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Rose And Jewelweed 06

人物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哨向设定注意!!!

---------------------

午时已过,夕阳的余晖却热力不减,火辣辣的阳光晒得鸣人和佐助二人皮肤已经泛起了红。沾在两个人身上的血迹已经被骄阳烤干,只留下难看的深褐色和令人作呕的气味。那具被踢掉了脑袋的尸体还曝在阳光下,喷溅了一地的血印宣告了刚才战斗的激烈和血腥。

若是像普通已经结合了的哨响,在干掉了敌人并且两人都没有受到严重的伤的情况下,都会干些什么?也许会松一口气一边聊天一边等善后的队伍;也许向导会给刚和敌人拼过命的哨兵梳理一下可能过载的感官和精神触梢;有些大胆的哨兵甚至不介意在这个空档干脆来一发。

但此事刚在这个城市最大的哨向医院的天台上结束战斗的两个人,似乎并不想交流感情,只是保持着一个刚刚好的距离,并排在地上坐着,死死盯着地上的尸体,仿佛这一堆已经没有生命的烂肉都比身边人来的更吸引人。直到善后的队伍到来之前,他们都没再说一句话。

距离鸣人用通讯器向总部发出报告,前后也不过15分钟,总部的直升机就已经停在了他们所在的天台上。四个穿着塔里制服的人依次从机舱跳下,向两人走来。为首的男人留着一头略为蓬乱的白色长发,见到他,本来还坐着的两人立马起了身。

少见的,这个一向开朗的中年人,此刻见了自己器重的后辈也没有笑容,只是神色凝重的朝他们点了点头,便立马向尸体走去。尸体其他部位,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重视,就连尸体内部那个让鸣佐二人惊奇的机械设备,自来也也只不过多看了几眼,唯独那个颈后的纹身,他若有所思的看了许久,才慢慢起身。

“疾风,麻烦你处理一下这个尸体,这东西已经要开始腐烂了,记得把它放在机舱后面的冷冻仓里,”自来也顿了顿,又转向站在一边的两人,“鸣人,佐助,你们辛苦了,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明天去三科做一个述职报告就好。”说罢,便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自来也老师!”鸣人首先沉不住气了,“这个人是狼牙的人吧?不是说狼牙几年前已经被各国的塔组织剿灭了吗?为什么现在这里又有了?”

“不要乱猜,鸣人,这不过是当年留下的余孽而已。”

“我记得塔里的资料没有说狼牙组织掌握了改造人的技术,”看到自来也明显想要草草揭过这页的态度,佐助也忍不住开了口,“这个改造人明显不会是当初的狼牙叛军,但是自来也大人,您看到他却一点都不惊讶。所以….是狼牙卷土重来了吗?”

听到佐助的询问,自来也沉默了好久,才慢慢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们,但是关于’狼牙’,这是塔里的核心机密,只有高层和专门负责的一科才能够接触….”

“那是不是我们进了一科,就可以知道关于狼牙的信息了?”还未等自来也说完,鸣人就有些急切的打断了他的话,看到鸣人的神情,自来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鸣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一课只要已经结合了的哨向伴侣,如果我没听人说错你,今天是因为和你的向导性格合不来,所以才来做合离手术的是不是?鸣人,你应该明白,对于哨向来说,结合可不是小事情,平时吵嘴不要紧,若是战场上两个人闹起了矛盾这可是要人命的事情。作为一科的科长,我当然希望像你们这样优秀的年轻人来我们科室,但是,作为你们的长辈,我必须提醒你们,不要因为一时意气用事就作出可能会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说罢,他向远处已经处理好尸体的月光疾风打了个手势,几人便依次回到了直升机上。

直升机起飞掀起的气浪,让两人的衣摆也随着气流飞舞。看着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直升机,佐助的慢慢攥紧了手指.....

等二人下了楼,医院的走廊里已经恢复了秩序,地板上还有未擦去的血迹,但是已经没有了尖叫和骚乱,未受伤的医护人员正在忙碌的处理伤患,几队穿着塔里四科队服的哨兵正在处理散落在走廊的敌人的尸体,扫了一眼发现没人熟人,两人就没了去打招呼的心思,只想赶紧回家洗个热水澡躺在床上。

两人一身血污的出了医院,没走两步,就被两位警察拦了下来。好在其中的一位,盯着鸣人的脸看了没多久,就认出了他是一个月前因为独自一人端了一个贩毒组织而上了新闻的年轻哨兵,就立马热情了起来,还强烈要求用警车送两人回家。架不住对方的一再邀请,二人最终还是上了车。

和他们同行的两个警察看起来年龄都不大,一路上好奇的向鸣人问着关于哨兵和向导的各种问题,而鸣人也一向热心,只要是不涉及到机密的问题,他都耐心的一一解答,尤其是说到那个剿灭毒贩的任务的时候,两个小警察还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阵赞叹,坐在副驾驶的那一个干脆解了安全带(好孩子不要学),跪在座椅上,一双不大的眼睛激动的盯着鸣人,眼里闪出崇拜的光,连珠炮一般问出一堆让人忍俊不禁的问题。

