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六岁白书

warning:

人物严重ooc注意!!

鸣佐幼年体出没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这是400fo点梗活动中 @佐倾城妹纸点的梗,也是收到的唯一一个梗23333

梗的来源是妹子的头像,但是我好像写的有些出入.....而且作为甜文苦手.....这篇写的并不好看妹子我对不起你......


文章设定是火影世界,但是四代没死宇智波家没被灭鸣佐二人从小一起长大。


正文:


下午四点半永远是木叶最喧闹的时间,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忍者学校放学的时间。如无意外,木叶所有6到12岁的孩子都会在这个点从忍者学校的大门涌出来,他们或者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刚刚学习的新忍术,或者是单独飞奔回家想要第一时间打开电视,赶在动画片《超级忍者——猿飞佐助传》新一集开播前就能拿好冰镇的饮料坐在电视机前。

而还在上忍者学校一年级的宇智波佐助,总是喜欢在四点五十二分才走出教室,原因很简单,他既不喜欢和别人讨论新忍术(学校教的东西都太简单了,因为学会这种最基本的忍术就沾沾自喜是永远不能成为和哥哥比肩的伟大忍者的!),也不喜欢看《猿飞佐助传》(因为哥哥说里面的故事都是杜撰的,而且猿飞佐助也没有哥哥帅没有哥哥厉害!),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虽然佐助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却有着几乎所有宇智波都有的毛病——喜欢安静。每次放学的铃声一响起,走廊里、校园里都瞬间变得闹哄哄,哪怕是捂上耳朵也挡不住同学高八度的笑闹声,索性不如等到人走得差不多再离开教室,这样回到家的时候哥哥也能差不多到家。

但是今天,佐助比原来早了十二分钟就走出了教室,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那个和他一同回家的漩涡鸣人不见了。

漩涡鸣人,外号吊车尾,这并不是佐助给他起的绰号但佐助却深感给那个笨蛋起这个绰号的人真是一针见血。明明是四代目火影的独生子,母亲又是漩涡一族,但是那个笨蛋却连最简单的替身术都用不好。可无奈玖辛奈阿姨和自己妈妈是好朋友,自己和那个家伙又是从一出生就睡过一个一张婴儿床的关系,照顾那个家伙的重任就只能落在自己身上了,想到这里佐助就深深地叹了口气。

佐助看着那个笨蛋还留在座位上的书包,明明刚才那家伙只是说去趟厕所,没理由这么久还没回来啊,莫非是拉肚子?

果真是笨蛋啊,拉肚子都不知道带手纸的,那家伙果真离了我就不行。佐助在脑海里默默的想,拿出书包里的纸巾准备去厕所解救被困在里面的鸣人。可刚走到教学楼后的拐角,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呼痛的声音,佐助赶紧跑过教学楼,就发现他正在寻找的那个家伙,正和几个其他班的男生扭成一团。

对方有三个人,都是平时喜欢来他们班找鸣人茬的。虽然若是不考虑运用查克拉只是小孩子打架的话,鸣人也算得上身体结实,和同龄的孩子打架也并不会输,但是对方明显人数上占优,在佐助赶到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小胖子已经骑在了鸣人的身上,开始用肉乎乎的拳头招呼鸣人的脸了。

“你们在干什么!!”佐助喝道,用力推开了骑在鸣人身上的男孩。这个男孩佐助也认识,说起来还是他的亲戚,每年总是有机会见上几面,但是佐助却很不喜欢他。他的父亲是佐助父亲的下属,他又是老来得子,所以被家里宠成了混世魔王,只要他的父亲来自己家找父亲商讨事务,他总是要跟着,而且还要混走几件佐助的玩具。

“哦哦哦哦哦!!宇智波佐助又来救他家小媳妇啦!!!!!”看到佐助的到来,几个小男孩怪叫着。“喂!佐助!宇智波家的人都是强者,不能和吊车尾做朋友!!”小胖子一边用手揉着摔疼的屁股,一边理直气壮的向佐助喊着,其它两个孩子也“吊车尾、吊车尾、四代目大人的儿子居然是吊车尾”的喊着,朝还坐在地上的鸣人做着鬼脸。

