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赤色黎明 序章(2)

两个原创人物出没

依旧OOC

依旧各种漏洞求捉虫


---------------------------------------------

屋顶上的灯因为太久没用的关系,只是开了一小会儿就开始闪烁,让屋里凝重又尴尬的气氛更是变得诡异。身为英灵的女子端坐在矮桌前,对坐在对面的男人探寻的目光视而不见,只是好似专心的把玩着手中装着白开水的杯子。

 

[虽说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远坂凛,但是好歹也算是就别重逢,许久不见难道Emiya君已经穷到连红茶都舍不得为我沏一杯的地步了吗?]终于,远坂凛还是耐不住打破了沉默。

 

[我也是刚从东京回来,红茶什么非必需品还真是没空去买,若是照顾不周那还真是对比起啊,大小姐]白发男人挑起眉毛回到。

 

[所以说,为什么会是远坂?]Emiya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啊,如果你是问什么会召唤出我的话,你那个应该是不小心掉到魔法阵中的挂坠刚好是我生前的私人物品,在召唤的一瞬间刚好成为了触媒,虽然说同一魔法阵里同时存在两个触媒的情况实数少数,但是可能因为和你本身就是相识的人,和另一个你本来打算召唤的英灵相比,你我的相性度更高,所以...结局你已经看到了。还有,还是要再提醒你一句,虽然我们算是旧识,但是还是请叫我Caster,毕竟对即将要遇到的敌人隐藏自己的身份还是必要的。]

 

[可是我倒觉得,如果叫真名的话会比较没有危险啊]白发男人怪笑道[如果叫Caster,别人无需和你交手就知道你的职阶,但是如果叫远坂的话,也许别人反而需要猜测你的身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也说不定呢。]

 

眼前男人每说一个字,远坂凛的脸色就黑一分,而当最后一个字从男人口中掉落时,她却换上了一副和煦的笑容

 

[哎呀哎呀~抽到了这么没有名气的我还真是抱歉呢~但是作为一个Master却因为法力不足连基本的魔力供给都几乎做不到的你也没有资格抱怨吧~而且远坂凛也许没有名气,但是远坂家也算是圣杯战的创始人,你这么远坂远坂的叫不也是给别人说我是Caster吗?]

 

[那么,就叫凛吧]

 

[什么?]

 

[既然不能叫远坂的话,那就叫凛吧,啊啊,以前就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呢,那么请多关照了,凛]男人习惯性的勾起嘴角,没有发现英灵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随便你啦]凛转过头,消失在空气中。

 

 

 

 

 

------------------------------------------------------------------

 

是梦。

 

Emiya在梦境的开始就感觉到梦境的存在。

 

即使成为了魔术师,但是Emiya还是无法完全控制在睡眠中自己的思维,所以做梦对他来说时有发生,但是主角不是自己的梦却实在有些稀奇。

 

梦里的人是远坂凛。

 

还是一身红色的大衣,黑色微卷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贴在脸上,而她怀里的人似乎已经断了气,Emiya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只能看见他的身体被几柄长剑贯穿,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剑刃滴下,把凛的大衣由鲜红色染成了暗红色的斑驳,但是她却不在意似的又紧了紧抱着他的双手,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她手臂上衣服,她的血缓缓的流出,和他的融在了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凛才用一种出乎Emiya意料的温柔吻了吻怀中人的头发,尔后将他放下,转身离开。

 

当梦境又明晰转为混沌的时候,Emiya才终于能睁开眼,因为没来得及买新的窗帘,炽热的阳光透过窗子已经把他的皮肤晒得有些发烫。

 

[这样都没醒啊]Emiya揉了揉本来就已经有些凌乱的头发走出卧室,可刚一走出卧室的门,他就闻到一股红茶特有的清香,而他的英灵真拿着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茶具惬意的品着茶。而桌上还有几盒印有Castleton字样红茶的未拆开。Emiya不禁感到一丝肉痛。

 

[你终于醒了啊,我以为你因为太害怕所以打算躲在卧室里睡到圣杯战争结束呢]凛的脸上带着一种让Emiya无法理解的畅快,小恶魔的本质毫不隐藏的暴露出来[我看你还不起来就拿了你的卡去买了红茶,毕竟这对我来说是必需品]

 

[远坂家的魔术用的不是宝石而是红茶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啊]即使是睡意未消,Emiya也依旧不放弃还嘴,说着便自己拿了一个杯子,也为自己倒了一杯。

 

[我说以后还是我来泡茶吧]

 

[怎么了?]

