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三)

依旧OOC似乎转不回来了...

-------------------------------------

(三)

 

“宇智波前辈...我...我来帮你提水桶吧!”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校园里遇到他了,那个很容易害羞的男孩,每次看到他莫名红彤彤的脸佐子都有一种从心底生出的无力感。

 

“谢谢不用了,翔太君。”

 

“那..那我帮你拿拖把吧。”

 

抵不过对方的一再请求,佐子终于把手中的拖把递给了他。

 

“宇智波前辈是今天值日吗?”

 

“是的,翔太君今天不需要训练的吗?”

 

“我只是替补,所以偶尔投一下懒也不会被教练发现..不过鸣人前辈不愧是队里的王牌投手,训练到现在他投出的一个球我都没击中.....”

 

看着他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鸣人打球时的样子,佐子的心底却泛起了一丝忧郁,果真是像小樱说的那样啊...

 

“....那个..听说...宇智波前辈和鸣人前辈是青梅竹马吗?”

 

“哎?是的,怎么啦?”话题忽然从鸣人转向了自己,佐子感到有些诧异。

 

“能...能...冒昧的问一句,宇智波前辈和鸣人前辈是什么关系吗?我的意思是...”

 

“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好了送到这里就好了,谢谢你翔太君。”

 

未等对方问完,佐子便抢先回答道,然后逃跑似得转身离开,没有看到对方在听见他的答案后暗自欣喜的神情。

 

------------------------------------------

 

不知是因为生活太过单调还是因为学习太紧张的缘故,进入了高三日子就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五月,佐助已经提前为期中考试做起了准备,而鸣人所在的棒球队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备战阶段,偶尔还和其他学校打友谊赛,而平时大大咧咧的他,这段时间也是收起了性子,在训练上也是更为认真,由于晨训比以往更早了,鸣人上学的时间便比从前早了半个小时,所以这段时间佐子除了课间能和鸣人说几句话,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各干各的事情,偶尔看着鸣人在棒球场的身影,佐子还是会感觉有点寂寞,每到这个时候,佐子就又会嘲笑自己是不是因为身体变成女人,连性格也变娇气了。

 

然而不知道为何,今天放学后鸣人却少见的没有去训练,还和雏田调了值日,与他一起打扫起了教室。

 

“阿勒?佐子你自己去提水啦?怎么不叫我?”

 

“我又不是提不动”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佐子还是不习惯被男生特殊照顾,即使对方是鸣人,“而且,提水的时候我遇到翔太君了,他帮我拿了拖把。”过了几秒,佐子才补充道。

 

“是嘛~不过翔太人是挺不错呢,虽然打球上不算特别有天赋,但是人很积极也很热心...”

 

“我说,你们真的都不用训练了吗?”佐子有点烦躁的打断了鸣人的话,“明明预选赛快要开始了不是吗?”

 

“因为,感觉好久没有能和佐子好好说了,感觉有点寂寞啊。”鸣人没有看佐子,只是低着头一边拖着地一边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

 

“而且,反正最近我的状态不错,教练也特例准我一天能早点回去休息。”像是解释什么似的,鸣人又立马补充道。

 

“知道啦,快点打扫吧。”

 

等两人终于把教室打扫完的时候,教学楼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操场上还有几个社团还在训练。久违的和佐子一起结伴回家,鸣人显得尤其兴奋,一路上说说笑笑不停,什么棒球队的铃木教练开学又交了女朋友可是不到一个星期就被甩了,打破了他最快被甩的记录,结果他们那几天就又被加训了,结果就是几个新进队的新生第二天就退队了,还有什么一个二年级的队员前段时间在去别校打友谊赛的时候喜欢上了对方队伍的经纪人,结果一门心思想转校,气的教练直跳脚...

 

今晚回家的路,在鸣人眼里变得尤其的短,感觉只是一小会儿,就走到了头。

 

“呐,佐子,明天还要测验吗?”

 

“应该是吧,每周三的最后一节课都会有的吧,不过鸣人应该不需要吧?”

 

“那个..明天是我们主场的友谊赛...佐子考完能过来看我们比赛吗?因为,偶尔也想让佐子看到我投球时帅气的样子嘛~上次佐子看我比赛还是高一吧?那时候我还是替补啊我说”

 

看着鸣人脸上毫不掩饰的充满期待表情,佐子忍不住笑着答道

 

“我知道了,明天可要好好表现啊。”

 

“那是当然的!”

