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光年之外

warning:

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作者物理从来没有及过格,相对论什么的都是xjb写注意!!!!

脑洞来源:《引力波》

正文:

“所以我说,空间跳跃技术真是人类最糟糕的发明!”伊万·布拉金斯基一边喘着气将最后一块岩石样本搬上运输车,一边大声抱怨着,“我读了整整八年物理学,现在却在外太空搬石头,早知道是这样我不如当初上完高中就退学,去工地上随便找一个什么活干!”

位于天琴座的m46行星,这已经是他们登陆的第六个星球了,刚飞入太空的激动心情早已在重复的体力劳动中消磨殆尽,学了八年物理的脑子似乎也只在记录大气浓度、记录星球引力等一些琐碎的小事中用得到。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和他搭档的是他的爱人——王耀。

“好歹你在这里搬石头能看到很多资料里没有记录的星体是不是,亲爱的?”王耀轻快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来,伴随着翻动纸页和铅笔沙沙的声响。“我这边的数据已经整理好了,你那边还有多少,需要我去帮忙么?”

“我这里样本已经采集好了正准备往回走了,以及,我觉得还是在地球搬砖比较好,至少我能在工作结束后喝一瓶冰镇的伏特加,而不是吃那些恶心太空食品。”伊万嘟囔着爬上运输车,一阵轰鸣之后,运输车以并不快的速度向母船驶去。

坐上运输车,将模式调整成自动巡航之后,伊万忍不住用一个极不雅的姿势瘫靠椅背上。在这个星球的引力是地球的三倍,再加上一身笨重的宇航服,每次样本采集之后即使强壮如他都累的几乎虚脱,本想就这样睡着到达母船,可是不知为什么,虽然身体已经疲劳到那怕是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精神却异常兴奋,无奈之下,他只得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看着窗外。这颗行星有一颗双子星,二者围绕着彼此旋转,同时又同时绕着一颗巨大的恒星在公转。拜这独特的运动方式所赐,这颗星球的天空展现出和地球完全不同的景象,天空中巨大的双子星散发出淡白色的光,让人感到一丝恐惧又不得不为他奇异的美丽而叹服。

伊万盯着这天空失了神,直到王耀敲打着车窗唤他,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到了母船下,看到自己心上人的笑脸,心中最后一丝不耐的情绪也为之消散。

“嚯!这些石头可真沉!”王耀本想帮着伊万把样本搬回母船上,却低估了石头的重量差点因为重心不稳摔一跤。

“现在知道我有多爱你了吧,”伊万笑着接过王耀手中的大号样本说道“从来不让你做这些无趣又辛苦的体力活”

“不,是我更爱你,如果你像我一样天天在实验室里记数据你一定会发疯的。”王耀又尝试着搬起一块小一点的样本石努力加快脚步追上伊万。

考虑到母船的容量,采集的样本并不多,两人来回几次就搬完了所有的样本,回到了母船上。二人一踏上母船,卸下笨重的宇航服,伊万便迫不及待的吻住了王耀的唇,“我想一定是我更爱你,”伊万蹭着爱人柔软的黑发闷闷的说着“只是半天不见我就开始想你了。”

“万尼亚亲爱的,你难道忘了我们的对话会被母船录下来当作补充资料发送给研究室的其它家伙么?”王耀好笑的看着靠在自己肩上撒着娇的大个子,“这些话被阿尔弗听到你又要被他笑话了。”

“让他笑好了,他只是在嫉妒我有人能说情话而他没有”伊万不情愿的起身,走到操作台看了看显示着充能指数的仪器。仪器上闪烁着的绿色光芒表明它状态良好,操控跳跃器的仪盘上的“2h”,还有两个小时跳跃器显示还有两个小时他们就能从这个星球起飞,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地球,这让他不禁雀跃了起来。

也许是太过期待,伊万总觉得这两个小时是他这辈子渡过的最漫长的两个小时,检查完了所有的数据和要回收的机器,确定了母船的系统一切正常,两人甚至一边喝着船内唯一一种饮料,坐在船顶看了最后一次这颗星球上的日出,母船才终于充能完毕驶向天空。

