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18)

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佐助性转注意!!!!

------------------

佐子明明记得自己最后是趴在床边上睡的, 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个人踏踏实实的睡在床上,而本应该躺在床上的病人却坐在一旁,一双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在探寻着什么。


  鸣人的目光让佐子的心猛地抽痛了一下。那是她熟悉的神情,是当她还是宇智波佐助时,经常会见到的,漩涡鸣人的样子。每次每次,在他离开木叶时,在自己和小樱的婚礼上,在自己午夜梦回时分,这个人就是这样,原本像天空那样晴朗的蓝色眸子,倏得变得如海水一般深不可测,却让人隐隐觉得底下有暗流,稍不留神就会溺毙在他的眼波里。


      “我怎么,睡到床上了?我睡了多久?”

  

  两人对视了许久,佐子才终于开口问到,可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不像话,问完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却没再开口。


  “没多久,我看你太累了,就让你睡在床上了。”


  明显是说谎,看着鸣人眼下的一片青色,佐子最终还是垂下眼睛,没有说话。


  两个人又陷入了奇怪的沉默,楼道里偶尔飘过的脚步声也无法打破两人这令人窒息的气氛。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佐子心里也没有答案。也许还是应该生气吧,毕竟那个人背弃了他们的约定。但是,当这个人痛苦的倒在自己面前时,佐子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生这个人的气了。可是,要说原谅,佐子却不知道应该站在什么角度原谅。


  “对不起。”


  最终,还是鸣人打破了沉默,“一直以来,都……对不起……”


  “我已经,不再生气了……我们本了就只是朋友,如果你有想要去的球队,我应该为你高兴才对,本身说一起去东京那件事就是我们……随口一说,不必当真……是我太计较了……是我看不清自己的立场……所以……”


  “你应该生气!!”不等佐子说完,鸣人就红着眼睛吼道,“是我失了约,是我两年都没和你道歉,是我胆小的跑到大阪一直不和你联系!所以…佐子…请你现在不要原谅我…也别说我们…只是朋友……”



  看到鸣人的眼角变得通红,佐子强忍着压抑着喉咙里的苦涩,过了许久才终于能再开口,“我用了很多年,才终于说服自己能够本本份份的站在朋友的位置,现在,鸣人你这样说……但是……如果我不是鸣人的朋友,我又能是什么呢?”


  没有期待,佐子有些悲哀的发现,当自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居然已经燃不起得到这个人回应的希冀。佐子甚至有些可笑的想,如若不是朋友,便只能是好朋友或者青梅竹马的朋友这两种了吧。鸣人没有说话,佐子便在心底嘲笑起了自己,自己是痴还是傻,过去几十年都无解的问题,怎么会就在这几分钟得出结果。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用在意。”佐子说着,就要下床,却没想被鸣人拉住了手。


  自己的手被鸣人有些粗糙的手掌包裹着,硬是被攥得有些生疼。鸣人的拇指不住摩擦着自己的手背,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无法抑制的又刺痛了起来。


  “佐子……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鸣人垂着眼睛说到。


  “去哪里?”


  佐子问着,却没能得到回答。过了许久,她才听见自己的声音,轻轻了说了一声,好。


  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疾病,鸣人在得到医生的允许后,当天中午就办了出院,住在了离佐子公寓不远的小旅馆里。自那以后,鸣人就没再说过要去哪里的话,只是每天带着压低帽檐的棒球帽,等着她下课回公寓,两个人再在附近的小饭店里解决吃一顿晚餐,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直到周五的晚上,佐子才从那个人的手上接到了明天早晨开往京都的车票。


  京都,佐子在十二岁那年和家人一起去过,印象里的京都有着不少古迹,比起城市的喧嚣,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反而更能赢得佐子的好感。但鸣人为什么要和她去京都?佐子看不清,也猜不透,但看着鸣人坚决的样子,她只好点点头应下。


  列车买的是中午的那一班,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射进来,带着融融的暖意打在佐子的身上。列车一路上轻微的摇晃,让佐子只觉得自己谁在了一个柔软的摇床上,每一次眨眼都要用比上一次更大的力气才能把眼睛睁开。铁路两边的景色也渐渐变得模糊。


  等佐子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方才还挂在天空正中央的太阳已经斜了不少,而自己几乎整个人都窝在了鸣人的怀里。


  “醒了?”感觉到怀里佐子的轻微的挣了挣,鸣人低下头问到,“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要不要再睡一下?”


