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十一)

原谅我再游戏的海洋里徜徉的有些回不来了....所以这一更有些少...我反省...再也不会了!!!


--------------------------------------------------------

(十一)

 

“佐子酱,压好米奥酱的前腿,三木小姐你按住后腿。”

 

星野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好照X光的仪器,而被压在台子上的猫咪不安的“喵喵”叫着,圆滚滚的身子也不停扭动着。好在,星野小姐技术娴熟,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就拍好了,并没有让猫咪受太多苦。

 

佐子在这家宠物医院兼职已经有快两年的时间了,一开始只是因为在宠物医院的兼职比当服务生什么更能赚到更多的钱,并且相比之下也算是和自己所学专业相关,但到了后来,佐子是真正喜欢上了这份职业,和人相比,动物的世界更单纯,即使有伤痛也不会抱怨,而是会和你撒娇,温柔的告诉你他不舒服。

 

“嘛~我说三木小姐,上次就和你说过了,不要给米奥酱乱喂东西”星野小姐看着刚出来的X光图像皱着眉头说。“米奥酱是便秘好多天了吧,你看肚子里都是便便,把结石的部位都挡住了,根本看不清里面情况。”

 

看着被星野小姐训斥的面红耳赤的喵咪的主人,佐子都忍不住心里默默的同情起她了。星野小姐是星野宠物医院的主治医生,而这家医院的院长正是她的父亲。明明算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而且也算是个美人,可都快40了还没有结婚,估计就是拜这恶劣的性格所赐吧。

 

“这是促进猫咪便便的药,先喂半片,如果没效果就半片半片的往上加量,过两天等米奥酱能便便出来以后再来拍一次X光,那么~再见了米奥酱~”看着星野小姐只和猫咪温柔的道别而故意忽视了主人,佐子已经猜到过不了多久她又要被投诉了....

 

因为是周末的原因,来看病的宠物比平时都要多好几倍,等送走了最后一只来看病的宠物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因为晚上还要去超市买这几天的食材,所以佐子拒绝了星野小姐要送她回家的提议,一个人步行往家走。

 

佐子自己租的公寓离刚好在学校和宠物医院中间,房间不大,所以即使周边还算繁华房租也并不算贵。回去的路上刚好有很多还算不错的小饭馆,看了看表,佐子还是决定晚饭在外面解决。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几家店铺的食客都不算多,随便进了家拉面馆点了碗番茄拉面,本想赶紧吃完早点去超市,可身边几个人的讨论还是让她放慢了节奏。

 

“我靠!阪神猛虎的那个臭小子又得分了!”

 

身边的几个人正在用手机看着职业棒球联赛的直播,也许是因为看的太投入,有点不顾他人的大声讨论着,而店铺的老板也因为店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而没有制止他们。

 

“淡定点,就算赢了这场他们也进不了季后赛啦,靠一个人偶尔赢这么几场比赛,阪神猛虎也不过是联赛的三流球队。”

 

“会吗?我觉得还不错啊~”

 

“我说洋子,你是不是东京人啊,居然说关西那边球队的好话,还有你是觉得阪神猛虎不错还是那个漩涡鸣人不错啊?”

 

“当然是漩涡君不错啦~我又不喜欢看棒球,你不觉得他很酷嘛~赢了球也是一脸严肃的表情,一点都不像其他人得个一分就兴高采烈的。”

 

“得分高兴才正常吧,漩涡鸣人那是面瘫好嘛....”

 

旁边几个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不受控制似的,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钻进佐子的耳朵,扰得佐子心底一阵涟漪,可不知怎么双腿又不听使唤,沉重的移不开步子。直到几个人走后,她才终于起身离开。

 

时间已经快到十点,估计就算用跑的也赶不及去超市了,索性慢悠悠的走回去,一个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反而佐子久违的感到一丝寂寞,街上人来人往,可自己终究是一个人。离佐子家不远处的百货商场还没有关门,几个行人饶有兴趣的透过橱窗看着一楼售卖中的电视上放的节目。佐子本身并没有兴趣,但路过时余光瞥见电视里的那个身影还是让她停下了脚步。

 

职业棒球联赛阪神猛虎对阵中日龙,是那家伙呢,多久没见过他了?佐子是快三年还是三十年,佐子有些记不清了,那些讨人厌的情绪明明自己以为已经被自己忘记,可是只要一看见那个人,那些情绪又立马从自己的心底冲了出来。隔着橱窗,佐子听不见棒球击打的声音,听不见赛场上此起彼伏的应援声,耳边只有马路上川流不息汽车的轰鸣,唯有眼睛能够看到那个许久不见的,讨厌的人。