当跳跃器上的数字从充能等待时间变为了启动等待时间时,二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准备需要三个小时,他们只需要在这三个小时内将母船飞到足够高的高度,找到一块合适的区域等待跳跃器启动就好,这意味着大强度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他们只需要打开巡航系统,母船就会将他们带回他们的故乡。没有了必需要作的工作,伊万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放松了下来,不由自主的打起了瞌睡。看着眼皮不停打架的伊万,王耀笑了笑替他调低了座椅,轻吻着他的额头嘱咐他睡一下,而自己却毫无困意。

看着窗外的景象,王耀再一次感叹宇宙的广袤,当初他就是凭着对这广袤而神秘的宇宙的迷恋而进了航天局。然而当他真正成为了一名有资格进入星际飞船的科学家的时候,他不得不感谢航天局不仅让他能够进入这一片无垠的美丽,还让他收获了更美丽的爱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眼里这些星云,这些恒星,这些星团都变的不如伊万·布拉金斯基美丽了呢?他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待在宇宙中,直至他生命的尽头,他都能不停下探索的脚步。但是现在他有了爱人,他开始渴望与他的万尼亚建立一个家,或许这次任务结束后,他们可以一起申请去研究室工作,王耀这么想着,再一次将目光放到了窗外。

母船按照测量的路线缓缓的行驶,王耀低头看了看仪盘,离跳跃器启动还有一个半小时,可当王耀抬起头时,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吃了一惊。母船的三点钟方向有一颗恒星散发着明亮的光芒,从亮度来看,这颗恒星同他们相距应该不会超过地日距离的10倍。当然单单一颗恒星并不稀奇,真正让王耀震惊的是,在他们正前方,那个在恒星照耀下反着银色光芒的巨大空间站的遗骸。

“万尼亚,万尼亚快醒醒!”

王耀的呼喊让伊万瞬间就惊醒了,“怎么了?已经到地球了?”从睡眠中突然地清醒让伊万感到又些头晕,眼睛也一时间对不了焦。

“不,还没有……万尼亚,你看那边。”

顺着王耀的手指看去,眼前的景象让伊万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那一座巨大的空间站像一个幽灵一般在宇宙中漂浮着,若不是反射着恒星的光,它一定会同宇宙中的黑暗融为一体。空间站已经被破坏了,站体右半部分不知道是受了什么袭击出现了几个巨大的空洞,远远看去像一个个空洞洞的眼眶,十分骇人。

“距离跳跃器启动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想……”

“走吧,这种距离小型光能飞行器应该可以飞得到。”伊万接过王耀的话,故做轻松的说,“去看看吧,不然无论是你还是我回到地球一定会想一辈子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的。”

二人相视一笑,用最快的速度穿戴好了宇航服,坐上了光能飞行器向着那个恐怖又迷人的废弃空间站驶去。

这是只属于他们两的默契,即使熟悉他们的人都说不明白王耀和布拉金斯基,这两个性格相差甚远的人怎么会走到一起,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实他们内心深处的本质是一样的,他们是积极的探索者,是天生的冒险家,他们对所爱的宇宙有着无限的渴望,这让他们成为了工作中最默契的搭档,和生命中最契合的另一半。

“即使知道这是为了减轻飞行器的质量,我还是受不了这个飞行器的设计,每次用这个我都觉得我像是坐在了一个不怎么安全的缆车里。shit!!我的安全扣好像又卡住了!!”这已经是伊万今天第二次抱怨了,却难得没有得到回应,他的王耀这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专心致志的盯着他们下方的空间站,这时伊万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你感觉到了么耀,这东西的重力系统还在工作!!”

