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九)

估计还有两更这篇的上半部分就完成啦~恩恩~先撒把糖

-----------------------------------------------------------

“呐,佐子你听说了么?雏田打算出国了,好像在升学考试之前就要走...”小樱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刚哭过的沙哑。

 

“恩....之前好像有听人说过....”佐子应着,心情缓缓沉了下去。

 

对于雏田,佐子总是抱着一种非常微妙的情感,她是鸣人前世的妻子,但无论是佐子还是佐助都不讨厌她,刚开始是因为即使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并且那个人又成为了火影大人但却依旧和从前没有什么变化,温柔到有时会让人觉得她其实是在伤感,甚至有外人以为她嫁给鸣人并没有多高兴。最初,佐助以为那不过是无聊人士的风言风语罢了,直到佐助有一次回木叶偶然看到她在日向宁次的坟前坐着发呆,之后又听小樱在与他闲聊时说如果不是宁次去世了估计雏田会不会嫁给鸣人还不一定的时候,佐助才意识到一直以为生活美满幸福的她不过和自己一样,被生活困住了。

 

然而,当今世的佐子听到宁次和雏田订婚的时候一度以为前世的错过的人会在今世再相遇、相爱,却没想到会落得一个这样的结局。佐子不知怎么的忽然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心情,自己和鸣人又会怎么样呢?但是前世的自己经历过笑着祝福他和别人成立家庭的痛苦,如今又会怎么样?

 

“呐....佐子,你在听么?”佐子长时间的沉默让小樱不禁出声,也让她从回忆里回到了现实,虽然自己心底已经焦躁不安,但佐子还是忍下心底不断跳跃的思绪安抚着因即将到来的离别而悲伤的小樱。

 

等终于安抚好了小樱,佐子已经像是连考了好几场试一般疲惫,想要找一个可以给与她安慰的人,可是哥哥却去了止水哥家帮忙。倒在床上,本想好好睡一觉,手机却又震了起来。

 

[任务:进军甲子园

       达成!

我今天超超超厉害的啊我说,零失误呢~\(^o^)/~]

 

看到鸣人发来的信息,佐子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是呢...已经经历过那样痛苦的前世,今生还能怎样呢?虽然他的心有这么大,但是最起码,自己是他最重要的羁绊啊。佐子这么想着,渐渐睡着了。

 

---------------------------------------------------

 

“呐呐~佐子怎么暑假还在看书呀?”一大早,鸣人就跑到宇智波家。

 

在阴雨绵绵中,鸣人他们终于结束了他们的比赛,虽然今年他们被称为学校历来最强,但是毕竟能进甲子园的队伍都非常有实力,再加上本来鸣人的队伍大赛经历就不足,最后只得止步16强。

 

“你怎么来了?”佐子看了看表,不过9点半“终于没有比赛了不应该好好睡个懒觉么?”

 

“啊~因为之前都是早起的,现在反而让我睡懒觉都睡不着了,一到该起床训练的点自己就醒了”鸣人大咧咧的坐到佐子的床上介绍道,接着有饶有兴趣的环顾了下四周“话说,我是不是好久都没进过佐子的房间了?”

 

“高中以后就没有了吧,怎么了?”

 

“话说,佐子的房间真不像女孩子的房间啊。”

 

“怎么说?”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去了远方亲戚家做客来着,表姐的房间连墙壁都是粉色的,而且墙上还贴满了各种动漫男主角的海报,可是佐子的房间感觉好.....简洁啊我说。”

 

“我不太喜欢太花哨的房间,而且我又不是宅女。”

 

“哎?女孩子的房间不都是那样的吗?”

 

“听天天前辈说李前辈的房间都被他刷成了绿色,而且架子上放满了各种手办,难道鸣人的房间也是这样吗?”佐子无奈的说,鸣人想象了下自己的房间变成佐子描述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冷颤,认同了佐子的说法。

 

闲聊了一会,佐子想到还有几道题没做完,而鸣人知道她升学考试的压力也没有打扰她,让她继续学习,而自己则是拿了本佐子书架里的小说,靠在佐子床上翻阅起来,也许是他的确对阅读没啥兴趣,看了一会干脆倒在佐子的床上,闭上眼睛休息起来。等佐子做完了题却发现他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躺在床上,以为他是睡着了本想给他盖上被子,没想到佐子的手刚碰到他,他就睁开了眼睛。

 

“呐,佐子,下学期要报志愿了吧?”

 

“哎?是啊怎么啦?”鸣人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佐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佐子有想过以后去哪里么?”

 

“还没决定,你呢?应该已经有球队联系你了吧?有中意的么?”