 

那个人的眉头不是佐子熟悉那样舒展着的,而是聚成了一个“川”字型,这让佐子一时间有些怀疑那个人是不是他,忽然他想起来那样的他她也是见过的,漩涡鸣人劝说出走的宇智波佐助回木叶时就是这个表情,果然嘛,果然是他嘛,佐子笑了笑,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自己都会认得出他来,这也算是自己一项特殊的技能吧,这么想着佐子忽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可笑。

 

毫无悬念的,漩涡鸣人得到了这关键的一分,看着镜头里沸腾的观众,佐子第一次感觉到,那个人彻底与自己无关了,他不是再是那个在球场上赢得比赛会寻找观众席上坐着的自己的少年,而自己也不会在他比赛时因为担心而焦躁不安,更不会在比赛前为他做好他最爱吃的蛋卷。

 

六月的夜晚,没有一丝风,空气潮湿的让佐子的呼吸都有些沉重。

 

回到家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平时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她走了足足两个小时,简单的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了看专业课的书,大学虽然没有高中那么紧张,但由于是医学生,功课还是比其他大部分学科要繁重一些。

 

虽说快要考试了,但由于佐子平时一向用功,所以这时候也不需要像有些人一样彻夜复习。书上的重点在平时上课的时候已经标明了,没过多久佐子就把给自己规定的几章内容过了一遍。本想找本小说看看,刚翻开书就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和之前很长时间一样,妈妈又是雷打不动的向佐子埋怨家里的两个工作狂,到了这个点还在办公室泡着,又说到妈妈的表姐给鼬介绍了相亲对象,看了照片是个挺漂亮的姑娘,然后又是惯例性的问佐子有没有在大学交男朋友。

 

对于父母,佐子总是抱着绝对的包容,也许是年纪渐渐大了的缘故,妈妈的话变得多了起来,并且开始对自己和哥哥的感情生活格外上心,佐子假期回家的时候,也总是听见妈妈在自己身边不断的念叨谁谁谁家的孩子结婚了啊,谁谁谁家的孩子都有孩子了之类的话,并非听不懂妈妈言语所包含的期望,但是这样的自己实在无法给妈妈一个承诺,也就假装听不懂了,而妈妈也就不断的唠叨下去,然而佐子并不会觉得这样变得越来越爱念叨的妈妈烦,反而很珍惜这样的时光,毕竟在前世,自己没能见到父母年老的样子。

 

“我说佐子啊,这个暑假在家里多待几天吧。”末了,妈妈又有点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让佐子忽然间就感到有些难过,上大学的这两年多,因为不想再见到那个人,佐子总是在家里待不了几天就又回东京。意识到自己因为的负面的情绪而忽略了身边亲人的感受,佐子感到又羞愧又自责

 

“恩,这个暑假我会一直待在家里陪您一起催哥哥结婚的。”故作轻松的回答,听见电话那一头妈妈轻轻的笑声佐子的心情才好了一点。

 

同妈妈通完电话之后,已经是快要十二点了,佐子关上灯打算休息,放在桌上的手机又震了起来,以为是妈妈又有什么忘记了嘱咐便下意识的接通了,而电话那头的一阵嘈杂让佐子意识到,电话的那头并不是自己的妈妈。

 

“喂?请问你是?”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佐子客气的问了一句。

 

“我好想你”过了好一阵,那边才有人声传来。算不上好听的男声,这让佐子不想听又忘不掉的声音,让佐子的心都揪紧了。

 

“对不起,你打错了”努力用自己最冷漠的音色回答,不等对方再说什么就马上挂断电话,而手中被自己死死攥住的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着,嗡嗡的声响像是铺天盖地而来的轰鸣,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平息下来。

 

等手机终于不再叫嚣个不停的时候,佐子有些僵硬的身体才放松下来,打开屏保,看着那串陌生的数字,过了很久,还是把它拉入了黑名单。

 

 

 

TBC

 

 

----------------------------------------

关于妈妈的部分是参照我自己的老妈写的....北漂的孩子表示好想能够快点赚够钱买房子把爸妈接过来啊啊 啊啊啊!!

评论(104)
热度(198)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