伊万兴奋的叫着,声音大的让王耀连着耳机的头盔都嗡嗡作响。的确,他们下降的速度随着靠近空间而加快,这让王耀不得不调整了下将速度,以免二人因为降落速度太快而摔伤。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当二人真正踏上了空间站暴露在宇宙中的地板时,王耀忍不住感叹,无需走进空间站里面,只是从站体外观就知道这座空间站到底是用了多么先进的科技建成的。王耀检查着因为失去动能而倒在站体外围的机器人,却发现这些机器人所运用的原理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所能够理解的范围,而伊万也用比平时高亢了许多的声音念叨着他确信建成这座空间站的材料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实验室都不会有。

“耀……你说这东西在这里废弃多久了??”科学家特有的好奇心在作祟,两人克制不住的向空间站内部走去,空间站的正门在面向恒星的那一面,没有防护罩的保护,恒星的光芒已经将大门烤的炽热。
“不知道......也许几千年,也许只有几秒钟……你比我更懂相对论不是么。”王耀回答着,心思却被刻在大门上的符号吸引着。这些符号用王耀叫不出名字的石头雕刻而成,幽幽的泛着蓝色的光。王耀能确定这应该是某种文字,但却猜不出这些文字到底代表着什么。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所谓的高科技人才。”伊万的兴奋溢于言表,“这里运用的科技应该超越了地球几个世纪,我真恨不得把这个大家伙整个拖回地球!”同作为科学家的王耀的心里自然和伊万一样,心脏敲得胸腔砰砰直响,眼睛贪婪的想看遍整座空间站,舍不得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空间站的内部比王耀能够想象的更惊人,空间站内部的某些系统可能用了寿命更长的功能设备,还在继续工作,几个打扫机器人还在勤勤恳恳的打扫着地板——即使他们服务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环形走廊的四周每隔几米就有一道封锁着的门,门上的安全系统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但是伊万和王耀还是没有办法徒手打开它,最后也只好用记录仪尽可能的记录下一切他们认为有用的细节,等会到地球再和宇航局的同事一起分析。

若是可能,两人都恨不得能够住在这里,直到参透这里所有的秘密,可惜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他们还来不及找到空间站的控制间,宇航服上的定时器就提醒他们应该返航回到母船了。

“走吧伊万,还有二十分钟跳跃器就要启动了。”王耀拉着恋恋不舍的伊万再次扣上了飞行器的安全带,飞离了这个让他们着迷的地方。

由于重力的作用,飞行器比来时飞的要慢了不少,王耀看了看时间,所幸即使用最低速也足够在跳跃器启动前飞抵母船,便稍稍放松了下之前还有点紧张的心情,他看了看伊万却发现他还沉浸在不舍与兴奋之中。

“如果可能我真希望能说服索德伯格派一批人过来把这里好好的勘查一遍,这东西太神奇了——飞到这么高还能感受到它的重力系统——说不定地球的科技会因此有质的飞跃!”伊万兴致勃勃的说着,脸上的表情让王耀想起了刚进航天局的自己,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无限的求知欲。

“我想那个老古董只会说——嗯,先让我研究完你们带回来的资料,然后用二十年的时间研究到底值不值得去,再用二十年的时间和议会讨论用多少经费,再用二十年的时间讨论到底是谁去。”

“哼,那帮老狐狸只关心自己仕途,科学在他们眼中不值一……”

伊万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景象便让他一时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原本明亮的恒星忽然间发生巨变,星体以惊人的速度膨胀开来,而光似乎也在一瞬间消失了,只留下远处一片昏暗的星云和母船一闪一闪的红光。

“这…….这不是一颗恒星……这是一颗新星……它衰变了…….”王耀知道自己的声音连同他的身体都在颤抖,可是他无法控制。一时间他竟然因为恐惧而无法思考,令他恐惧的并不是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而是这黑暗把他们拖入了近乎绝望的境地。

“该死,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们的飞行器距离母船还有一段距离,空间站重力系统还在影响他们前进,最糟糕的是他们失去了最重要的光能,飞行器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而这时离跳跃器启动已经不到两分钟了。

伊万一遍遍的砸着飞行器上加速的按钮,却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用处,头盔上的定时器还在一秒一秒的跳,每跳一下都让王耀的心更沉下去一分。

看着爱人焦急又接近绝望的脸,王耀几乎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做了最重要的决定。

安全扣打开的一瞬间,飞行器便开始加速,王耀迅速被甩到了飞行器的后面,快到伊万根本来不及拉住王耀的手。

“耀!你干什么!!”

