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Rose And Jewelweed 07 (上)

即使运转良好的大功率空调让办公室内保持着26摄氏度的室温,但是佐助还是感觉额头上不受控制的冒出了一层细汗。

在木叶,那怕是刚进塔的新人都知道,比起自来也大人,他的向导纲手大人才更难对付。比起粗枝大叶的哨兵,作为塔里唯一一个女性S级向导,她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洞察力,再加上她及其善于运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给对方施压,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够在她的眼睛下藏住什么秘密。

虽然佐助同样是顶级的向导,对向导的精神压迫并不会产生什么不适,但是他的契约哨兵明显不这么认为。一个哨兵对向导精神力的抗性能达到A级实属不易,但是对上S级的向导,再强悍的哨兵也只能乖乖投降。

无从发泄的压力和焦躁的情绪持续从精神链接那一端传来,佐助不得不花出大部分精力去安抚旁边这个已经接近暴走边缘的哨兵。

这样无声的对峙持续了整整十分钟,直到鸣人的呼吸都开始变得粗重,纲手才收起了自己那些已经布满对面二人全身的精神触梢,沉着声音开了口。

“好吧,我承认你们是真正的结合了,但是我需要要知道你们上周忽然改变主意放弃了离合手术的真正原因。”

“我们发现了自己彼此身体上的契合,从而产生了对对方精神上的依恋。”

“别拿糊弄自来也的借口来敷衍我!”纲手浅棕色的眼底闪出一丝愠怒,但是她马上呼了一口气,压下了方才语调里的火气,“年轻人,我知道你们对狼牙恨之入骨,但是这不是你们意气用事的理由。”

“我们并非意气用事,不可否认,狼牙是我们想要进一科的原因之一,但是更多的原因是我们既然已经出于自己意愿相结合,双方的战斗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自然想去更需要我们的部门任职,我相信您和自来也大人也会很高兴我们加入的。”

佐助用极为淡定的表情和语气说着完全不找边际的话,连歪在一边强忍着身体不适的鸣人都要忍不住笑出来。

“在你们分化的第一天我和自来也就期待你们能到我们科室,但是比起现在这样,我宁愿再等几年,等你们找到心仪的伴侣之后再来这里任职,而不是为了进一科而两个人强行结合。一科的任务比你们之前接触过的任务都要危险,一科成员的牺牲率也是在所有科室里面最高的。我想不用我提醒你们也应该知道如果哨响一方死亡了,那么另一方也会瞬间跌入精神黑洞,不说别的,你们做好如果对方不幸在任务中阵亡,你也会陪他去死的觉悟了吗?”

“当然,我们彼此心仪,自然会做好生死与共的打算。”

纲手看着佐助那既没有羞涩也没有尴尬的平静的脸,终于败下阵来,拿起科室的公章,狠狠的在两人的申请表上盖了两个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想的什么,两个臭小子,记得下周一来报道!”

从一科的办公楼出来,佐助才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昨天晚上刚下过一场雨,而现在还不到中午,空气里还带着湿漉漉的凉意。了却一桩心事的佐助心情也开始好了起来,就连他的黑猫也愉快的从精神图景里钻了出来,窝在佐助的怀里享受偶尔吹来的清风。佐助揉了揉猫咪柔软的耳朵,向身边望去,却发现对方的衣领已经完全被汗浸透了,金色的发梢上也有汗珠不断得滴落下来。

被一个高级向导的精神压力压迫了接近20分钟,佐助即使作为向导也知道这对一个哨兵来说简直算得上是虐待。通过精神链接发出了询问和安抚的信息,却没得到对方的任何回音。自己那些本欲缠上去给他疏导情绪的精神触梢,也被对方全数挡了回来。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一回到公寓,鸣人就直直冲向了浴室,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和里面的人克制不住的泄漏出的思绪,佐助的心底渐渐了然。

等佐助也擦着头发上的水珠,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鸣人依旧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仰躺在床上,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直直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却丝毫感觉不到似的依旧闭着眼,如果不是他过分躁动的精神力,佐助一定会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看到这幅景象,佐助抿了抿嘴,按下了墙上的按钮,深色窗帘自动伸展开来挡住了阳光。

听见动静的鸣人睁开了眼,撑起身子刚想问句什么,就被他的向导又按回到了床上…..

这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但却是他们第一次在两人都清醒的时候接吻。

佐助的嘴唇比和果子店的糯米团子还要软,当佐助的嘴唇吻上鸣人的时候,他禁不住这么想。两个人都没有恋爱经验,这方面自然也不是熟手,一个吻吻到最后变成了本能的索求,明显缺乏向导素安慰的哨兵更是从被动变为主动,舌尖疯狂的从对方的嘴里搜刮着甜蜜的津液,恨不能将对方拆骨入腹。

等二人气喘吁吁停下的时候,两人的衣服已经乱成一团,鸣人开襟睡衣的扣子已经松了两颗,佐助浴袍的腰带已经不知被丢到了哪里,敞开的衣领露出了大片胸膛。

鸣人深吸了几口气,才推开身上的人,起身打开了抽屉,翻找着存放在里面的人工向导素。看到鸣人这个样子,佐助不耐烦的“戚”了一声,拽着他的衣领,把他又拖回了床上。

“你是想要的吧?人工向导素应该已经对你没作用了,医院那次回来你就没让我给你做疏导,又被纲手大人压了这么久,应该到了极限了吧?如果你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就闭上眼睛让我上你,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

两人的身高差不多,被这么压在床上,鸣人作为男人的征服欲一下就燃了起来,他裂了下嘴角,一个发力就把身上的人反压在了身下。

“算了,比起被人上,我还是更喜欢上别人。”说着,大手一伸,佐助身上藏蓝色的浴袍就被扯了下来。

佐助的身体并不像女人那般柔弱,但皮肤却比一般男人要更白一些,此刻在深灰色床单的映衬下竟平添了几分诱惑。

明明不是自己喜欢的大胸脯女人,鸣人却丝毫感觉不到反感,目光从对方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路向下,扫过淡色的乳珠、平坦的小腹、直到微微站立的下体,鸣人直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往下身涌去。

几下扒掉了身上碍事的衣服,在嘴唇再一次覆上佐助那两片柔软的时候,鸣人再一次将他的向导拉到了他的精神空间。

鸣人少年时的卧室比他们现在的公寓小了不少,但房间暖色的基调却在不知不觉中消去了佐助心底最后的那点不安。

少了第一次结合热带来的情迷意乱,这一次的两个人反而更生涩了些。鸣人虽然依旧被欲望煎熬着,但比起第一次完全是了理智,这一次他明显准备了十足的耐心。舌尖来回扫过佐助的上颚,引得身下的人呼吸都开始颤栗才舍得放开。手掌顺着脊背上的曲线一路向下,划过腰线来到臀瓣,恶作剧似的揉捏了几把。

“我说,你的屁股怎么跟女人似的,揉起来这么软?”

“要做就做,不要这么多话!”佐助恶狠狠的回道,可眼角的绯红暴露了他的窘迫。



TBC



-------------------------



不是我卡肉,是我本来写完了,全篇大概4500左右...在我打出TBC的那一刻....电脑死机了.....我好气.....下半部分什么时候写出来我也不知道....

评论(14)
热度(103)
  1. 没见过金鱼头阿乔家小尘 转载了此文字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