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13)

warning:

佐助性转注意!!!!

严重ooc注意!!!!


------------------


说好的年底更......结果可能因为好久没写鸣佐了.......复健的比我想的还要困难....TAT.......我对不起大家......乘着过年闲了争取这段时间能多更几次吧,不过故事线也到了下半段了,应该没多久就能完结......吧.....

------------------

“啊啊,我带了摩卡口味的罐装咖啡,佐子前辈要么?”虽然是疑问的口吻,但小野翔太不由分说的将手中的咖啡推向了佐子。

自从几天前在东京的街上偶遇了同在东京读书的小野翔太,这位原本在高中时期就不算相熟的后辈却单方面的与她热络了起来。若是像大学校园里一般的追求者还好,佐子可以找各种借口拒绝,可是小野好像已经摸清了自己的性格,保持着绝对超过对普通前辈的热情,却绝不逾越,让佐子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只得跟着他的节奏走,本想干脆冷处理,却没想到在回家的新干线上两人又碰到了。

看着对方递过来的咖啡,佐子暗自叹了口气,“我只带了丸子,翔太君要么?”说着,佐子打开了背包,拿出饭盒,却看见对面的人像被触到了什么奇怪的点,突然笑了起来。

“抱歉,”那个人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意说道,“不过这又不是小学生春游的时候要交换食物,佐子前辈不必特意将午饭拿出来交换啊。”

“话说,佐子前辈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啊,还是这么不擅长接受别人的好意。”小野的拇指摩擦着咖啡罐的外沿好似不经意的说着,“佐子前辈不用想太多,给对方一罐咖啡什么的,这只是普通朋友都会做的事情。”说完他微笑着看向佐子,把佐子想要反驳的话统统堵了回去。

“翔太君倒是变了很多。”

“唉?哪里变了?”听到佐子这么说,小野翔太眼睛里的笑意更深了。

“各方面,身高什么的……而且以前翔太君和别人说话不是都会脸红的么......”

“身高的确比高中的时候长了快20厘米吧,不过佐子前辈,其实我比高中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哦,各方面,都没什么变化。”

也许是光线的原因,说着这些话时,小野翔太的眼睛变得深邃起来,佐子看懂了他眼睛里溢出的情感,但是这样只是暧昧但没有点明的话语让佐子根本没办法当即就拒绝,只好假装听不懂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在接话。

一时间两人好像都不知道如何将这聊胜于无的闲谈继续下去,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好在,列车马上就要到站了,几十分钟的尴尬佐子还能够忍受。

窗外渐渐变成了佐子熟悉的风景,一年未见的故乡还是有了些许变化,放眼望去原来本是公园的地方现在起了几座高楼,曾经走过的街道也已经被拓宽,失了原来的模样,让佐子的心底升起了一丝怀念。

车子刚停稳,车上的人已经按耐不住在门口排好了队,家乡的夏日还是一如即往的闷热,明明已经到了傍晚,却感受不到一丝凉意,再加上站台的人群熙熙攘攘,不一会就让佐子的额角沁出一层薄汗。在拒绝了小野翔太一再要求送她回家的提议之后,佐子一人拉着笨重的箱子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若不是高峰期时段,小城市的公交车上总会有位置,在没有了小野翔太似笑非笑的眼神,佐子坐在公交车的座位上终于放松了身体。被这么热切的眼神关注着还真是让人无所适从,比起像这样精神紧绷的和那个人打了一天的太极,佐子更宁愿去花几个月的时间去完成一个S级任务。可不知怎么,就这么感叹着,一双记忆深处,带着更为炽热目光的眼睛又从佐子心底跳了出来,瞬间扰乱了佐子的思绪。

两年未见的那个人的身影还是清晰的刻在自己心里,也是,仅仅两年的时间怎么会抹去过去几十年的纠缠。直到到了要下车的时候,佐子才理好了自己的思绪。

车站距离家还有接近两公里的路程,坐了一整天的车的佐子拖着箱子走在街道上不一会就出了一身汗,体力也好像有些透支。

还是不能不锻炼啊,佐子暗暗的对自己说,医学生繁重的学业让佐子除了兼职,大部分的课余时间都在图书馆度过,虽然成绩是一直保持在系里前几,可是身体和体力却明显不如高中时期了,就算不和前世相比,这并不算太长的路程在高中时可能只需要20分钟就能走完,可现在佐子走了一半就开始气喘吁吁了。本想着干脆咬咬牙加速走回家再好好休息,可刚快走几步,行李箱又被石板路上并不平整的边沿磕掉了一个轮子。

看着一蹦一跳滚远的鼓轮,佐子彻底泄了气,站在路边歇了好一阵,才用手背擦掉了额头上的汗认命地提起箱子。

只有干体力活的时候,佐子才能记起,即使曾经当过几十年的男人,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是拥有着女性的身体,即使他能够在学业上甩男性同辈们几条街,但是体能上的差距还是让佐子无可奈何。吃力的提着箱子走走停停,佐子才好不容易走到自己家所在的街道。

