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四)

“嘭”

 

鸣人用力的踹了脚眼前的电线杆。

 

“喵~”

 

鸣人赶跑了明明只是在路边墙头打瞌睡的野猫。

 

“唔哇!!那个大哥哥好可怕!!!”

 

鸣人凶巴巴的看了眼路边有说有笑的几个小学生。

 

在路边的所有行人以至于一草一木都感受到了漩涡鸣人的怒气之后,他鼓起勇气一般终于转过身来,狠狠的瞪着佐子,可看到佐子如同往常一般平静的黑色眸子,鸣人的眼神又由愤怒慢慢变成了像小狗一般可怜巴巴的样子。

 

受不了鸣人这般注视,佐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呐,鸣人,如果你喜欢他就去追啊,大可不必在意今天他说了什么。”

 

“什,什么?我喜欢谁?”

 

“翔太君啊”

 

“谁说我喜欢他了?难道在佐子的眼中我是个男人就会喜欢上吗?”刚才还像个被遗弃的小狗的漩涡鸣人,这一刻却又像一个被烧着了尾巴的狸猫,又气又急的大叫道。

 

“那你在生什么气?”

 

“我,我是在气佐子啊!你还不知道人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虽,虽然我说过小野他是挺努力的后辈啊,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在男女关系上乱搞啊!万一他是个花花公子呢?”

 

听完鸣人这么一番话,佐子好长时间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终于,她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

 

“呐,有和别人说话就脸红的花花公子吗?”

 

“这不是重点啊!我的意思是...啊!我再也不要和佐子说话了啊我说!”

 

鸣人赌气得转过身往前走,而佐子则是努力的收起了笑脸,可是眼睛里还是忍不住流出了笑意。

 

“我说鸣人,我又没说要答应他,你现在就生气是不是太早了啊?”

 

“哎?那为啥你刚才要说要考虑一下啊?那不是有50%的可能性答应他的意思嘛?”

 

“我只是不想让他在英士君他们面前太难堪而已,而且现在我也没时间想恋爱的事情啊。”

 

听了佐子的回答,鸣人却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鸣人才又开口。

 

“呐,佐子,为什么佐子一直不恋爱啊?佐子明明很受欢迎,为什么不恋爱啊?”

 

“啊?不是因为你把别人给我的情书都悄悄的处理了的缘故嘛?”佐子笑着答道,可鸣人却异常认真。

 

“可是,如果佐子想恋爱的话,这些都不是问题啊,为什么要默许我这么做?呐...佐子...是不是很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了?”

 

听到鸣人的问题,佐子心底忽然一惊,抬起眼却刚好对上了鸣人的视线,忽然间那个喜欢穿着橘色运动服的漩涡鸣人跳入了他的脑海。

 

「你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牵绊啊。」

 

那个鸣人这么说着。

 

“是啊。”

 

“什,什么?”

 

“不恋爱的原因是因为...我很早之前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佐子笑着答道,却让鸣人感觉心里空了一块。

 

“是嘛。”

 

两人一路上再也没有交流,各怀心事的走到了家门口。

 

“呐,鸣人,明天见。”

 

佐子刚准备打开院子的门,却被鸣人叫住。

 

“相比于击球我更擅长投球。”

 

“什么?”

 

“如果让我做击球手我也会是王牌击球手的!”

 

“我知道的。”

 

------------------------------------------------

 

已经是多久没在周末悠闲的出来在咖啡馆的窗边晒太阳而不是泡在题海里面挣扎了?佐子看着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舒服的眯了眯眼,从某种方面来说,她似乎应该感谢那个小野翔太呢,要不是他自己今天估计还是在家里和各种各样的练习题奋战呢。

 

“哎?佐子前辈已经来很久了吗?”

 

正这么想着,小野翔太就出现在了佐子的面前。

 

“没,我也是刚到,喝点什么?”

 

“啊?和佐子前辈一样就好了。”

 

“那摩卡行么?”

 

“哦哦,好的。”

 

在前台点了两杯咖啡,回到座位上,却看见对面的人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那个..翔太君...今天来是...”