伊万的声音在王耀耳边炸开,带着王耀从未听过的恐慌。他努力按着转向系统,飞行器却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动能,只是凭着惯性往前冲。

“万尼亚,你明白在这种重力作用下,这个飞行器是不可能带着我们两个人都回到母船的。”

“那你,那你凭什么让我留在这上面,你凭什么…..这个….这个安全扣……fuck!!!”

飞行器还在继续向前,王耀远远的看见它似乎有些摇晃,他暴躁的小熊又开始想用暴力对付不听话的物件了,可是只有这次王耀发自内心的感谢那个被伊万抱怨过一百次的安全扣,它可以牢牢的锁住他的爱人,把他带回他们的故乡。

“万尼亚….瓦涅奇卡,听我说…..”

“我想过,等我们回到地球,就结婚,等同性培育后代的法案通过,我们就去培育一个自己的后代,多贵都行,我想有个有我们两个人血脉的孩子。”

“我希望我们的孩子有和你一样的紫色眼睛。”

“我的孩子一定和我们一样喜欢星星,我们可以每个周末带他去天文站,给他指我们去过的星系。”

“等他长大了,我们就去一个没有过度开发的基地去过自己的生活。”

“也许老了我还会为你总是喝太多的伏特加而生气,你也会嫌我啰嗦。”

“但是这就是我期望的人生。”

“所以,伊万请你替我去完成吧。”

“请你一定要幸福的生活下去。”

“有一个你爱的人组成一个家,再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哪怕.....哪怕那个人不是我……”

“如果可以......忘了我”

王耀艰难的说完,回应他的却只有耳边压抑不住的呜咽。

伊万的身影已经在远处化成了一个模糊的点,但无线耳机却清晰的将他的哽咽和痛苦传来。

“耀……我只要你......你.......”

伊万的话语还未诉完,飞行器就被母船成功回收了,不出两秒,母船就消失在王耀的视野里。

耳机还在继续工作,耳边却再也传不来爱人的声音。陪伴他的只有宇宙中无尽的黑暗。

宇航服上的各种仪器都在正常工作,只是氧气的指数在慢慢减少。

还有一个小时氧气就会耗尽,自己就会死了。

王耀异常冷静的想着。

父母在自己还是少年时就去世了,他们一定在天堂。

两个弟弟也各自成家,无需他的挂念,可惜了濠镜下个月就要出生的孩子,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

小妹毕业了,有了不错的工作,和她大学时的男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那是个不错的男孩会照顾好他最心疼的妹妹。

万尼亚......

想到伊万,王耀的心里忽的一阵绞痛,刚才离开飞行器时的冷静和决绝全都不见了。

他的万尼亚一向很受欢迎,他一定会找到一个他什么人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过上他理想中的生活,王耀努力笑着,眼泪却模糊了他的双眼,把远处明明灭灭的恒星都变成了一个个灰暗不清的光点。

明明应该祝福的,可是想到那双他深爱的紫色眼睛里的人不再是自己,王耀就觉得痛苦的连呼吸都困难了。

我真是个虚伪的人啊,只会说漂亮话。

不想你爱上别人

不想你拥抱别人

不想你和别人一起生活

不想你忘记我……

王耀在心底叫着,颤抖着哭出声来。

氧气只能维持40分钟了,我要死了。王耀绝望的想。

不想死啊,万尼亚,我不想死......

还想每天早上亲吻你的嘴唇

还想晚上睡在你的怀里

还想看到你委屈生气时湿漉漉的眼睛和笑起来时弯弯的嘴角

还想继续爱你……

氧气只能维持20分钟了,我马上就要死了,王耀终于再一次恢复平静。

氧气已经开始变得浑浊,让王耀的思绪也变得混乱了起来。

小时候和父母一起去游乐园、父母去世后自己和弟妹们挤在不足20平米的小出租屋里、毕业后第一天进入航天局碰到了同样是新人的伊万......那些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的情景像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打转。

记忆里家人和爱人的容颜抚慰了王耀的思绪,头盔里混浊的空气让变得昏昏欲睡。

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来了吧

真想…..