听到“四代目”这几个字,鸣人气的脸都红了,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起了转,挣扎着就要爬起来继续和那几个男孩拼命,却被佐助一把拉住了。

“三个人在一起才敢跑过来打人,还口口声声说人家是吊车尾,你们几个也没好多少吧!”佐助说罢,拉起鸣人的手准备往教室走,却不想,身后的三人依旧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交换了下眼神,三人呼地冲上来,将佐助狠狠的推倒在地。五个一年级的小男孩再一次打成一团。

与鸣人不同,佐助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和哥哥教导学会了最基本的使用查克拉的方法,并且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如何运用查克拉让自己的拳头打人更疼。虽然这个方法运用在真正的忍者对决时往往只会带来0和0.01的区别,但是运用在小孩子打架上就会有决定性的不同了。对面的三个男孩体格上明显都比肤色白净身材纤瘦的佐助强不少,但是即使刚开始身上挨了几下,你来我往的几个回合之后,佐助明显还是占了上风,不一会,欺负人三人众就只能捂着肚子在地上哀嚎了。

“宇智波佐助!你....你等着!!!”小胖子瞪着眼睛向他们喊道,让佐助以为他还要再来,不由绷紧了身子,却没想到他却撑起身体,一溜烟跑远了,剩下的两个看到主心骨没了,也叫骂了两声就跑出了校园。而身边危机解除后的鸣人也没了刚才那股子狠厉劲,鼻子一抽一抽的哭了出来,鼻涕眼泪和着脸上的泥糊了一脸。

“别拿手揉眼睛,跟我去洗洗。”佐助抓住了鸣人正要擦眼泪的脏兮兮的手,拉着他去了盥洗室。用打湿了的纸巾擦去了鸣人脸上脏兮兮的泥,拍掉了两个人身上的泥土,佐助才终于拉着鸣人回到教室拿了书包走出了校门。

一路上,鸣人还在止不住的掉眼泪,惹来了一路上旁人探究的目光。

“不要哭啦笨蛋鸣人!”佐助用纸巾替鸣人擦掉了鸣人脸上的眼泪,看着还是皱着眉头瘪着嘴的鸣人忍不住说道,“你要是不哭的话,我箱子里的玩具就挑两个送给你,你不是喜欢那个玩具苦无吗?”

“真的?”听到玩具,鸣人终于止住了哭声,脸上终于又换上了没心没肺的笑容。看到鸣人又有了笑脸佐助松了口气,拉着他快速向自己家跑去。

可两人刚一进门,就看见宇智波富岳黑着脸坐在客厅里,而他的身边正是才和佐助他们打过架的小胖子和他的父亲。小胖子一改刚才混世魔王的嚣张,这会儿正坐在他父亲的怀里委屈的抽噎,若不是看见了他埋在胳膊底下的嘴角是勾起的,就连佐助也要以为他真的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

“佐助!进来!”看到自家的幺子走了进门,宇智波富岳大声喝道。从小就很少见父亲真正发火的佐助不由地吓得僵直了身体,提着步子,小心翼翼地走进客厅,而鸣人也是吓得双手拉紧了佐助的左手,也跟着走了进来。

“佐助,慎太郎身上的伤是被你打的吗?”

“是的....可是.....”

“没有可是,佐助把手拿出来。”佐助慢慢伸开了手掌,富岳拿起桌上的竹板狠狠的就是一下。随着竹板发出清脆的声响,佐助的手掌顿时红了一道,眼泪也随打湿了佐助黑色的眼睛。

“富岳叔叔,明明是慎太郎他先动手的!!”看到佐助被父亲教训,鸣人在一旁急的大叫。

“鸣人,你先去玩。”富岳没有听鸣人的辩解,而在一旁的鼬了解父亲的脾气,抱起鸣人就出了院子。

“佐助,你知道错了吗?”在鸣人的声音终于消失在了门口后,富岳再一次开口,低沉着声音训问着自己的儿子。
“我没错!”佐助梗着脖子回答道,睫毛上挂着泪珠却毫不示弱的瞪着自己的父亲。紧接着又是啪啪几下竹板,直到手掌已经是通红一片,佐助还是不肯示弱。