 

[你这水平对茶叶简直是侮辱]

 

少见的,远坂凛居然没有反驳回来。

 

[那么就拜托你啦~Emiya君]

 

因为召唤消耗了太多的魔力,让Emiya全身都疲惫至极,更无心去给自己张罗午餐,便想煎几个鸡蛋果腹,可还未吃完,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就从门口传来。

 

[谁呀,这个时候]Emiya 一边把最后一口塞进嘴里,一边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头微卷的浅茶色短发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男人的眼角已经有了些许皱纹,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和年龄不符的调皮的笑容。

 

[是你啊]Emiya侧过身让眼前的人进来。

 

[‘是你啊’是什么意思嘛~Emiya好冷淡哦~人家可是为了你特地从伦敦跑到东木嗳~你怎么能这么冷淡~]

 

听到男人腻人的语气,Emiya无奈的回道

 

[好像即使没有我,你也是要来东木的吧,格雷格,还是你打算在时钟塔里远程操纵你的servant独自在这里作战?]

 

[呐~先不说这个~你的阿育王在哪里呀?]完全不在意对方故意嘲讽的语气,这个名叫格雷格的男人依旧笑嘻嘻的问道。

 

[啊,出了点差错,所以没有召唤出阿育王]

 

[阿勒?召唤失败了?]

 

[算是...吧]Emiya的语气里少见的带了一丝尴尬。

 

[虽然不是你们原本希望召唤出的英灵,但是把召唤出我说成失败了也太失礼了吧Emiya君]远坂凛在Emiya的身边实体化,单手叉腰,眼神里带着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高傲,但是嘴角依旧是优雅的微微上挑。

 

[我说,你刚才不就在屋里喝茶么?为什么还要先灵体话再实体化的出现啊?]

 

[啊~如果非要说一个原因~那就是展现一下作为英灵的气势吧,不过~这位初次见面的先生,如果是作为同盟的话,不应该也让你身边的这位现身以表诚意吗?]

 

[嗳?你怎么知道我们同盟?]格雷格对远坂凛的话微微有些诧异。

 

[你身边的先生从还未踏进这间宅子就察觉到我的存在了吧,即使这样也从头到尾都未显现出敌意,只能说明你们至少现在还不是敌人]凛撂了下及腰的长发说道。

 

[这样啊,那么]男人耸了耸肩,[你好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是魔术师格雷格•伊斯特伍德,这位是我的servant。]

 

高大的男性英灵终于在Emiya眼前现了身,一身银色的中世纪式的盔甲在他身上使他的神行显得更为魁梧,佩剑被别再腰间闪着冷色的光,却丝毫感受不到威胁感,反而让周遭的人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安心。骑士面貌似乎还很年轻,可神色却是十分的沉静和安详。

 

[这是我的saber,圣骑士加拉哈德]格雷格毫不介意的笑着介绍。

 

[既然都自报家门了,我再隐藏自己的身份也就说不过去了,我是英灵远坂凛,生前是时钟塔的魔术师,并不是什么有名气的英灵。]

 

[远坂凛?!!!!]听到凛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格雷格惊讶的叫了出来。

 

[是那个远坂凛嘛?赢得了第五次圣杯战争的远坂家家主?]