再看一眼万尼亚啊……

意识慢慢飘离了身体,就连呼吸的声音也好像是从远方传来,王耀感觉自己已经化作了一颗尘埃,逐渐地与宇宙融为了一体。

“王耀!王耀你在吗?Hero呼叫王耀!”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把王耀从混沌中惊醒。抬眼望去,一架巨大的飞船好像凭空出现在远处,因为方才才启用跳跃器而产生的不稳定的光波让王耀心底已经熄灭的希望又燃烧了起来。

“阿尔弗?我在!我在这里!!”听见好友的声音,王耀大声回复道。

“Thank God!你还活着,喂!北极熊,王耀还活着!!”阿尔弗雷德兴奋的声音在耳机里炸开,紧接着,一个让王耀似乎已经思念了一辈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耀,你还好吗……耀……你等我,我马上去接你”

伊万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不像阿尔弗那样高亢,却好像已经染上了王耀从未听过的沧桑,让他一瞬间就湿了眼眶。

“你们是怎么碰到一起去的?阿尔弗他们飞船的目标坐标和我们的应该差了好几个坐标系。”好不容易平复下激动的心情,王耀终于问到。

阿尔弗的声音才再一次响起,“这要是说起来可以说好久呢。”

“那等我们回到地球你可以开一瓶啤酒慢慢说”,即使想打起精神,可以宇航服中几乎耗尽的氧气让王耀思绪也开始有些混乱。好在伊万来的比想象中的快得多,在宇航服上的氧气指示还未变成零的时候,伊万已经驾着飞行器来到了他的身边。

当伊万把新的氧气瓶通上了他的呼吸器时,王耀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溺了水的人终于被拉出了水面一般,思维和意识立马清明了。可当他再一次看清楚爱人的脸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又被人按入了水底,让他连怎么呼吸都忘记了。

他在心底呼唤了一万遍的爱人现在正在他正对面,向他微笑着。可是他却不是离开时的样子了。明明只是不到一个小时,伊万已经褪去了王耀熟悉的婴儿肥,脸上的轮廓变得如刀削一般硬挺,眼角有了皱纹,原本铂金色的头发也因为生了白发而黯淡了许多,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还像记忆里那般明亮着充满爱意。

“万尼亚……过了多久了……”王耀控制不了自己声音,在看着伊万利索的把飞行器的安全扣绑在自己身上之后,艰难的问道。

“只有20年,我来的还不算太晚是不是。”伊万的眼睛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继续说道,“所以我说,时间跳跃技术真是人类最好的发明,你看,它让我多爱了你20年。”

“嘿!Hero还在听着呢!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单身人士的感受!!”

“你之所以单身一定是因为你太不懂看气氛,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没什么长进!”

这两个人,还是像从前那样事事都会拌嘴吵架,王耀却挤不出一个附和的笑脸。脑中一片空白,心里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甚至明白这其中一切的科学原理,但是王耀却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明明对自己来说,仅仅是一个小时,生离死别的痛苦已经让他痛彻心扉,但是可是他的万尼亚却独自度过了20年。他是如何度过这20年的,王耀不敢细想,可各种可能却不受控制的钻进他的脑海。

“别担心耀,我们回家了。”正当王耀控制不住为了他们间失落的20年而悲伤的时候,他的爱人拉住了他的手。伊万手上的温度隔着厚厚的宇航服无法传递给王耀,却还是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就像他的爱意哪怕是远在光年之外,最终也能够传达到他的心里。

“嗯,我们回家了”





Fin

--------------

如果没有意外,这篇还会有两篇后文,分别从伊万视角写这20年的事,以及王耀和伊万回到地球之后的事情......本来以为3000字能够把所有的都写完.....没想到还要分三篇.....

























评论(17)
热度(14)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