 

---------------------------------------------

 

窗外又是一阵应援声伴着欢呼声,佐子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看了看卷子,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了。

 

教室里的其他同学还在奋笔疾书,似乎窗外热烈的情绪与他们毫无关系。

 

也许是正是比赛前的最后一场友谊赛,所以比赛双方都把它当做正式赛前的重要准备环节,丝毫不敢放松,而作为客方的对手,更是在午休之后没多久就来到了比赛场地,开始了赛前热身。

 

检查了一下名字和学号,佐子收拾了一下,提前交了卷。

 

当佐子挤进人群终于在后排的一处找到一个空位时,比赛已经过去一半了。计分板上的分数显示,鸣人他们的优势已经十分明显,而队员们优秀的发挥也点燃了观众们的热情,应援声此起彼伏,即使实在轮换队员的时候也没有停下。

 

终于又轮到鸣人上场了,阳光洒在了他金色的头发上,让本身就是赛场上焦点的他显得更为耀眼,又是一阵欢呼,鸣人漂亮的把球投进了捕手的手中。即使两人相隔了大半个棒球场,佐子也好像看到了鸣人脸上的笑容,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无论他的手中是螺旋丸还是棒球,只要他在,他就是众人的焦点,是大家的英雄,记忆汹涌而来,让佐子心底也变得柔软起来。

 

由于比分逐渐拉大,胜负提前就已成定局。而队中主力也被逐个换下休息,最后的几分钟成了替补队员“练兵”的时间,而观众也开始陆续有提前退场,剩下的也开始放松着闲聊,只有应援队还在坚持着为队员们加油。

 

忽然一阵赞叹似的惊呼在人群中响起,引起了佐子的注意,只见一颗球以一种漂亮的弧线划过棒球场的上空,让鸣人的队伍又得到了一分。佐子看了下场上的击球手,吃惊的发现居然是那个看起来瘦弱的小野翔太,而当观众欢呼的同时,他似乎也在向观众席张望。

 

最终,鸣人他们毫无悬念的在主场大胜对手,而当佐子穿过人群,终于看到鸣人的时候,却发现他正在和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说着话,看到向他走来佐子,鸣人向男人鞠了一躬后向佐子跑来。

 

“呐,佐子等我5分钟好嘛~我马上就来”

 

“不需要和队友们去开庆祝会吗?”

 

“不去啦~等一下我们一起回家~我马上就来。”

 

说完,鸣人又朝男人那里跑去。而佐子则在操场场最后一排做了下来。操场里除了依旧兴奋不已的棒球队球员和几个打扫操场的学生外,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佐子等了一会见鸣人还在和那个男人说着什么,便打算拿出手机听歌,可刚带上耳机,就被一个声音叫住。

 

“阿勒?宇智波前辈还没有回家吗?”

 

随着声音望去,佐子率先看到了一张红彤彤的脸。

 

“恩,我等鸣人一起回去。”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远处鸣人似乎已经和中年男人结束了交谈,和几个队友笑着朝佐子这边走来。

 

“那个,佐子前辈,有看到我的击球吗?”

 

看到佐子已经站起来准备要离开,小野翔太又像是有点着急的补充道。而佐子虽然有点惊讶于他改变了对她的称呼,还是回答道。

 

“恩,我看到了,非常漂亮的击球。”

 

而这时,鸣人和几个队友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而鸣人更是一边开心的搂过佐子的肩一边笑着说久等了,而身边和鸣人关系不错的英士等人也打趣似的抱怨着说道明明喜欢男人就不要和佐子酱这么亲密啊,佐子酱没有男朋友都是你害的之类的话。正当大家吵吵闹闹的时候,在一旁的小野翔太却像鼓足了勇气似的大声说道:

 

“那个,佐子前辈请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忽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鸣人都收起了笑脸。

 

“请佐子前辈以后也能看着我....我...我一直....我一直都憧憬着佐子前辈!”

 

佐子吃惊的抬起头,就对上了对方异常坚定的眼,而鸣人握在她肩头的手,却攥得更紧了。

 

TBC

------------------------------------

这算是翔太君洗白白的章节么?2333【各位鸣亲妈求不打!!!

评论(38)
热度(139)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