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 【现代转世设定,OOC注意!佐助性转注意!】

我就是认真的在写雷文

OOC注意!

佐助性转注意!

佐助性转注意!

佐助性转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错位

 

(一)

讲台上,英语老师田中充满激情的在解读课本上的范文,可宇智波佐子的注意却一直在窗外的一个几乎不会被人注意到的角落里,几个明显不是本校学生的人正围着两个正在打架的男生,确切的说是黑发略显清瘦的那个在单方面殴打更为高大金发的那个,而其他人不像是在围观,而更像是在保护那个黑发男生不被金发的打,可是很明显,他们的顾虑有些多余,因为被打的人根本没有还手。

 

佐子叹了口气,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还好离午休只有五分钟了。坐在角落的鹿丸已经提前进入了午休状态,而小樱和井野已经开始传起了纸条,应该是在商量午休去哪里吃便当,雏田依旧在认真的做着笔记,牙和志乃翻着与课上无关的书,而丁次也是一直在乘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往嘴里塞零食。

 

一切都是高中生该有的日常,只有那家伙依旧不省心啊。

 

“好了,这节课就到这里吧”

 

在讲台上的老师终于宣布下课,教室里立马变得喧哗,佐子拒绝了小樱和井野的邀请带着便当上了天台,果不其然,一到天台就看到了那个垂头丧气的身影。

 

“又把别人甩了?”

 

佐子挨着鸣人坐下,一边问着一边打开手中的便当。

 

“啊啊美琴阿姨又做了蛋卷!!我要吃蛋卷啊我说”鸣人没有回答佐子的问题,却盯着她手中便当叫到。

 

看着鸣人脸上的伤口和有点勉强的笑容,佐子再次叹气,把蛋卷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次又是什么理由?”

 

“啊…因为他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啊…”看着逃不过佐子的追问,鸣人终于答道。

 

“追人家的时候这么死缠烂打的,结果甩人家的时候又这么干脆的说不喜欢,挨打简直活该。”佐子说着又把一块蛋卷塞进鸣人嘴里。

 

“唔….我也觉得…我还要吃香肠”

 

“被打了胃口还能这么好,真是败给你了。”

 

只有这个时候佐子才会感谢自己的老妈每次都喜欢把便当盒中塞进两个人份,即使和鸣人分食也绰绰有余。

 

“今天还要去训练吗?”在抢走了鸣人快要放进口中的丸子后,佐子问道。

 

“恩,毕竟快要比赛了嘛。”

 

“那我放学就先自己回去了,下午的课别再翘了,还有,便当盒帮我洗了。”

 

“喂!你舍得让伤员去劳动嘛?”

 

看着佐子撂给自己的便当盒,鸣人抗议似的大叫。

 

“你自找的。”

 

------------------------------------------------------------------------------

 

下午的课本应该相对轻松,但是由于是高三的原因,佐子的班级到了挺晚才放学。下课铃一响,学生们就迫不及待的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了,而作为校棒球队主力的鸣人更是在一下课就冲了出去。

 

“哎?鸣人君又要训练啊?那我们一起走吧~”小樱看了一眼鸣人空着的座位笑着对佐子说。

 

“恩”

 

“那个...小樱,佐子,宁次哥哥来接我了,我先走了,明天见。”

 

“啊啊~好的~再见雏田~”

 

看着短发少女走向在门口等着她的面容英俊少年,小樱走在回家路上依旧忍不住的不停地念叨:

 

“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真好啊~”

 

“井野不也有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么,怎么不见你这么怨念。”无奈于小樱的一次次感叹,佐子终于忍不住说道。

 

“因为鹿丸长得没有宁次学长这么好看啊~话说~其实你,我鸣人从小学就认识也算是青梅竹马吧~可惜鸣人喜欢男人…”

 

佐子眼神暗了暗,没有接话。

 

“啊~我记得佐子和鸣人更早就认识了吧?”

 

“啊~从没出生我们两家就是邻居了。”

 

“真好~如果佐子是男孩子的话说不定你们就成了呢~他也不至于老是被打了~噗”想到今天下午鸣人进教室时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小樱忍不住笑了出来。

 

“呐呐~我到家了~我先回去了哦~明天见~”

 

“恩,再见”

 

与小樱道别后,佐子独自走在路上,以前这一段路总是有鸣人陪伴,少了身边总是吵吵闹闹的人——即使最近一直都是这样,佐子依旧感到有些不习惯。

 

“我回来了”

 

“佐子回来啦~刚好鼬打电话过来了~要和他说几句话么?”

