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14)

warning:

佐助性转注意!!ooc注意!!


经过一次失败的点梗之后....我深刻的理解到对于我这种咸鱼来说...点梗什么都是虚的...好好更文才是正途.....

至于大家说的番外...因为本身就有打算写,所以还是等正文结束以后再放吧,鸣人视角会有的,了解彼此心意后甜甜的糖也会有的233

至于第八个字母......应该真的....不会有吧.....本身佐子现在男儿心女儿身写起来就很拧巴,再来肉的话...我都不知道应该是写bl还是bg了......

还要唯一一个认真点梗的妹纸点的梗,也会在约定的时间放出来~~请不要着急233


--------------------

本身学校放假晚,再加上兼职,让佐子再一次错过了每年暑假的同学聚会。虽然佐子对那种逐渐变成相互攀比的聚会并不热衷,但是佐子还在东京的时候就接到了小樱好几条讯息,几乎每一条都在询问佐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有时还会抱怨着佐子不在,她和井野觉得同学聚会都变得没意思了。所以,在佐子回到家第三天就接到了小樱说要出去好好聚一聚的电话就并不稀奇了。

聚会的地点没有定在她们高中时常去的西餐厅,而是选了家市中心的居酒屋,出乎佐子意料的是,一向习惯早到的她居然在走到预定的座位前,就有人先在那里等着了。

一年未见,井野似乎成熟了许多,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不再高高的扎起而是随意的披在肩上,让她本来就出众的面庞更有了些许成熟的风韵,只是她似乎今天兴致不太高,脸上没有了熟悉的笑容,脸色也比佐子印象里要憔悴了许多。直到看到佐子的到来,井野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

“佐子~你还是每次都这么早啊”井野笑着把菜单推到了佐子面前“要不要先点杯喝的?今天比昨天还要热啊,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都出了一身汗。”

“你今天没有去找小樱和她一起来么。”

“小樱那丫头前段时间交了男朋友啊,估计等下直接从她男朋友那边过来吧。”井野搅着自己杯子里的奶昔,“我是待在家里老被老妈念,就干脆先跑出来了。”

看着井野略微勉强的笑容,佐子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井野……最近是有不开心的事情么?”

听到佐子这么问,井野眼睛里的光忽然暗淡了下来,让佐子以为她马上就要哭出声来便一时间慌了神,而井野却只是低下了头,沉默了好久才又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没有啦,只是最近烦心事比较多。”

佐子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略为冒失的声音打断了。

“啊啊!佐子,唉?连井野也到了?我以为我会是最早的呢!!”粉色头发的女孩还像原来那样没什么变化,看到已经就位的佐子和井野,笑着跑过来坐到了她们身边。

“不是说要晚一点到吗?怎么这么早?”井野笑着说着,招呼了老板准备点餐。而小樱却皱着眉头抱怨道,“还不是上衫君,说好的今天要去陪我买下学期实习穿的衣服的,结果他又说要做教授布置的暑期实践,和一大群男男女女的跑去京都了。”小樱一边说着一边愤愤地扯着手中的餐巾纸,看着她孩子气的行为井野不禁被逗笑了,忍不住安慰道“学校的事情也没办法,别气了,先看看想喝点什么。”
“定在居酒屋就是要来喝酒的嘛!高中都毕业两年了我们还没一起喝过一次酒呢。”小樱嫌弃地看着佐子和井野一人手里托着一杯冰奶昔,转而又向居酒屋里面目慈祥的老板问道,“大叔,你家有什么推荐的酒嘛?”

“今天刚进了鹿儿岛的纹次郎,不过你们几个小姑娘能喝烧酒吗?”老板笑眯眯介绍了自家的酒后,又打量了佐子三人,最后还是建议道,“女孩子还是喝点甜口的清酒就好吧?”

老板建议却并没有说服正在兴头上的小樱,最后三个人在小樱的执意要求下还是点了瓶烧酒。

等酒与菜都上齐了,小小的居酒屋内的人也渐渐多了,有一起出来改善伙食的一家三口,也有出来应酬的公司职员,佐子三人虽坐在靠角落的位置,四周也变的嘈杂了起来,几个人索性也就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而小樱更是皱着眉头数落起那个放了自己鸽子的男朋友了。

“拓海君真是太过分了!”小樱没等老板来帮忙就自己狠狠的拔开了酒瓶上的盖子,然后自斟自饮地喝了一大口烧酒,“明明知道他们小组里有个女生对他有意思,还是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跑去做什么鬼实践了!”说着,小樱一边帮佐子和井野也倒上了酒。

前世作为宇智波佐助时,聚会或者应酬时都免不了要喝酒,可是他本人却并不爱好这些,一是过度嗜酒容易影响到查克拉的控制和运用,二是,那个经常与他一起喝酒的人实在是不胜酒力,而自己若是也同他一样喝醉了,两人就要双双倒在街头了。