  “不了,已经睡够了”佐子起身,揉了揉已经有了睡痕的脸颊,转身好像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了全部注意。


  已经是秋季,火车从金色的稻田里穿过,本应该是难得的美景,佐子却无心欣赏,只因为身旁那个人方才太过温柔。佐子逼迫自己不去想那个人的态度代表了什么,是不是就像当初槲寄生下的那一吻,不过是他的心血来潮。


  当两人到了不过是下午,初秋的阳光并不比盛夏温柔多少,阳光打在皮肤上,让佐子原本略微苍白泛起了红。


  “佐子累了么?需要先找个旅馆休息一下么。”当两人好不容易从人山人海的车站出来的时候,两人的额头都已经沁出了汗。即使鸣人现在恨不得想要马上去到那里,可看着佐子单薄的身体和从她的发梢滴落下来的汗珠,鸣人还是不住的心疼了。


  “没事,先去你想带我去的地方吧。”佐子只是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就背上包继续向地铁站走去。


  从新干线上下来就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地铁,下了地铁又坐了几十分钟的公交车,几番折腾,把原本体力就不如从前的佐子搞得有些疲惫。可当佐子从公交上下来看到眼前的景色,心里的不解反而越发的深了。


  眼前是一条古巷,虽说古色古香的和家乡或者东京都不同,但放在京都这座古城这样的巷子并不算特别,佐子不明白鸣人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正当她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鸣人却一手提过了她抱在怀里的背包,一手拉住了她的手。


  “还要走一段路,抱歉。”


  想要问的话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佐子就这么沉默着被鸣人带进了一条没什么人的街道。街道两边错落着低矮的房屋,和每一条佐子去过的古巷都不同,这里让佐子感觉莫名的熟悉。


  忽然,一个不起眼的小店闯入了佐子的视线。绛红色的门帘上白色的字几乎都被磨掉了,但就只是一瞥,佐子就看到了那个模模糊糊的“樂”字。佐子的心猛然飞快的跳动起来,她隐隐约约的意识到那些熟悉感是从何而来,但心中的疑惑和不安却在放大,而身前攥着自己的手的那个人却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她的情绪,只是拉着她继续向前走着。


  当他们终于穿过森林,看到那一片已经成为废墟的村落的时候,佐子的心脏还是坠落到了她感觉不到的谷底。


  “还记得这里吧。”


  鸣人的话让佐子几乎要笑出了声,她怎么会不记得,这里,是她永生永世不会忘却,是她想要逃离却最为眷恋的,那个叫做木叶的地方。


  可是此刻,也许是心底的酸楚,又也许是喉头的苦涩,她竟一句话也说不出。


  鸣人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拉着她进了这片废墟。记忆里整齐的街道现在已经杂草丛生,房屋不是倒塌就是被风化,只有几座还坚挺的立在那里,不知何时也会倒下。远处的山上的火影雕像,也已经被风蚀成几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但佐子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属于鸣人的那一个。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佐子的心脏砰砰地捶着她的胸口,各种疑问在脑海里打转,可那个人却一句话不说,只是拉着她往前走。


  这条路她曾经走过千百遍,她太清楚往前走会是哪里,可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像是守了几十年的秘密就要被拆穿,又像远行的旅人近乡情怯。佐子的心里乱成一团,眼前这个人的背影和记忆里的他相重合,染的她眼角一片酸涩。


  终于,他们还是来到了这里。


  这处陪伴着宇智波佐助度过大半孤独的童年的河堤,此时已经变得破败不堪,河堤旁一人高的芦苇随着风摆荡着,就像佐子的心,好像突然失了归处。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佐子听见自己声音颤抖到不像自己。


  终于,身前的人转过了身。太阳西下,赤红的夕阳在鸣人湛蓝的眼睛里种下了跳动的火焰。


  “是因为……因为当年……我爱上你的那一刻,你就坐在这个河堤上啊……佐助……”


  


  tbc


 ----------------

臣妾知道臣妾犯了死罪,请各位追文的小天使饶臣妾一命[土下座]

本来以为可以三天之内码完的.....

结果月底从深圳到了广州遇到了搬家换工作硬是拖到了现在.....然后....预约的装宽带师傅到现在还没有来.... 

以及....为毛广州的工作比深圳难找这么多啊!!!

啊啊啊我已经当了好几天的无业游民了啊!!!!

暴风哭泣.jpg



  


  


评论(29)
热度(167)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