看来塔里那帮家伙做的不错啊。

佐助看着那两个似乎混身都冒出了兴奋之光的警察,不住的想。

哨兵和向导的历史已经有了上千年,但他们能够和普通人这么友好相处也不过是这近十年的事情。在古代,哨兵和向导往往是一个国家军队里最重要的战斗力,但这种强大的战斗力给他们带来掌权者的器重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无处不在的忌惮。一个政权想要夺取天下,最先拉拢的肯定是各地哨向,但一旦当这个政权做稳了自己位置,最先受到迫害的也是他麾下的哨向。而百姓更是因为不了解,长久以来,都把他们当做是怪物。不是没有哨兵动过想要自己夺取天下的心思,但是寡不敌众,那些由哨向建立的政权,只要一出现,就会被万倍于他们普通人围攻,直至灭亡.....

直到上个世纪初期,随着通讯的发展和各国塔的建立,才打破了这种僵局。各国的塔把散落在自己国家的哨兵和向导集中起来,成为了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组织。无论在位者是谁,塔只忠于自己的国家,这反而符合了这个国家普通民众的利益。不仅如此,塔的存在限制了某些哨兵的不良行为,再加上新世纪以来各国塔开始懂得通过舆论,宣传自己的形象。如今,哨兵和向导的社会地位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在佐助小时候,出生于哨向家庭的孩子是不得上普通人的学校的,而现在,光木叶就有了两所哨响和普通人的学校了......

不知是不是警车的关系,即使没有拉警笛,他们还是一路上畅通无阻地到了宿舍楼前,比去时都还要快了十几分钟。

可当二人下了车,目送警车离开之后,他们脸上的笑容,还是立刻隐去了。

一进房间,鸣人就提前一步冲进了浴室,哨兵敏感的嗅觉让他比佐助更难忍受这满身的血腥。精神触梢那端,不适的情绪在水声中慢慢减少,佐助盯着浴室紧闭的门,一个念头在心底慢慢冒出了头。
等佐助也终于将自己打理干净,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若是平时,这个时候胃应该已经要饿得抗议了,但是今天不知为何,佐助却没有什么食欲。从冰箱里拿出早上剩下的半盒牛奶,大口吞下。已经冷透了的液体进了胃里,寒气却好像从四肢百骸散发了出来,冻得佐助打了个冷颤,将空了的盒子连同换下的衣服一起丢进垃圾桶之后,赶紧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漩涡鸣人已经躺在了床上,枕着胳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佐助进来,他坐起了身子,开了口:“刚才卡卡西老师来了电话,问我们今天的事,以及…下一次合离手术的安排,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你想进一科吗?”佐助沉默了许久,才好像下定决心一般,说出了这话。

“你什么意思?”

听到一科两个字,精神触梢里的情绪明显有了起伏,而佐助此时也没有心思去安抚对方波动的心绪,“一科只要结合了的哨响,如果我们不做手术保持结合的状态,是不是就能进一科了?”佐助说完,看对方只是盯着他不说话,便接着说:“不如我们合作,等进了一科消灭了’狼牙’,再断开结合。当然,结合期间我会给你提供定期的感官梳理,你看怎么样?”

“和一个哨兵做这种事情很恶心吧?”

“什么?”

“你本来不想当一个向导是不是?”

鸣人的回答超乎了佐助的预料,但只是片刻,他就明白了过来。

“手术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你刚转化的时候,你好像特别的…沮丧….”

“要是能选择,我是更想当一个哨兵,这样才能亲手把杀死我父母,害死我哥哥的主谋者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拧下来。”想到父母和哥哥去世时的模样,佐助的语气不自觉的染上了阴狠,这让鸣人的眸子也渐渐暗了下来。

“狼牙…….我的爸爸也是被那帮畜生害死的!在我12岁生日前几天….之后连带着我妈妈……”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鸣人才又扯出了一个笑容,“那么说我们算是有共同的敌人了?而且,你开的条件怎么看我都不亏啊~”

“那么,合作愉快?”听着鸣人的话,佐助心底了然,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呐,合作愉快。”

当两人的手终于握在了一起,佐助的心也终于落了地,身体放松下来,周身的疲劳却涌了出来,看了看表,也到了该休息的时间了,他便也上了床。

也许是忙碌了一天,身体和精神也急需休息,佐助一盖上被子,就立马要睡着了,隐约间他听见漩涡鸣人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话说,要是自来也老师问我们为什么不打算做手术了,我们应该怎么说?”

“就说我们做出感情了。”不想为了这种事而耽误自己的睡眠,佐助胡乱的给了个理由。

“真是....糟糕的理由啊….但是.....好像挺有说服力的…..”








TBC


-------------------

终于可以一起愉快的打怪了!!

评论(17)
热度(107)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