而今生,作为宇智波佐子的她,今天则是她第一次喝酒。老板推荐的烧酒不同于木叶的烧酒,度数更高,却入口回甘,就连不喜饮酒的她也忍不住称赞。心情不好的时候更容易醉,所以即使是有美酒和好友相伴,佐子还是克制着自己不能多喝,怕自己醉倒在这间居酒屋给好友添麻烦,更怕醉了的自己会把自己所有的心事都抖落出来,让旁人知道。

佐子这边克制着自己,而桌上却已经有人开始醉了。

也许是刚和男友吵完架想借酒消愁,小樱一连喝了好几杯,原本白净的脸已经带着坨红,眼睛却泛起了雾气,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她那个男朋友。

“每次都是这样,”小樱吸了吸鼻子,“我永远是排在他家人朋友学业什么的之后,明明说好的事情,只要有其他人找他,就会把我丢在一边。”小樱说着,眼泪一边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看的佐子也一阵心酸,毕竟那曾经是和自己共同生活过几十年的人,虽没有爱情,亲情却还在,看到她难过,佐子也忍不住难过起来,忍不住开口:

“若是他不好就分手吧,会有更好的人的。”

“这是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还是这样……”小樱用井野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角闷闷的说“井野还是你好,鹿丸君那么在乎你。”

小樱带着些许羡慕说道,本来还在轻轻拍着小樱的背安慰着她的井野却忽然停了手,过了好久才又开口。

“我和鹿丸,已经分手了。”

“唉?!!为什么??什么时候???”井野的话让原本还在掉眼泪的小樱也停下了哭泣,睁着翠绿色的眼睛惊叫出声。

“三个月前就分手了,原因什么的,就是不合适吧”,井野努力的笑着,可笑容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苦涩,让佐子从心底里升出了一股压的人喘不过气的愧疚。

自己明明应该想到的,就像宁次和雏田那样,即使一方已经努力改变,但是命运还是按照着它原本的轨迹走,所以井野和鹿丸也必定会遇见他们前世的另一半。如果她之前能够提醒她们,那么当事人会不会就不会再承受像现在这般痛苦?

这么想着,佐子觉得桌上的酒和菜都变得索然无味了,而面前的两个女孩也许是借着酒劲终于发泄了出来,原本只是小樱,现在连井野都开始抹眼泪。

直到聚会尾声,整整一瓶接近一升的烧酒已经见底,而佐子不过喝了几杯,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被这两个眼泪汪汪的女孩用来消愁了。时间已经是过了十一点,店里的人已经走了七七八八,看着眼前已经醉的趴倒在桌子上小樱和井野,佐子终于为怎么送她们回家发起了愁,独自向老板结了账,本想问问老板能不能帮忙先照看下已经睡着的两人,自己先出去叫一辆计程车,还未开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哎呀,井野前辈果真在这里啊。”佐井还是挂着和前世一样的笑容,用手指拨了拨井野垂在眼前的碎发后,才好像终于发现了刚付完帐拿着钱包的看着他的佐子。

“请问,这位小姐是井野前辈的朋友吗?”看到佐子点了点头,佐井的笑容才真诚了几分,“这位粉色头发的小姐也喝的不省人事了呢,小姐您一人没办法送两个喝多了的人回家吧,不如送井野前辈回家就由在下代劳吧。”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之后会有很大的可能性同前世一样相恋,然后结婚生子,但是此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佐子却并不清楚,这样贸然将喝醉的井野托付给他,佐子还是觉得不够妥当。

看到佐子的犹豫,佐井并没有气恼,反而笑着拿手机拨通了井野家的电话,在同井野的母亲说明了自己要将井野送回家后,佐子才放下心来,让佐井将井野抱进了计程车。

送一个人回家就容易多了,小樱也没用像井野那样喝到完全失去意识,被佐子扶着进了车,也只是将头窝在佐子的颈窝里,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佐子揉了揉小樱的头发,粉色的发丝已经长至腰际,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被打理的垂在肩头。看着小樱熟悉的睡颜,佐子才想起来,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醉成这样,前世的自己对于她,以及他们的孩子亏欠太多,他清楚这个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女人究竟想要什么,但是他给不起,也给不了,想再经济上补偿他们,自己却早早的透支了身体,最终落得连他们女儿的长大都没来急看到。雏田说过,在宇智波佐助去世后,鸣人崩溃了,佐子却忘了她,前世的自己身后,小樱怎么样了。

“所幸这一次你可以好好找一个爱你的人。”佐子在小樱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终于将小樱送回家,回到自家的门口,时间已经过了12点。街道上大部分的人家已经关了灯入了眠,佐子看了看自家的窗户,家里父母房间的灯已经熄了,只有廊灯还为她留着。佐子站在门口,想散散身上的酒味再进屋,却看到对面那个人房间的灯还亮着。

