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十)

米娜桑...对不起更新晚了....

因为这货之前刚找到工作...有点不习惯....而且公司离家很远每天下班都累成狗...所以木有怎么更新...不过前几天公司搬到了里我家近的地方...所以以后更新应该会恢复到之前的速度...吧....


-----------------------------------------

“宇智波同学,到你了”

 

鹿丸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佐子深吸了一口气,朝教师办公室走去。这学期一开始申报志愿就成了每个人心头的大事,三个简单的选择似乎就决定了一个人在高中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轨迹。

 

“请进来坐吧。”

 

佐子敲了敲门后,就听见班主任的声音在门内响起。也许是佐子在班级中一向安分,成绩又是名列前茅,所以即使她不是班委班主任也待她不错。

 

“我看了宇智波同学的志愿表,所以,第一志愿还是继续读书是么?”

 

“是的,现在的想法是继续读大学”

 

“那么,现在有什么钟意的学校吗?”

 

“具体学校还没有想好,但是想要去东京地区的大学。”

 

“是这样,目前学校有三个东京地区报送的名额,东京大学按理说应该是选定了奈良同学,还有两个早稻田大学的名额,我和教学组其他老师商量了一下,宇智波同学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如果按宇智波同学现在的成绩来说,如果发挥正常,考上东京大学应该也不是问题,所以,宇智波同学,是怎么想的?”

 

果真如此,其实在进办公室之前就已经猜到一二了,因为哥哥就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决定报送去父亲的母校的。东大还是早稻田?东大固然是全日本的学子心中最向往的大学,但当那个金发笨蛋的笑脸划过自己心底的时候,佐子几乎是立马就做出了决定。

 

“那个....老师我...还是希望能够报送...”

 

“不用再考虑一下了吗?”

 

“不了,谢谢吉田老师。”

 

走出办公室,佐子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虽然接受了早稻田的报送名额就相当于放弃了东大,但是,至少这样不用承担风险,可以确定能去东京地区。

 

佐子回到教室,班里的同学被叫到的陆续去了办公室,其他的依旧在班里自习,但班里并不安静,总能听到有人在小声讨论志愿的事情,但这并不能影响到佐子的心情,明确了升学的学校好像填报志愿的事情也就再与她无关了。

 

“还好这次自己能完成和他的约定了。”佐子有些欣慰的想着。等全部同学都几乎和老师聊过之后,已经是快要放学的时间了,佐子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去叫醒正在后排打瞌睡的鸣人就看见小樱向她走了过来。

 

“呐...佐子...周末有时间吗?”小樱一改平时乐天的样子,有些忧郁的问她。

 

“应该有的,怎么了?”

 

“恩...想一起出去聚聚,你、我、井野还有雏田...关于志愿的事情...还有提前给雏田践行。”

 

看着小樱的样子,佐子觉得时间好像倒流回了前世,每当他离开村子的时候,还是他妻子的樱就是这个表情与他送别,忽然间佐子才意识到,升学也意味着离别将至,曾经的十几年的人生,她都是与这些前世就相识的人一起度过的,而如今他们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分岔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也许有些人,今生都难再相见。

 

前世的他,一生都在分离,幼年时与亲人分离,少年时与挚友分离,成年后更是一直在外漂泊,但无论什么时候,等他回家的人中一直都有那个人,无论他是被人唾弃的叛徒还是受人敬仰的英雄,不变的唯有那个人对他的执着,所以,自己才会误把那份执着当成了爱情,心甘情愿的沦陷,把自己溺死在从未开始的爱情中....

 

“佐子?你在想什么?”看见佐子许久不回她的话,小樱忍不住打断了她的回忆。

 

“没...那个聚会时什么时间啊?”小樱忽然间的呼唤让佐子一时有些慌张,像是害怕有人能够偷窥到她内心深处的想法便连忙把话题转移了回来。

 

“这周六行么?下周雏田就要去东京办出国手续了,周日可能她家里有事吧..”

 

“恩..好的。”

 

刚和小樱告别,鸣人就笑着凑了过来,看着他的笑脸佐子莫名的有些紧张,那天在槲寄生下的吻佐子现在都无法确定,它到底是真是存在的还是自己幻想,而她唯一确定的是,鸣人对她的态度让她越来越害怕,害怕自己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周末又要出去?”

 

“恩,要给雏田践行,你呢?周末有什么安排?”

