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a bad dream (下)[《错位》番外]

佐助性转注意!

人物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

即使不愿去面对,媒体还是在预想的时间之内报道了鸣人被禁赛的消息。

一时间,无论是家里的座机还是自己的手机,都好像进入了癫狂的状态,从早响到晚,传过来的简讯通知也飙到了三位数。

来自许久都不联系的人突如其来的询问,反而让鸣人本来就低落的心情更染上了一丝焦躁。也许是自己太消沉,这段时间一直努力保持常态的父母也表现出了超出平常的关心。

“爸,妈,我想出去转转。”

在事情被报道的第五天,鸣人终于受不了周围这沉闷的气氛,在晚饭的时候拨着碗里的饭粒说道。

“去..去哪里?”不知为何,母亲却突然紧张了起来,一双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去哪里,其实鸣人自己也没想好,他只是不想在家里待着,也不想每天看着手机收到一条有一条他根本就不想打开的信息。

“去京都吧。”

听见他的回答,水门和玖辛奈明显都松了口气。

“那就去吧,刚好你伯母在京都,你大伯去世几年了她也没再找,你去了刚好能陪陪她。”水门一边说着,一边往鸣人的碗里夹了一筷子他最爱吃的菜。


因为学生放假的原因,新干线的车票有些吃紧,鸣人不得不买了晚上的票,等他终于到了伯母开的小牌馆时,已经时凌晨了。

伯母家的牌馆在一条古巷的尽头,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两边是木质的屋子,这些大多是小酒馆,即使到了这个点依旧有客人,门口纸做的灯笼也亮着,照亮了门前的石板路。

街道尽头的牌馆主要是白天营业,这个时候也就显得有点冷清,其它屋子门前偶尔还会有三三两两的客人经过,而这里就只有一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已经年过半百,但依旧保养的很好,皮肤紧致,看不出多少皱纹,一头金色的头发随意的束在身后。

“伯母!”鸣人见了女人,加快了步伐,小跑着来到了女人身边。

“您怎么出来了?”

“反正现在我也没事,就出来看看,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赶紧洗个澡休息吧,啊,别忘了给你爸妈发信息报平安。”

女人笑着招呼着他,转身推开了木质的门。

伯母的家和鸣人记忆里没有丝毫差距,即使大伯已经离开多年,大伯生前一直最爱惜的奖杯依旧摆在橱柜里,被擦的一尘不染。甚至大伯那双蛤蟆图案的拖鞋也依旧摆在鞋柜里,好像还在等着主人回来。

草草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鸣人少有的没有失眠,几乎是立马就睡着了。

然而不知为何,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再梦见他。这让鸣人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之中,他不清楚那个人浑身是血的对他微笑,会不会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

“鸣人,别老窝在家里,我这里也没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

在他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形维持了半个月之后,伯母终于把他赶出了自己的小牌馆,让他出去转转,找点乐子。

知道伯母是好心,但鸣人一走出那条平日待的巷子之后,心里还是失了方向。这条巷子,他曾经和自己的伯父走过很多次,但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人,他居然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才好,去附近的商业街,还是远一点的篮球场?无论去哪里自己一个人总是有点寂寞。这么想着,就走到了一个岔路口,左边那条他很熟悉,尽头便是通向京都的市中心,而右边那条,鸣人却从来没有走过,不知为何,鸣人没有去熟悉的市中心,反而犹豫了片刻就拐向了右边。

这条小路上没什么人,路边的光景比起其它道路也萧索不少,两旁的建筑都是古色古香的,就连修葺的痕迹也很少,比起伯母牌馆所在的巷子,多了一份破败,也多了一份烟火气。偶尔会有几个老人家从屋子里出来,提着泛白的布包,慢悠悠的向道路另一头走去。

鸣人看着这里,心底莫名升起一丝诡异的熟悉,这感觉敦促着他让他继续向前走。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空气也变得燥热起来,本身早饭就没吃两口,此刻他的胃也开始抗议。快步走了片刻,鸣人才看到一家似乎是在卖吃食的小饭馆。

饭馆在街边还算显眼的位置,只是这家店应该已经开了很久了,门口布帘上暗红色的字已经磨的几乎辨认不出来,只有一个“楽”字模模糊糊还能辨认出来。

掀开门帘进了店,才知道这是一家拉面馆,店里的老板是一个笑眯眯看起来中气十足的大叔,见他进来热情的招待了他。

当他点的拉面终于端上桌的时候,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再一次刺中了他的心脏。

“大叔,这里…是哪里?”压不下心中的疑惑,鸣人终于对着老板问出了心里的困惑。

“小伙子,你是不是被太阳晒傻了?这里当然是京都啊!”