 

“恩,好的”

 

佐子的哥哥宇智波鼬在京都读研修生,每周都会打几次电话回家,说的无非是身边零碎的琐事,即使这样佐子也不会觉得无聊,倒是挺享受和哥哥通话的时间。

 

挂了电话,母亲就把饭菜摆上了桌子,晚饭的时候,身为律师父亲会偶尔和佐子说起自己现在手头的案子,最后总要加一句以后读大学还是学法律吧,而每次这个时候母亲都要说不要在晚饭的时候说工作之类的话,电视里是母亲喜欢的搞笑节目,虽然说不上太喜欢,佐子也会偶尔被节目里的搞笑艺人逗笑。

 

晚饭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佐助写作业的时间,高三的课程已经十分繁重,即使佐子的成绩即使在全年级也算得上优秀,可依旧不敢松懈,当佐子放下笔时,挂钟的时钟已经快要指向“1”了。

 

“还是洗一下再睡吧”

 

疲惫到极点,反而更需要热水的抚慰。冲了热水澡,本来有点昏昏欲睡的佐子反而有点清醒了,本想换上睡衣赶紧钻进被窝好好睡一觉,但无意中瞥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佐子还是感到了一阵不真实感。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即使不施粉黛也算得上漂亮的脸,本是黑色的短发因为学业太忙没时间打理已经快要及肩,因为清瘦而有些突出的锁骨,较小却浑圆的胸,纤细的腰以及修长的腿,怎么看都是应该在学校大受男生欢迎的漂亮的女高中生。

 

指尖划过身体,身体传来的触感告诉她,宇智波佐子是真实存在的。

 

但那双没有丝毫改变如同暗夜中的湖水一般的眼睛却告诉她,她的身体里,的确是一个名叫宇智波佐助的男人的灵魂。

 

----------------------------------------------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佐子依旧记得她第一次作为宇智波佐子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明明感觉有点累而只是在医院闭眼休息了片刻,而那个和自己纠缠了大半辈子的金发男人丢下了火影繁杂的工作却来到在他口中只是朋友的自己床边认认真真的削着苹果,好像这才是正事,还说是要在他醒来之前把所有的都削完,可当他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属性的病房,而是在一个奇怪的玻璃箱子里,最让他感到担心的是他丝毫感受不到体内的查克拉,并且不知为何,他虚弱的连转身都困难。

 

一定是被觊觎写轮眼的人抓住了。

 

这是他脑海内第一个浮现出的解释,但马上又被他自己推翻,因为虽然那个男人是不会让人这么轻易带走自己的。直到看起来出奇的“巨大”的母亲把自己从奇怪的玻璃盒子里接出来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太对,而当看起来只有5、6岁的鼬满脸惊喜抓着他的小手说道,妹妹好可爱的时候,他才真正感觉到,一切真的和自己之前猜测的完全不一样,他并不是被什么人抓走了,也没有中幻术,更没有人封住了他的查克拉,身边的一切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新鲜玩意都告诉他,他应该是转世再生了。而这个认知让他又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他又见到了他前世的家人。而他不知为何居然还有前世的记忆。

 

难过的是他居然转世成了一个女人!啊...应该是女婴。

 

佐助无数次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摸着自己羞羞的部位,希望前世陪了他几十年的小兄弟能够奇迹般的长出来,可每次都是失望的睡着。

 

而还有一个让他心里五味陈杂的就是那个男人居然是他的邻居。

 

在他刚接受前世的那个宇智波佐助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就在想,也好,这样就不用再与那个吊车尾纠缠了。

 

他承认,在他心里,那个吊车尾早就已经超越了朋友的界限,可是那个笨蛋却依旧只把他当做朋友,又早早的娶了别的女人,而他最终也无奈的与不爱的人成了家。

 

也好,只要今生不再见他,就不会再像前世那样明明不愿却还要站在朋友的位置上为他与他人结婚生子送上祝福,而有着前世记忆的自己虽然无法忘记他爱上别人,也依旧能自己过上平静的生活,宇智波佐助的人生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与离别,所以转世后的他只想过上和平的生活,而他的家人居然依旧是前世的家人,对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

 

但是只是第二天,他的愿望就被打破了,似乎是听说了她的降生,邻居一家带着礼物来探望,而他一眼就看到了被红发的女人抱在怀里的金发男婴,以及他脸上像胡子一样的胎记。

 

鸣人,看这是佐子哦~是你以后的女朋友哦~

 

红发的女人开玩笑的说,而自己的母亲也是笑着附和。而那个金发小子却傻笑着吐着口水,俨然一副平通的小婴儿该有的样子。

 

果真只有自己记得啊,真是太不公平了。

 

真是太不公平了。

 

佐子叹了口气,穿上衣服,从浴室出来。半长的头发还在滴着水,可他已经没有去吹干它的欲望。

 

回到卧室,几乎在身体碰到床的那一刻,睡意就立马袭来。

 

真是太不公平了。

 

这是佐子今天的最后一个念头。

 

 

TBC

 

-------------------------------------

之前看到鸣佐贴吧里有孩子在吐槽,如果佐助是女孩子那么结局一定是鸣人和佐助在一起,佐助就是输在了性别。

蓝后我就开了个脑洞....

如果佐助变成了女孩子而鸣人却变成了喜欢男人会怎么样?

蓝后就有了这篇雷文....

恩..希望大家食用...能愉快吧...

 

 

 

 


评论(16)
热度(220)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