橘色的窗帘将房间里的光景都挡在了窗内,只有那个人的影子模模糊糊的投在了窗帘上,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夏夜的风吹走了佐子身上些许的酒气,却将酒劲吹了起来,心底里那些被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好像也马上要借着些许的醉意翻腾起来。好在那个人身影消失在了窗前,佐子不知道对着那片橘黄望了多久,才转身打开了家门。

客厅的空调似乎刚刚才关,透过玄关传来丝丝凉意,也让佐子本身昏昏沉沉的头瞬间清醒了不少。轻声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却发现穿着睡衣的哥哥走出了卧室。

“今天怎么这么晚?喝酒了?”鼬走到佐子身边,闻到了佐子身上的酒气皱了皱眉。

“嗯,和小樱她们喝了一点,哥哥怎么还没睡?”

“要睡了,想出来倒杯水,你也赶紧洗洗睡吧,以后还是少喝酒比较好。”鼬的语气少见地带了些许严厉,佐子赶紧应了下来,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微微的醉意加上满身的疲惫,让佐子出了浴室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明明已经很累了,却莫名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的景与物都模模糊糊看不清,只有一片明亮的橘黄和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刻在了心里。
当佐子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午饭的点了,佐子赶紧起身想要去厨房帮忙,却看见母亲已经将饭菜都准备好,笑着擦着手让佐子先去洗漱。

因为是周六,哥哥和父亲都在家里吃午饭,父亲已经坐在桌边边看着报纸边等着开饭了,电视机里放着父亲中午在家时一定会看的新闻,哥哥帮着母亲盛饭,听到一些重要的新闻偶尔和父亲讨论两句,看到佐子过来,笑着把乘好的饭递给佐子。

“佐子,你昨天喝酒了?今天起的这么晚。”等一家人坐定,父亲才慢慢的开口。

“喝了几杯,没有喝多。”感觉到父亲的语气里有些生气,佐子赶忙回道。

“佐子又不是小孩子了,和朋友们喝一点也没关系的。”母亲帮忙打着圆场。

“再不是小孩子佐子也是女孩子,你知道现在女孩子在社会上有多危险吗?鼬上次接的案子就是几个女孩出去喝酒被被人下了药拖去酒店非礼了,佐子,以后要是万不得已,自己出门不要喝酒,就算喝也要少喝。”

看着为自己担心,因为自己生气的父亲,佐子有些惭愧的低下头,默默扒着自己碗里的饭。

“哎呀,我们家佐子又不是那样爱出去随便结交男人的孩子,爸爸不要这么把佐子和你们案子里的女孩子比嘛~”妈妈说着,给父亲的碗里夹着菜,“话说佐,早上小樱妈妈打电话过来道谢,佐子你昨天晚上是一个人把小樱送回家的嘛?”

“嗯,井野被朋友借走了,我就打车把小樱送回家了。”

“对门的那个小子不是喜欢你么?怎么他没有帮你一起?”父亲不满的声音再次响起,却让佐子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什么,还是哥哥看出了她的困窘,向父亲解释了情况,而父亲也只是哼了声,没再说话。

好在饭桌上这场小小的风波很快就在哥哥给母亲讲着他们最近遇到的奇葩案子的笑声中化解了,母亲亲手做的美味饭菜也驱走了喝酒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午饭过后,父亲又把哥哥叫到了书房,讨论下个月要开庭的案子,而佐子自己便留下来帮母亲收拾着饭后的残余。

正当佐子给母亲讲着昨天聚会的种种,电视里的一则新闻却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现在播报体育新闻,东京时间8月12日,日本职业棒球委员会在其官网发布消息称,阪神猛虎的投手漩涡鸣人因为尿检呈阳性而被委员会正式停赛,阪神猛虎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将会努力配合调查,而新人漩涡何时能够重新回到比赛,则要等调查结果正式出来再由委员会定夺…….”



TBC



------------------

讲真原作里直到700话之前我都不太喜欢小樱.....相反比较喜欢雏田和井野...

但是等看了700话我就莫名不讨厌小樱了......因为700话的小樱实在是太可怜了.....嫁了个不爱自己的人,过着只有亲情没有爱情的生活,学了一身本领最后成了家庭主妇.....

而喜欢雏田则是因为站宁雏....至于那个恋爱脑在月球打毛衣的妹子....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井野则是一开始就很喜欢,讲义气还不恋爱脑美人啊,最后还是被AB这个无良作者拉郎了.......

这章应该算是过渡章吧,主要讲两年后大家的感情生活,以及富岳爸爸和美琴妈妈的态度,还要就是引入下一段落......希望大家看的不要太乏味......

评论(74)
热度(164)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