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八)

这篇可以叫做...佐子酱的性觉醒?

--------------------------------------------------

时隔几个月的全家一起吃晚餐让佐子感到格外开心,而妈妈也是做了一大桌菜给她心爱的儿子洗尘,就连平时向来不喜形于色的父亲嘴角的线条也变得柔和了很多。

 

不管轮回多少次,对佐子来说,家人永远是家人,而哥哥也是她最爱的哥哥。即使这个世界没有忍着和忍术,也不能改变宇智波鼬一贯的优秀,从小学到高中每次考试不会跌下前3,中学时期更是学生会成员,高中毕业更是直接被保送到了父亲的母校攻读法律,无论是谁有了这样的哥哥都会觉得骄傲吧,佐子也不例外。

 

晚饭过后,父亲留下鼬,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商量,而佐子帮母亲首饰好了碗筷便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几个月后还有升学考试,但是刚经历过期末考试的佐子完全不想看书,打开音乐带上耳机,耳边传来男人略沙哑的歌声

 

See me walking down Fifth Avenue

 

A walking cane here at my side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I'm an alien, I'm a legal alien

 

I’m 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忽然耳机被人摘了下来,佐子抬起头就看见鼬微笑着拿着她的耳机。

 

“听什么这么入神?我叫了你好几遍你都没反应?”鼬的语气像是埋怨却又带着宠溺,毫无预兆的勾起了佐子的回忆,在佐子心底那个趴在哥哥背上撒娇的小男孩从来都没有离开,而那段时光对于佐子来说也是前世少有的温暖的记忆。

 

“怎么了?”看见自己的妹妹盯着他有些失神,鼬有些担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

 

“没....我刚才在发呆...”看到哥哥担心的神情,佐子有点自责连忙解释道。“话说哥哥这学期怎么这么早就放假了?”

 

“本来今年课程就不多,大部分时间在写论文,论文写得差不多和导师提前打个招呼就可以回来了,而且,止水哥下周就要结婚了,我可能要过去帮忙。”

 

“哎?止水哥要结婚了么?”宇智波止水是鼬和佐子的表哥,因为年龄差距太大的关系佐子和他算不上太亲密,但是鼬却十分尊敬这位表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要结婚了。

 

“是啊,止水哥都快30了啊,前几年伯母就天天催他结婚了”鼬笑着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呐....不知道我们家佐子什么时候会结婚呢,”鼬这么说着,手温柔地抚上了佐子的头发“啊...想到哪天我们家佐子会被一个的臭小子带走我就觉得好不甘心啊,明明是我疼了这么久的宝贝妹妹啊。”

 

“我不会结婚的”佐子的语气有点苦涩。

 

“是那个傻小子还没开窍么?”

 

“哎?哪个傻小子?”

 

鼬故意忽略了佐子的疑问,把话题引向了其他地方,而佐子也没有再追问,因为太久没见的关系,本来就亲密的两人有着说不完的话,到了要睡觉的点,佐子难得任性的向前来催促他们睡觉的母亲央求要哥哥陪她一起睡,而美琴看着自己这一对感情亲厚的儿女,也没有坚持,只是让他们不要聊得太晚。

 

佐子的床不算小,可是佐子还是忍不住想要靠在鼬的怀里,也只有这个时候,佐子似乎才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心底纯净不谙世事,而不是历经沧桑,更无须压抑自己的情感。

 

“呐,佐子快要报志愿了吧”

 

“恩....哥哥读完书以后干什么”

 

“应该是要帮爸爸打理事务所吧。”

 

“刚才爸爸是在和哥哥说这个事情么?”

 

“是啊...爸爸想让我以后继承他的事务所,佐子以后想干什么呢?”

 

“恩....我想...当医生吧....”

 

“哎?为什么?父亲没有和你说过以后也当律师么?”

 

“说是说过...但是我更想当医生呢....”

 

“我们家佐子真的长大了啊...明明感觉不久前你还拉着我的手让我背你回家呢....”过了好久鼬才慢慢的说。

 

天色已深,月光从窗边泄了进来,把屋内镀了层银色的光,佐子在哥哥怀里慢慢睡着了。深夜,佐子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她梦见月光太明亮,让她在睡梦中醒了过来,她睁开眼,下意识的向哥哥的怀里钻了钻,却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是自己的哥哥而是漩涡鸣人,最奇怪的是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佐子抬眼看了看鸣人,发现鸣人并没有睡,而是也在看着她。梦里的佐子并没有因为他们这般坦诚相见而感到害羞或者疑惑,反而觉得就应该是这样。鸣人与她对视了一会,侧过身,将她整个抱在了怀里,温柔的抚摸着她,在她耳边说着情意绵绵的话。梦境太过真实,佐子甚至可以感觉到鸣人温暖的手划过自己的身体,鸣人的呼吸吹在自己的耳朵上,让她忍不住颤抖、沉沦.....