 

“阪神老虎那边的又和我联系了,说是投资方那边的人和教练一起来,约着周六见面来着。”

 

忽然间佐子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将要发生,让她忽然有些焦躁不安。正当佐子心烦意乱的时候,她的手忽然被鸣人握住了

 

“我记得我们的约定,不要担心”

 

佐子有些惊讶的望向鸣人,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看自己,而是一直注视着前方,阳光从他的金发上落了下来,在他的嘴角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线。佐子本想问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而他们握紧的手,也一直没有松开。

 

---------------------------------------------------

 

虽然已是初秋,可是中午的气温还是很高,当佐子走到了约定聚会的地方身上已经开始微微发汗了。佐子到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二十多分钟,本以为自己是最先到的,没想到有人比她来的更早,在她到餐厅的时候,雏田已经坐在靠窗的桌边等她们了。

 

自从上学期末撞见宁次和那个外校女生的事情之后,佐子就再没有和雏田单独相处过了,即使可能只有十几分钟的独处也让她有些尴尬,尤其是得知雏田也有前世的记忆,更是让她不知道应该用何种表情面对她,但雏田却坦然的多,一直微笑着和她说着一些学校的琐事。好在没过多久小樱和井野就结伴而来,让佐子送了一口气。

 

与以往不同,平时总是吵吵闹闹的小樱和井野二人今天却格外安静,点过餐之后,四个人便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安静氛围中,终于还是井野打破了这略微诡异的气氛

 

“呐,佐子,你也拿到了报送名额吧?”

 

“恩....”一时间佐子猜不透井野要说什么,只能如实答道。

 

“是吗,真好,鹿丸也拿到了呢,东大哦”井野勉强装出活泼的语气让佐子隐约猜到了她兴致不高的原因。

 

“喂,我说井野猪,不开心就不要勉强笑了”小樱用教训的语气说着,可看着井野的绿色眼睛里却透出了满满的心疼。

 

“我才没有难过啦!鹿丸能去东大我比谁都开心啊”井野大声辩解,过了好久又轻轻的说“可是东京那边的学校分都好高啊....”

 

“我说,像鹿丸那种男人估计才懒得换女朋友呢,所以你就安心吧。”

 

“可是..你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他很温柔又很细心,东大有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就算他......万一.....”井野说着好像几乎是要哭出来了“呐...佐子...你说他不会变心的吧,对不对?”井野忽然这么问自己,让佐子吃了一惊。

 

该怎么回答,让佐子也犹豫了。前世的鹿丸的确娶了个金发的女忍,但却不是井野,而是一个更骄傲的女人,而井野最终的归宿则是一个总是笑眯眯让人猜不透的男人。由于自己太早就离开了木叶,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佐子也不清楚,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的雏田,而对方则是面带忧伤的朝自己摇了摇头。

 

“恩,如果是鹿丸的话,我还是真想不出他会变心..”佐子这么回答着,有些心虚。

 

“如果连佐子都这么说我就安心了”井野终于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第一个舒心的笑容“感觉佐子比一般女生更能理解男生一点呢,如果佐子都这么说一定没错了”

 

虽然井野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但是这次聚会还是被忧郁的情绪笼罩着,毕业后将要面对的离别,对未来迷茫让小樱和井野忧心忡忡,而佐子和雏田虽然算是过来人,却依旧被她们感染了,再加上雏田马上就要去国外,曾经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光马上就要不复存在了,更是让佐子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无论怎样,这一世的佐子是十分感谢这几个女生的,虽然无法心理上正真融入她们,但是她能感受到她们是真心待她好,在有些时候她们对她的袒护甚至超过了鸣人,而再过几个月,她们就要各奔东西了,想到马上要正真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遇到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人,佐子就有些心惊。明明前世背负着叛忍的身份独自去流浪都不会使他担忧害怕,反而如今作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要去其他城市读书就会让她不安,每每想到这佐子都在心底狠狠的嘲讽自己,如今的自己怎么变得畏首畏尾。

 

等四个人终于从餐厅出来时已经接近晚上了,已经有几颗星在橘红色的天边闪烁了,而鹿丸似乎也在餐厅门外等了她们,确切的说是等井野已经很久了。男人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不远处的垃圾桶上还有几根没被完全掐灭的烟头,而男人的嘴里也叼了根刚点着的烟。

 

“说了少抽烟啦!”井野见到鹿丸嘴里的烟,立马冲了过去,一把抢了过来,仿佛刚才忧郁不安的井野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而鹿丸却没有生气,只是自然的拉起了井野的手说

 

“回家吧。”

 

佐子看着他们忽然心生羡慕,这样简单的幸福是她上辈子没得到过的,也是她这辈子不敢想的。正当她这么在心里感慨着,刚拉着井野走了两步的鹿丸却突然转过身来

 

“我说宇智波,你是不是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哥哥?”