“我是说…这条街和外面的…都不太一样…”

“那是当然,不是我吹牛啊,这条街在几百年前这条街是一个忍者村,这条街的居民可都是忍者的后代,那个时候这里可是这一片最繁华的地方了,就连我这个小店,也是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我家店里的高汤,可都是用那个时候就开始流传下来的老汤熬制的……”

大叔絮絮叨叨说了一堆,可是鸣人都没听进去,只有忍者两个字勾得他的心脏把自己的胸膛拍打得砰砰作响。

这碗拉面到底是个什么滋味,鸣人已经吃不出来了,好在在他之后又有几位客人进了小店,老板的注意就不常放在他身上了,自然也没看出他如同嚼蜡般的吞着碗里的面。

一碗热乎乎的面吃下去,鸣人已经出了一身的汗,身上的T恤也被汗水浸湿了,老板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只当他是太爱吃自家的面,在他付钱的时候还特意多聊了几句。

“如果你是来这里旅游的话,你可以沿着路一直往东走,那边是我们这个村的先辈们住的地方,可比那些旅游景点里面不知道翻修了多少遍的所谓古巷有看头多了!我还听说前几个月前有哪个大学的考古系教授在里面的密室里发现了什么卷宗啥的,政府已经重视起来了。小伙子,你现在还能随便进去,再过一阵说不定就连我们这些原住民想进去祭祖都不行了!”

这个小村落并不大,鸣人按照老板的指引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一片森林。这片森林似乎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里面的树长得茂盛,相对离这里没多远的村子,这里就静谧的多,只有不知从哪传来的鸟叫和虫鸣。

鸣人知道,一个理智的成年人是不应该独自走进一片陌生的森林的,可鸣人却丝毫没有犹豫迈进了那里。好在,森林并不深,没多少步就能看见尽头,但就是这样,他还说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在就要出森林的时候,他被一块黑色的石墩狠狠得绊了一跤,手掌擦在了地上的枯树枝上,划了一道挺深的伤口。若是平常,用来打球的手掌被划破了,鸣人总会紧张一下,可是今天,任凭血液顺着指尖一滴一滴砸在地上,他也无暇顾及,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个已经被风蚀得面目全非的石墩吸引了。

他见过这个东西。

漩涡鸣人蹲在地上,看着这个半平米见方的黑色石墩陷入了矛盾,他确信在人生的前20年他从未来过这里,但是此时他却确信,他见过这东西,他甚至确信,这东西原本应该是半人高,上面应该刻满了逝去者的名字,而不是像这样,被岁月侵蚀的面目全非,唯一残留的部分,也只能没入杂草之中。

拇指轻轻抚上了残留的碑体,黑色石头上的名字几乎完全被岁月磨平。鸣人没有停留太久,在手上的血液将将要凝固的时候,就起了身继续向森林尽头走去。

即使做好了全部的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那一圈圆形的围墙时,鸣人还是连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迫使自己平静了下来。围墙已经破败不堪,本来应该是门的地方也变成了一篇废墟,鸣人用没有受伤的手稍稍撑了一下,就轻巧的跳过了堵在门口的石头。

这个古村落和整个京都,不,甚至是整个日本的建筑风格都大相迥异,用砖石砌成的房子散落在各处,远处的山上并排雕刻了十几个巨大的人像,虽然破败了,人像的五官都变的残缺不全,但已久能看出往日的恢弘。

面馆的老板说的没错,的确有考古队到访过这里,几处保存还算完好的建筑周围都围上了警戒线。可这些于周围格格不入的黄色布条丝毫削减不了鸣人内心几乎奔涌而出的熟悉感。他飞快地在已经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走着,眼前的景物和梦境里的场景重合在了一起,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地方的医院在哪,想要去他同僚的家里应该在哪里拐弯,哪家酒馆的酒比较好喝…….即使那些都不再是梦里面光鲜亮丽的样子,但是它们依旧在那里,每一座熟悉的建筑,那些他再熟悉不过的街道都向他嘶吼着,他那二十年来反反复复做的梦都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并非他的幻想.....

但是,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那个人呢?

那个人在那里??!!

无视炽热的阳光炙烤着皮肤,鸣人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在这一片残垣断壁中奔跑了起来。汗水顺着额头流进了眼睛,刺痛了眼睛,眼泪也忍不住的涌出了眼眶。

忽然,一处景色,终于让鸣人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条已经干涸的河,龟裂的河床裸露在阳光下,只有河边的芦苇还在放肆生长,河堤上的木板已经腐朽,只是轻轻踩上去,就发出了即将断裂的脆响。

鸣人呆呆的看着眼前并不美丽的景物,记忆深处的画面却渐渐明晰。

橘色的夕阳,波光粼粼的河面,还只是男孩的那个人坐在这里,发现了自己的到来,他微微的转过身,向他勾起了嘴角。

他第一次在记忆里看清了那个人的眼睛。

它像黑夜一样深沉。

又像湖水一般静谧。

他在梦里怎么努力也看不到的,却又在此前二十年里每日每夜都会看到都会想到都会思念的,那双眼睛。

佐子的眼睛。

“哈….哈….suke...sasuke.....佐助….”

鸣人捂着胸口,缓缓的蹲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只知道,那伴随他经年的噩梦,该醒了。






END




--------------------

我能说这篇刚完成有5000字么....本来写了鸣人后来去找佐助就是16、17章剧情的鸣视角,后来看着有点拖沓就删掉了......

以及梦间集这个游戏简直有毒....

不过游戏主线的反替身设定真的厉害....明明都是套路却还是被虐到了....想借用这个梗写鸣佐的ABO啊23333

评论(31)
热度(112)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