 

[我的确是远坂家家主远坂凛,也参加过第五次圣杯战争,但是我并没有赢得圣杯,确切的说,我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远坂凛,原来这里的我赢得了圣杯啊,挺能干的嘛。]

 

[是啊,身为赢得圣杯的最年轻魔术师也并不能说毫无名气吧,话说Emiya~人家饿了~]男人点头表示赞同,转而有对被晾在一边许久的人用撒娇的口气说道。

 

[我说,你过来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蹭饭吧。]对于这个明明比自己大了快十岁却依旧在对自己撒娇的路上乐此不疲的男人Emiya 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哪有~人家可是为了见你一下飞机就过来了啊~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为止都是滴水未进啊~如果我因此被饿死了你就失去了一个强大的同盟了啊!]男人故作委屈道。

 

[我知道了赶紧把你这恶心的语气收起来,家里没什么菜就给你做饭团了啊]

 

等格里格在卫宫宅里吃过午饭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下午了,喝着Emiya冲泡的红茶,格雷格一脸满足的说道

 

[果真吃饱喝足了才好说正经事啊。]

 

[你的线人又给了你什么新消息?]

 

[虽然还不知道rider和archer的master具体是谁,但是我的线人在芬兰和埃及发现了残留的强大的召唤魔法的残留,芬兰的参战者还无法确定,但是埃及的八九不离十是阿特拉西亚家的人,还有,间桐家老妖怪的servant的职阶已经确定是assassin]

 

格雷格说道,表情从进门开始第一次严肃了起来。

 

[assassin虽然讨厌但是只要不掉以轻心不会造成太大威胁,但是阿特拉西亚的人却让人有点担心]

 

[是炼金术么,果真是很麻烦的魔法啊]Emiya皱着眉头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

 

[不过也不是毫无办法,炼金术无非是一种等价交换,得到的越多他们失去的也越多,并且人拥有并且有价值的东西毕竟有限,所以炼金术也是有限的]对于面前两个男人的担忧,凛却似乎不以为意。

 

[毕竟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魔术而已并不是魔法,所以不可能是没有办法对付]

 

[哈哈~是啊~看来是我们想太多了,等到需要面对的时候再说吧]男人脸上的阴郁转眼间又变成了轻松的神色。

 

[呐呐~Emiya我给你说,今天我下飞机的时候.......]

 

恢复好心情的男人马上又开始愉快的和Emiya天南海北的说着一些趣事,而他的从者却自始至终未说过一句话,而等到把他们送走,天已经全黑了下来。正当Emiya准备洗澡睡觉的时候,凛忽然叫住了他。

 

[那个,Emiya君,我饿了]

 

[哈?英灵也需要吃饭的吗?]

 

[一般情况是不用的,但是因为Master你的魔力供给不足,虽然作为Caster的我的确可以直接从普通人的身上吸取魔力,但是这实在不符合我的原则,而从自然界的五大元素中汲取魔力相比由Master直接供给实在是慢太多,所以魔力的缺失会转为饥饿感。]英灵的脸上一副“都是你的错的模样”。

 

[但为什么你刚才不说你饿了?偏要等到现在?]

 

[因为赢得圣杯战争的只能有一个人,既然是终究会成为敌人的对方,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我的Master能力不足的事情比较好]

 

Emiya无奈的扶了下额,抓起桌上的钱包。

 

[家里已经没有可以吃的了,出去吃吧]

 

[嗳?明明早上看到几盒红茶就一脸肉痛的样子,现在怎么这么大方?不担心我把你吃穷么?]

 

[我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只是你个人的话我还是养得起的,走吧我的大小姐,还要给你买套衣服,大夏天穿着大衣出门别人会以为你是从什么医院跑出来的....]

 

两人拌着嘴出了家门,等二人再回来时已经过了午夜了,带着一身的疲惫的Emiya终于躺在了床上,快要入眠时凛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是还是有点在意,这个世界的远坂凛在赢得圣杯之后怎么样了?]

 

[消失了]

 

[什么?]

 

[在赢得圣杯后她走进了魔法的本源,然后就没有回来了,所以算是消失了。]

 

一时间,屋里除了从窗外传来的虫鸣在没有其他的声响,过了许久凛的声音才再度传来。

 

[我知道了,晚安Master]

 

 

TBC

 

 

 

 

 

 

 

 

 

 

 

 

 

 

 

 


评论
热度(11)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