街道两边牵牛花开的正艳,可佐子却丝毫没有闲情去欣赏。从路口到家那边有一个很陡的上坡,国中时,那个人总是骑着自行车载着佐子从这边走,每次还笑着加速冲下这个陡坡,再在路口时猛然停住,让坐在后座的佐子不得不抱住他的腰。而现在,佐子看着这里只有说不出的丧气和绝望。

正当佐子望着眼前的路叹气的时候,一个人却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浓烈的夕阳把他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可佐子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是他。下意识的拽起箱子想马上离开,疲惫到极致的右腿却因为她的突然用力抽了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去,膝盖和手掌狠狠的磕在了地上。

真是狼狈,佐子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自己,明明只有在那个人面前想要一直保持骄傲的样子,可偏偏从前世开始,自己所有的落魄的样子都被那个人看了个遍。正这么想着,佐子却被那个人从地上拎了起来,半拖半抱着把她放在了路边的长椅上。

“腿抽筋了么,肌肉都僵硬了。”鸣人蹲在佐子身边一边揉着佐子的小腿,一边想要卷起她的裤腿看看膝盖有没有摔伤。

“这与你无关。”佐子想要推开他,却有被抓住了手。

“手擦破了啊,记得等下回家用水洗干净,再擦点药。”鸣人像没有听见佐子说了什么,还是看着佐子手上的伤口,自顾自的说着。

“我说,我怎么样与你无关!”

佐子拔高了声音向眼前人吼着,终于让鸣人抬起了头,蔚蓝色的眼睛望向了佐子墨色的双眼。两年以来,他们第一次对视,鸣人少见的安静了下来,佐子甚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阴霾。鸣人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地下了头专心的揉着佐子肌肉僵硬的小腿,既不回应也不让佐子离开。

“没有之前那么僵了,可能走路还会有点疼,需要我背你吗?”直到佐子感觉小腿没有再紧绷的难受时,鸣人才再度开了口。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佐子站了起来,想要拉过一旁的行李箱,鸣人却比佐子更快一步提起了它,“你这样再提着箱子想要在路上走多久,美琴阿姨还在家里等你呢。”想到在家里焦急地等着她回家的母亲,佐子想不到半点辩驳的话,只好在鸣人身后慢慢的跟着。

这条路他们曾经一起走过了整整一个国中,那时鸣人刚被国中的棒球教练发现,刚刚接触棒球,每次都是鸣人一路上兴高采烈的和佐子描述他们棒球队一起观摩的一场比赛是多么激烈,某个棒球明星是多么厉害,或者是自己今天训练时又受到了教练的批评或者表扬。也是在这一条街道,鸣人第一次小心翼翼的向佐子坦白,他其实喜欢男人,生怕佐子会因此而讨厌自己。同样也是第一次,鸣人因为惊天动地的向一个不喜欢同性的男孩告白而被打,佐子就是在这条街道上,给疼的龇牙咧嘴的鸣人上了两人从药店偷偷买来的药膏。

然而再一次走在这里,两人之间却只剩下刻意的疏离。

天色渐晚,路边的灯已经亮了起来,夏日的飞蛾扑着翅膀向着炽热的光源飞去,在路上投下了模糊的倒影,在佐子的心里给这本应该是生机盎然的夏夜平添了几分萧瑟。

“对不起……”鸣人打破了二人间沉默的气氛。“明明说好的一起去东京,我没有给佐子一个理由就食言了…….”鸣人的声音因为愧疚而变得有些沙哑,“佐子,我后面答应了阪神猛虎那边是因为……”

“是因为那个叫宇治川太助的人吗。”佐子打断了鸣人的话,冷冷的说道,“阪神猛虎的新人漩涡和宇治川集团的二公子有着不正当的感情,这种新闻总是会在网页上当作头条推送出来,即使我不想去关注也会被迫知道。”

佐子的话像冰冷的子弹,彻底让鸣人消了声。

从路口到回家的路并不长,佐子又努力加快了脚步,即使腿痛的厉害,两人还是不到十分钟就走到了家门口。

“这次麻烦你了。”佐子垂着眼帘,用冷淡又客气的口吻道着谢,接过鸣人手中的行李,刚想转身,却有被鸣人拉住了手腕。

鸣人深呼了一口气,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

“呐,佐子……在佐子心里,我…我又是什么?”

一瞬间,过往的记忆向佐子袭来,好的、坏的、哭过的、笑过的、悲伤的、幸福的......佐子发现自己几乎所有的记忆都有面前的这个男人的身影。许久未有过的浓重的情感击打着佐子的心脏,让佐子一事件呼吸都觉得苦难。

好不容易,佐子才压下了心里的苦涩,抬起头扯出了一个微笑。

“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说罢,佐子便打开了家里的门,只留下鸣人一个人站在这寂寥的夜色中。







TBC







评论(70)
热度(187)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