 

“我知道的,佐子前辈...今天是来和我说明的吧...毕竟佐子前辈喜欢的人不是我。”还未等佐子说完,小野抢先一步说道。

 

“与其听佐子前辈亲口说出来,不如我自己说...这样心里还会好受一点”

 

看着男孩本来有些潮红的脸色渐渐转为了苍白,佐子的心中升起一种和前世面每每对小樱时同样的负罪感。看到佐子为难的神情,被拒绝的男孩反而笑着安慰的说着没有当众拒绝我已经很开心啊之类的话,但却丝毫消减不去佐子心里苦涩的情绪,即使是摩卡中浓浓的巧克力的香气也无法安抚佐子的心绪。

 

喝完咖啡佐子拒绝了小野要送她回家的邀请,本想一人在附近散散心,却看见了离咖啡馆不远处的角落里窝着一个像巨型金毛猎犬一样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

 

“你们说完了?”没有回答佐子的问话,鸣人却直勾勾的盯着她,不满的嘟囔着。

 

“恩,说清楚了,你不用训练的么?”

 

“我乘午休的时候溜出来了...先送你回家吧。”

 

“不了,我陪你去学校吧,再晚点回去估计宫崎教练要发飙了。”‘

 

“你不用回家学习的么?”

 

“反正已经出来了...而且不差这一天,走吧。”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月中旬的午后天气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炎热,而佐子看着鸣人有些潮湿的额角想问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等他们到了学校,就看见教练正在为找不到鸣人而发火,看着火冒三丈的教练鸣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和教练赔罪,但是担心下周的第一场预选赛前队员们的身体状况,最终宫崎教练也只是象征性的罚他跑了两圈就作罢。而佐子则是和球队经理坐在一起。

 

 

忽然,一阵开心的吵嚷声把佐子拉回了现实,只见远处,一个显眼的绿油油的身影正在往这边跑来,而身边扎着丸子头的经理也开心的大叫道啊啊~是李前辈!

 

小李即使是今生,不知为何也尤其的钟爱绿色的套装,只是不同于前世的绿色紧身衣,今生的他一年四季都是一套绿色的运动服,而他在校的时候也常常会有调皮的学妹偷偷的议论,李前辈的衣柜里是不是一打开是一排同样的绿衣服?

 

小李也曾经是棒球队的成员,与作为王牌投手的鸣人不同,小李在队时则是被称为“王牌替补”,因为他天赋实在算不上出众,但是人却十分勤奋,虽然每个位置上他都不算太出众,但是却每个位置都能打,最终也成为了球队中不可缺少的一员。

 

和教练问了好,又与鸣人他们打闹了一阵之后,小李也来到了经理人这边。

 

“啊~小李前辈不是在上大学吗?怎么今天来学校了呀?”丸子头开心的问道,而小李也是元气满满的笑着答道。

 

“啊~学校有点事所以就回家了一趟,顺便看看那帮家伙啊~”

 

“等下全队要一起去吃完饭,小李前辈一起来嘛?”

 

“哈哈~那就不行啦~和宁次约好晚上见面的。”

 

同前世一样,小李天天和宁次也是关系最好的死党,本身宁次和小李他们一样,比佐子他们高一届,但不知道为什么宁次在高二那年休学了一年,复学后有进了佐子的隔壁班,而他回学校后便有了和表妹雏田有了婚约的传闻。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佐子与他们的关系都算不上太亲密,也没有问太多,反倒是从小樱反反复复的念叨中,佐子才知道他们婚约一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身边的小李还在和丸子头熟络的聊着,而佐子的注意则又回到了正在训练的队员身上。看着在体育场上训练的男生们,佐子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这一世也还是男人,又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也会和鸣人他们一样进棒球队吗?而如果自己是男人,鸣人又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自己呢?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前世的样子,唯有自己变成了女儿身?而自己为什么又会留有前世的记忆呢?佐子猜不透。

 

远处,训练中的鸣人在又投出了漂亮的一球后看向了坐在一旁的佐子,夕阳映着他爽朗的笑脸,连脸上那几道像胡子一般的胎记也显得熠熠生辉。

 

嘛~算了,这种事情迟早会知道。

 

佐子这么想着,也向鸣人投以微笑。

 

 

 

TBC


----------------------------

新年很忙现在才更真是抱歉啦....所以这一章撒点糖求大家轻拍....


评论(26)
热度(156)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