 

“啊?我只有一个哥哥啊”

 

被鹿丸这么问,佐子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顺着鹿丸的目光看去,却发现了那个金发笨蛋就在前面一个路口,身边的还有两个人,一个人佐子认出是当初热身赛之后和鸣人交谈的中年男人,而另一个刚好背对着他们,佐子只能看见他黑色的头发和清瘦的背影,当他转过身的时候,佐子清楚的听见身边的小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个与佐子素未平生的男人,长着与佐子几乎一样的眉眼,几乎一样的挺直的鼻子,和一样线条美丽的嘴唇,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少了女性会有的柔美而多了男性特有的刚毅。

 

一时间,佐子感到自己对时间对空间的感知都消失了,她甚至以为,前世的自己正站在自己的眼前,和鸣人一起站在那个不远处的路口。

 

------------------------------------------------

 

宇治川太助

 

 

23岁

 

宇治川集团的二公子。宇治川集团是关西少数称得上是财阀的集团,旗下有多家分公司,涉及到不同的领域。但5年前宇治川集团当时的董事长及其夫人由于一场奇怪的车祸双双遇难,集团便由年轻有为的宇治川家的长子宇治川太一出任新的董事长,也是5年前接手了阪神猛虎队,成为了阪神猛虎唯一的投资商。

而这位二公子却在父母去世之后爆出了与兄长不和,不但不久后就搬出了当时宇治川家的别墅,在公司也只是挂个闲职,管理阪神猛虎也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

 

从几个小时前走进家门开始,佐子就打开电脑疯狂的查着关于那个男人的资料。那个男人虽不是什么明星偶像,但作为大财阀董事长的弟弟,他的讯息并不难查,可佐子却是每多看一条信息,心就越冷下去一分。

 

终于,当家里的钟指向2点的时候,佐子才合上电脑,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着那个男人的资料,佐子不禁冷笑出声。

 

超过八分相似的面容、父母早逝、兄弟不和、长年不愿回家甚至是喜欢男人...几乎每一条都和前世的自己对的上号。佐子不明白上天为什么安排这么一个人出现,只知道,在鸣人盯着那个人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是狂热的执念...

 

正当佐子忍不住咒骂上天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输入密码,是雏田发来的讯息。

 

“那个...很冒昧这个时间发讯息...但是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有些话希望和佐助君当面说...恩...如果佐助君看见的话请回个信息好么?如果睡了明天回我也可以..”

 

佐子看了讯息,想了一下还是回复了,过了一会手机就又亮了起来。

 

“那明天早上10点,学校旁边的那个咖啡馆行么?”

 

“好的”简单的回了两个字之后,佐子还是逼迫自己躺在了床上。各种回忆占满了整个脑海搅得佐子毫无睡意,乃至于一整个晚上佐子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睡没睡着,那些在脑海重复出现的鸣人的身影,那些前世的、今生的、或大笑着或悲伤亦或愤怒的脸庞,到底是回忆还是梦境佐子直至在第二天清晨睁开了眼的时候都没有分清。

 

少见的,周日的清晨没有鸟鸣,闹钟明明已经快要指向9点,却并没有强烈的阳光透进窗户。佐子看了看窗外,发现已经是乌云密布。

 

去浴室简单的冲了个澡,出来时无意间瞥见了镜子中的自己,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褪去了血色而变得苍白,眼睛下面更是泛着些许的青。

 

“真是狼狈啊,佐助”佐子在心里对自己说。

 

今天实在不适合出门,等佐子到了约定的地方,雨已经开始下了起来,好在出门前听了母亲的叮嘱带了雨伞,回去时还不至于被雨淋湿。

 

“呐~佐....子,这里”

 

雏田和以往一样,早早的就到了,佐子收拾了一下还滴着水的伞,在雏田对面坐下。本身两人就很少单独出来见面,这么面对面坐着一时间有些尴尬,无论是佐子还是雏田似乎都有很多话要说,但好像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呐...佐助君...真是对不起了...”最终还是雏田打破了沉默。

 

“什么?”