 

梦境太真实,让佐子睁开眼睛的瞬间甚至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现实,哪个才是梦境。知道看到自己身上睡衣和身边睡的正沉的哥哥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做了个多么荒诞的梦。天还没亮,佐子借着月光模糊的看到墙上的钟指向了3。回想起刚才的梦,佐子的立马被羞耻感淹没了。

 

“简直要死啊”

 

佐子羞愧又懊恼的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过了好久才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鼬大哥回来了?”期末考试结束后的第一个周一,也是学生们回学校看成绩的时候。佐子和鸣人也不例外的也和其他人一样,一到学校就向公告板走去。

 

“恩,星期六到的,说是要帮亲戚家哥哥准备婚礼就提前回来了。”佐子一边回答这一边在全年级的成绩排名中找自己的名字,好在她的排名一直都靠前并不算难找,嘛~第五名,不算太好但还是达到了对自己的预期。而鸣人也是超水平发挥的没有跌进倒数10名。

 

“搜噶~话说鼬大哥还是没有女朋友啊?他应该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吧?”

 

“恩,按他的性格估计在工作稳定前是不会考虑恋爱的事的吧”

 

“也是呢,不过如果以后鼬大哥结婚了佐子一定会很寂寞吧?”

 

“不会,如果有人能让哥哥幸福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看完成绩后大家都回到教室等班主任开暑假前最后一次班会,班主任依旧是说着要好好学习准备升学考试之类的话,但是由于刚考完试,所有人的心都不在学习上,即使讲台上的老师强调过好几次纪律,班上还是不断有人小声的商量着暑假应该去哪里玩。

 

班会结束例行是大扫除,由于班里的男生临时被调去打扫校园,本来要由男生干的活就落在了女生身上,而佐子和雏田则是被安排去打扫仓库。

 

仓库在校园的另一头,佐子和雏田一起穿过校园往那里走,校园里除了打扫卫生的学生以外还有外校学生似乎在等人。

 

“那个...那天真是谢谢佐子了”雏田打破了沉默。

 

“哎?什么事?”

 

“那天...帮我挑礼物的事...宁次哥哥好像很喜欢的样子...以前我送他的礼物他都放在柜子里不拿出来的...这次他把表戴上了...应该是喜欢吧”

 

“那就好...”

 

两人到了仓库才发现里面比想象中的还要乱,怪不得每次大扫除的时候男生们都不远来打扫这里。当两人终于将仓库整理干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校园里的学生陆陆续续已经走得差不多。

 

“比想象中要辛苦呢...”雏田拿出纸巾递给了佐子,又拿出一张擦着自己额上的沁出的汗珠。佐子接过纸巾简单了擦了擦,衣服已经被汗水弄得有些潮,浑身黏腻腻的让佐子感觉浑身不舒服。稍微休息了下,两人便向教室走去,估计鸣人等她已经等很久了吧,那家伙估计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家了。

 

佐子一边想着,眼神飘向了学校的大门,一个外校女孩的身影撞进了佐子的视线,佐子看着她觉得有点眼熟,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是谁,那个女孩笑着扑进一个黑发男生的怀里毫不忌讳的在男孩脸上亲了一下,佐子顺势看向了那个抱着女孩的那个男生,发现那个人居然是日向宁次!忽然模糊的记忆连了起来,佐子终于想起来她是在花火大会上和日向宁次在一起的被叫做“千代”的女孩!佐子想到身边什么都不知道的雏田心底一惊

 

“那个,雏田我们早点回去吧,我想早点回....”佐子想赶紧转移雏田的注意以免她看见发生在校门口的那一幕,可话还未说完就看见雏田呆呆的望着那一对人,浅色的眼睛已经开始泛出了泪光。佐子想安慰眼前这个快要哭泣的女孩,可是却发现自己一时间居然词穷了,正当佐子急切的从脑中搜刮着安慰的话的时候,雏田却先开了口

 

“呐...我果真是个很惹人讨厌的人吧....佐助君....”


TBC

 

----------------------------------------------------------------

我发现我有写小黄文的潜质....这章写的及其顺溜....如果我去鲜网发文一定会赚很多钱.......

评论(43)
热度(133)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