 

“恩...之前阪神猛虎的经理有来找我...”

 

“什么时候?”听到有职业球队联系了鸣人,佐子有些兴奋的问道。可是听到佐子的询问,鸣人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不爽。

 

“就是小野和你表白的那天”鸣人说完,闹变扭似的转过身,不再看着佐子。而佐子听见这个答案也是有些尴尬。

 

“那不就是连预选赛都没开始的时候?他们...是很缺人吗?”

 

“恩...最近几个赛季的成绩不太好,队里有点青黄不接,所以好像比较急着收新人,不过这样也好啦以后进队的话打比赛的机会应该会更多吧~话说佐子~~难得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逛逛吧~”

 

佐子听着鸣人撒娇一般的口气,不忍拒绝,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就和鸣人出了门。由于不是周末或者节日的缘故,街上的人并不多,两人漫无目的兜兜转转,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饭的点,但二人已经走到离家挺远的商业街,鸣人提议干脆在外面吃,佐子看了看表,同意了。两人去了佐子和小樱她们之前去过的西餐厅,虽然是饭点,但是由于不是周末,吃饭的人也不多,二人不需要排队就找到了位置。

 

饭菜依旧美味,可佐子这一顿吃的并不舒坦,鸣人对球队的选择让佐子很不放心,终于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佐子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话说...鸣人....关于球队的事你真的不需要再考虑下么?没有其他球队和你联系吗?”

 

“恩...东京巨人和千叶海洋也有联系啦...”

 

“东京那边的球队不更好么?为什么不考虑去那边?”

 

“佐子以后想去哪里?”鸣人没有回答,而是反过来问起了佐子。

 

“我再和你说球队的事情啊!你现在说我去哪里干什么?”看到鸣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本来情感不怎么外露的佐子不禁都上起了火。

 

“可是我想和佐子在一起啊...”鸣人用叉子卷着盘子里的意面,笑着对佐子说“佐子以后也要和鼬大哥一样去京都上富岳叔叔的母校吧....大阪和京都都在关西离的比较近啊,而且,虽然东京的球队这两年成绩比较好,但是....”

 

“我不会去京都上大学”还没等鸣人说完佐子就打断了他的话“我....想去东京读书”

 

“哎?”

 

“我并不想读法律..我想去学医...爸爸母校的医学部并不是太好。”如果鸣人没记错,这是佐子第一次和他说她想要学医,在他的映像里,佐子家并不像自己家的爸妈那样开明,对他更是完全“放养”式的教育,而佐子家却是爸爸完全是一家之主,佐子和她哥哥的很多事情都是由他来定的,而大学志愿,更是会由他来为他们选择,鼬便是这样。

 

“呐...佐子....你是真的想去东京么?可不要是....”

 

“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想去的,本身我就对当律师没有兴趣,再说,家里有哥哥接他的班就好了。”

“是嘛...那就好,看来我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选球队的事情了。”鸣人的笑容了多了几分释然。

 

吃完饭了以后,二人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绕了一条不常有人走的小路,小路两旁有几家有趣的小店,卖各种奇怪的玩具或者饰品,但由于两人对这些都不是太有兴趣,就只是走马观花,然而两人刚从一家卖拼图的店出来,就看见有一对中学生情侣情侣抱在一起,好像在接吻,正当佐子尴尬的时候,其中的女孩子发现了佐子他们,害羞地拉着男孩离开了。

 

“干嘛要在人家店门口接吻啊,回家慢慢亲不好么”鸣人皱着眉头有些抱怨的说着,佐子看了一眼那对情侣刚才的位置,发现小店的屋檐上还挂着一串槲寄生,估计是圣诞节挂上去忘记了拿下来。

 

“那个,槲寄生,”佐子指着屋檐下那一小点绿色“如果在下面接吻的话就会一直在一起,我也是听小樱她们说的。”

 

佐子刚说完,就感觉到有两片十分柔软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嘴角。佐子转过头,就看见了鸣人的笑脸。

 

“这样是不是永远不会和佐子分开了?”

 

只是一瞬间,佐子感到心脏猛地收缩让佐子的呼吸都有些困难,那些在被自己亲手埋藏在心底几十年的感情好像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马上就要从胸口迸发出来,让佐子的呼吸都有些颤抖。

 

一阵风吹过,午后的这条街道却出奇的安静,好像连树叶沙沙的响声,都听不见了。

 

 

 

 

 

 

 

 

TBC

 

-----------------------------------------------------------------

啦啦啦祝大家清明节玩的开心哦~~~ 

 

 

 

 

 

 


评论(37)
热度(145)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