 

“关于之前的事...真是对不起...”

 

雨下大了,佐子甚至可以听到每一滴雨滴落在窗户上的声音,噼里啪啦的,把对面女孩的嗓音也扰的模糊不清。

 

“自从看到了宁次哥哥.....”雏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看到宁次哥哥有了女朋友之后..我就老是忍不住想起之前的事情...想起那个时候的宁次哥哥、小樱井野、牙、志乃他们...还有鸣人君和佐助君....”

 

“其实,还在木叶的时候,我最幸福的时候是中忍考试之后的三年...那时候宁次哥哥和宗家和好了,父上大人经常叫他来家里指导他忍术,那个时候我总是乘着他们结束后悄悄拜托宁次哥哥指导我...关系也终于好了起来...好到甚至家里都有传言说父亲打算把我许给他...那个时候我明明脑子里全是鸣人君,但是听到这种传言竟然一点都不讨厌.....甚至是心里有种奇怪的情绪...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期待的心情.....但是...直到宁次哥哥去世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雏田说道这里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过了好久才又继续说。

 

“那个时候,所以人都说我和鸣人君是模范夫妻,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吵过架...但是其实我们根本不是什么模范夫妻,是笨蛋夫妻才对...没有争吵是因为根本对对方对生活都没有期待,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相爱过...却自以为幸福的过了大半辈子....”

 

“呐...佐助君...最后博人还是没有娶莎拉娜....我一直觉得博人和莎拉娜就像当时的鸣人君和我,博人总是大家的焦点,而莎拉娜总是在默默的关注他,我一直以为他们会走到一起,但没想到博人最后带了一个雾忍村的女孩回家,也是直到我看到博人看那个女孩的眼神我才明白,原来这才是看着爱人时的眼神...那种眼神我再宁次哥哥的眼睛里看到过....也是鸣人君望着佐助君时,他的眼里会出现的神色....”

 

“呐...佐助君....那个时候....你去世的之后.....鸣人君也崩溃了....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鸣人也不是坚无不催的....那个让他坚强让他强大的理由没了...他也就无力支撑下去了....”

 

雏田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冰锥,一下一下敲击着佐子那被自己亲手冰封的心脏。

 

“就算是这样...可是....鸣人现在喜欢的是男人...我....”佐子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声音,颤抖得简直不像是自己应该会有的。

 

“小樱他们也说过吧...鸣人君他喜欢的一直都是一类人,他交往过的男孩都是黑色头发黑眼睛的因为佐助君就是这样的啊...”

 

一时间佐子仿佛听见了一声巨响,他听见了覆盖在他心脏上的冰层出现了裂缝。

 

“即使我今生这么努力,可是宁次哥哥却再也不喜欢我了...但是你们不一样...鸣人君就算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是他还记得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所以...佐助君明明就在他的身边啊,为什么要把他推向只是长得像你的人?”

 

“呐...雏田...为什么就这么确定我就是...宇智波佐助?为什么不会认为其他人才是,比如昨天的那个.....”

 

“啊...因为我发现无论是宁次哥哥还是小樱井野她们,眼神都和前世有微妙的差别...也许是没有经历过前世那些生离死别所以眼神少了些前世那种坚毅吧....但唯有佐助君没有变呢....”

 

“佐助君和以前一样....真是倔强到有些让人心疼呢....”

 

终于...佐子心中的冰被狠狠的击碎...一块块的掉落下来,柔软心脏在胸腔中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像婴孩一般毫无防备,让佐子一时间无所适从。

 

回忆像潮水一般涌来

 

“佐助大笨蛋”那是还在忍者学校的他

 

“佐助你是我的朋友”那是中忍考试时候的他

 

“佐助我就算打断你的双腿也要带你回去”那是他们第一次在终结之谷的他

 

“佐助,我会杀死你再自己去死,这样我们就能再那个世界在一起了”那是想要追回作为叛忍的他

 

“佐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大战之后的他

 

“佐助,我要结婚了,你去当我的伴郎好不好”那是吃着拉面说着自己婚期将至的他

 

“佐助,这是我儿子哈哈哈哈,以后要是你有个女儿咱们就给他们定个娃娃亲吧”这是抱着儿子的他

 

“佐助,都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嘛”这是劝自己不要再离开木叶的他

 

“佐助,你困了就睡吧,等你醒了就有好多苹果可以吃了”这是自己记忆中最后的他

 

感觉好像过了一个轮回的时间,佐子才从回忆里走了出来,而雏田孩子对面,笑得有些悲伤,雏田动了动嘴好像和她说了些什么,但是声音钻进了佐子的耳朵却丝毫不能在她的脑海中留下痕迹,她现在只想见到那个人,想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匆匆的和雏田道了别,佐子就打开伞,一边往家的方向跑去,一边哆哆嗦嗦的打开手机给那个人打电话,好在那边只是“嘟”了两下电话就接通了。

 

“佐子?这么啦?”

