和方位,就像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一般,不用花其它心思去听去看埋伏着的敌人,只通过佐助的精神力,就能将对方的动作了解个透彻。

也是在这时,一向骄傲的两个人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说没有结合的S级哨向不一定打得过已经结合的A级哨向。结合,对哨兵和向导来说,不仅仅是向导素和精神抚慰这么简单,它还意味着从这一刻起,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在战斗力上有了巨大提升的同时,也有了最好的保护。

战斗似乎可以结束的很快,按理说战斗之中最忌讳轻敌,但是共感之后,通过鸣人的眼睛,佐助不由感到,这与其说是一场战斗,更像是一场屠杀,只不过屠杀者是正义的一方,而反派还是自己上门找死。

佐助自从分化成熟以来,参加过不少战斗,但他的队友大多是B级和A级,只有少数几个非常棘手的任务,才有S级的哨兵同队,但是通过这次,佐助意识到,即使是在如凤毛麟角一般的S级哨兵中,漩涡鸣人应该也是极为突出的。

那些端着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敌人,在鸣人手中好像就成了纸糊的娃娃。开始,他还用着不知道从哪摸来的手术刀当作武器,精准的割开敌人的喉管。后来,不知是那些刀卷了刃还是太小拿着不方便,鸣人干脆徒手和那些端着枪的哨兵们肉搏。那些个看起来肌肉发达的哨兵在鸣人的拳头下似乎变的不堪一击,在一次又一次颈肉断裂的闷响之后,敌人就一个个倒下,不是断了脖子就是被卸了手脚,有些只能躺在地下发出垂死的哀鸣,更多的是在他的身体还未接触到地面,就已经断了气。

一、二、三……十四、十五!在鸣人拧断了最后一个敌人的脖子之后,佐助长舒了一口气,收起了精神力屏障,揉了揉有点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精神触梢另一端也传来了轻松的情绪,佐助甚至从鸣人的视觉里看到了他自己。在没有照镜子的情况下看到自己的样子,这种体验奇怪又有点有趣,佐助笑了笑,准备断开共感。

可在共感断开的最后一秒,佐助从共感视觉里清晰的看到,一个血淋淋的手,推开了天台的门!佐助猛的转过头,就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摇摇晃晃的向他走过来。迅速张开精神力网,却发现竟然感知不到对方任何精神力的波动。

普通人?佐助有些紧张的想,那个乌鸦嘴,果真被他说中了。

可还未等佐助在心里抱怨完,那个血人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猛的向他冲过来。端起一直握在手里的枪,佐助没有犹豫,向袭击者开了火。几发子弹分别没入那个人的头颅和胸膛,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使子弹在那个人的脑门和胸口开了好几个血窟窿,但是那个人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依然“桀桀桀”怪笑着向他扑来,伸出手就向佐助的身上打去。

佐助的近身格斗在向导里面算是拔尖,即使不幸对上C级以下的哨兵,他有把握不会吃亏,如果打架的对方是普通人,他更是确定自己不会输。但是在他躲那个人的拳头时,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跟不上那个人的速度!明明精神力如同普通人一般感测不到,但速度和力量却已经与一个C级以上的哨兵相当,不止如此,在那个人身上,佐助确信至少有6处致命伤,但无论是大动脉上的割伤还是后来佐助给他的枪杀,似乎都无法对他造成影响,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佐助因为疑惑有些分神的时候,那个人的拳头直直的向他砸了过来,他连忙偏过身子,但拳头还是擦过了他的脸颊,尖利的指甲划破了脸上的皮肤,留下了一丝血痕,可这种状况下,佐助也分不出心来顾及脸上这一点小伤,只想尽力躲过这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攻击。但体力的差距实在是太悬殊,缠斗只持续了几分钟,佐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乱了,对方狠戾的动作把他一步步逼向了天台的边缘。已经无处可退了,可敌人的攻击丝毫不见懈怠。如铁锤一般的拳头再一次向他挥来,佐助也是狠下了心,准备用手掌接住那一拳。

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一只沾着些许干涸血液的手掌在那只拳头挨到佐助之前就将其牢牢的钳住,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漩涡鸣人抬手狠狠的击向了那个人的胸膛,那人登时飞出了几米远,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看着鸣人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佐助方才还砰砰乱跳的心脏顿时平静了不少。但是危机却依旧没有解除,那个奇怪的人手臂和一条腿已经在重击之下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摇摇晃晃的向两人冲来。

“妈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鸣人咬着牙骂了一句,话音还未落,便一脚蹬地,腾空而起,一脚踹向了那个人的脑袋,随着一声撕裂般的声响,那人的脑袋直接被踢飞了出去,颅骨撞上天台的墙壁,发出一声脆响,便滚落到了角落,而还在两人面前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终于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你怎么样?”

鸣人用脚踢来踢那具没有头的身体,确认他完全不动弹了之后,转过头望向身后的向导。

“你的脸怎么了?”看到佐助脸上的那道血痕,鸣人的眉头又蹙了起来。不等佐助回答,就有些强硬的将人拉到身边,掰过脸,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那道伤。

“我脸上都是汗和土,你也下得去口。”伤口被鸣人舔得又痒又微微得刺痛,但到底佐助还是没有把他推开。

“我是想要血液里的向导素,才不是担心你这点小伤。”等伤口终于不流血了,鸣人才回道,但他并没有等到像之前那样夹枪带棒的反击,向导的注意力好像被其他东西吸引了。

“这是什么?”佐助轻轻推开鸣人,走向了倒在一旁的尸体,被鸣人硬生生踢断血肉模糊的脖子上隐隐闪着蓝色的电光。

“这是…机器?这是个机器人?”

“应该不是,你把他的头拿过来,看看还有印象没,他跑到天台之前脖子已经被割开了,应该是你之前用手术刀割的,这应该是那15个人里面的一个。”

等鸣人把滚到一边的头颅拿过来,佐助仔细的看了断面,继续分析道:“这应该是被改造了的哨兵,可能他在被你割开大动脉之后没多久就死了,而之后来袭击我应该是在体内机械程序的控制下进行的。”说着,他将那具身体和头拼在了一起,却没想,颈后一个被他误认为是血污的图案完整的显现了出来。

一个暗红色的狼头,狰狞的向着看向他的人呲着牙。

顷刻间,佐助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结了。

这个图案他太熟悉了。在家族被几乎灭门的那一晚,墙上那巨大的,用自己父母的血液涂抹成的,就是这个图案;唯一幸存的亲人,他的哥哥也为了寻找这个图案的线索,而接了过多的任务导致身体超负荷运转,刚到20岁就因为结合热去了另一个世界;而他自己,自从进入了塔,没有一刻不想得到关于这个图案的任何蛛丝马迹,但任凭他翻遍了所能接触到的所有资料,得到的也只有一个讳莫如深的名字…..

“这…这个是…..”

不知过了多久,佐助才听见自己的喉咙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声音颤抖得不像自己。

“狼牙”

鸣人的声音低沉到让人心惊,佐助猛的转过头,只看见鸣人的眼底,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TBC





----------------

其实这一章主要讲的就是:

1、太子很能打很牛逼

2、二柱子精神力很强很牛逼

评论(19)
热度(115)
  1. 没见过金鱼头阿乔家小尘 转载了此文字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