 

“鸣人,你在家么?我有话想当面和你说”

 

“我....我也有话和你说....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再外面你在家等我”

 

奇迹般的,与鸣人通完电话后,佐子的感官又回来了。大滴的雨伴着大风砸在佐子的雨伞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街上空荡荡的一个行人都没有,连车都没有几辆。

 

忽然又是一阵狂风,吹翻了佐子的雨伞,一时没拿住,雨伞便随着风滚远了。顾不上被吹走的雨伞,佐子几乎没有犹豫的冒着雨往家跑。但即使是这样的大雨,也不能平复佐子躁动不安的心。

 

再也不想听他说自己只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冰冷的雨滴砸在佐子身上,像一把把锋利的小刀撕扯着她的皮肤。

 

再也不想看着他和别人结婚自己还要站在朋友的位置笑着祝福!!

 

树枝在风中狂舞,几乎划伤了佐子的脸庞,在她冰冷苍白的脸颊上划出了一道红印。

 

再也不想因为看到他一次次和别人恋爱而一次次冰封住自己的心!!!

 

终于,佐子看到了自己与鸣人家的街道,而鸣人正打着伞在门口等着她。看到浑身湿透还一路狂奔的佐子,鸣人也惊愕不已,一把把她拉进了自己的伞下。

 

“怎么回事啊?怎么连伞也不打啊?”鸣人埋怨着,忽然又看到佐子脸上的伤痕“脸怎么回事?走,回去上点药。”说着就拉着佐子准备往自己家走。

 

“鸣人,我有话现在就想说”

 

看着佐子的眼睛,鸣人不由的败下阵来。

 

“我也有话对佐子说....”

 

“鸣人....我对你...”

 

“我还是签阪神猛虎了”

 

一时间,佐子感觉刚刚回来的感官又从身上消失了,连说道一半的话都忘记了。过了好一阵她才渐渐回过神来。

 

“你...签了...什么?”

 

“对不起佐子...明明和你约好了...但是太助他....”

 

“哈哈...都不是宇治川先生都是太助了是么?”佐子不怒反笑“果真又是这样吗?口口声声说我是最重要的人,可是转眼就丢下我找别人..明明约定的时候这么信誓旦旦,我信了,你却忘了,鸣人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

 

“佐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一直都是啊....”

 

“呵呵呵...又是朋友是么...”佐子抬起头看着鸣人,原本清亮的黑色眸子现在却像是一滩黑色的死水,好像泛不出半点波澜,脸上有水划过,不知是泪水还是从发丝上滴落的雨水,让鸣人一阵心惊。

 

“佐子你生气就打我好了,别这样。”伸手擦去佐子脸上的水珠,没想到对方却笑了起来。

 

“呐...鸣人我不生气啊...我很开心啊....”

 

“佐子我错了,你打我好不好?你别这样”佐子的反常让鸣人害怕了起来,感觉好像她马上就要离开他了,不管是他发怒还是哀求,她也不会再回头看他一眼了,一种熟悉的恐慌从心底升了起来。

 

“鸣人..你之前不是总是问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么?那是因为我上辈子欠你的啊...因为上辈子你为了让我回家追了我这么久我都没有理你,所以这份情我这辈子要还....现在...我终于还清了....呐...鸣人我真的很高兴啊...因为我终于可以离开你了....”

 

佐子笑着转身往自己家走,鸣人明明很想拉住她,说他后悔了,可不知为什么,双腿却重的迈不开步。

 

宇智波家的打开的门像一个黑洞,只是一瞬间就把佐子的身影淹没了,又是一阵狂风,门被风重重的关上发出一身巨响,就像一声压抑着的悲鸣。

 

 

TBC

 

 

-----------------------------------------------

其实到这里故事的上半部分就结束啦~下一更应该是一篇番外,蓝后就是佐子酱的大学生活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76)
热度(186)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