“佐助,我教你运用查克拉是为了对付木叶的敌人,而不是为了欺负自己的同学,你回你自己的房间反省去,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什么时候再出来吃饭。”听到父亲的话,佐助拿没有挨打的手擦了擦眼睛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一回到卧室,佐助就扑倒自己的床上,把脑袋埋进枕头委屈的哭出声来。明明不是自己的错,明明他是为了保护鸣人,为什么父亲要惩罚自己?六岁的佐助越想越委屈,越哭越伤心,最后趴在床上哭着睡着了。

等佐助再一次睁开眼睛,月亮已经升的老高,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个不停。想要出去吃饭,可是想到刚才父亲打自己手板的事,心里又是一阵委屈。

这时,窗边忽然传来“砰砰”的声响,佐助拉开窗帘,就看见鸣人扒在窗户上傻乎乎的笑脸。

“你怎么跑来了?”佐助打开窗户让鸣人通过窗户爬进了屋。

“我怕富岳叔叔又罚你不准吃晚饭,就从家里拿着这个,给!”鸣人献宝似的从身上背着的小包中拿出了一个油纸袋子,“这是别人送给我们家的点心,我乘我爸爸妈妈睡着的时候偷偷拿出来的,你快吃吧!”

佐助打开袋子,里面是几个捏成兔子形状的丸子,沾着浓稠的酱汁,瞬间勾起了佐助的食欲。

“唔…你要么?”丸子果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吃,佐助嚼着嘴里的丸子,问着在一旁看着他傻笑的鸣人。

“我在家里吃过啦,如果佐助喜欢的话,下次我再给你带。”鸣人坚持要佐助吃下最后几个丸子,说道。

偷偷的吃过晚饭后,两个人便躺在佐助的床上小声聊起了天。

“话说鸣人你今天为什么和慎太郎他们打架啊?”想到今天的事情佐助低声说。

“我刚尿尿完从厕所出来就碰到他们了,他们说我爸爸是四代火影这么厉害我却连手里剑都扔不好,所以我一定不是我爸爸的儿子。”鸣人靠在佐助身边闷声说,“佐助,你说我这么笨会不会真的不是我爸爸的孩子啊。”

“笨蛋!”佐助打了一下鸣人毛茸茸的脑袋,“你和四代叔叔的头发都是金色的,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孩子啊!”

鸣人揉了揉被佐助打的地方,嘿嘿的笑开了,过了一会才说,“佐助,我以后一定要当火影哦!然后把所有告佐助状的人都拉去打手板哦我说!”

“笨蛋!火影是要保护大家的,可不是让人打手板的!”佐助有些老成的教育着面前的傻小子,可是想到慎太郎被啪啪打手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唔….反正以后我要保护佐助啊我说!”
“笨蛋!我以后会成为和哥哥一样厉害的忍者的!才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我不管!等我长大了要当火影,也要保护佐助!”

六岁的宇智波佐助和六岁的漩涡鸣人争执着一时忘记了要小声说话,一不小心让声音传到了父母的卧房。

“孩子他爸,你听佐助房间是不是有动静?”宇智波美琴似乎听到了自己小儿子的声音,问着正在桌前看文件的富岳。

“我刚才感觉到四代目大人的查克拉在附近,应该是鸣人来了。”

“啊~是因为担心佐助今天被你惩罚的事情吧,话说爸爸今天真的很过分,怎么能听信一面之词就当着别人的面打佐助呢?”

富岳听了自己妻子的话,终于抬起头,靠在椅子上揉了揉鼻梁,“佐助是我的儿子,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那种会欺负同学的孩子,但是对方是刚好是宇智波家的孩子,他父亲又是我的下属,如果我不这么做又会有人说我偏袒自己的孩子,也会说佐助仗着我是一族族长欺负别家的同龄人。”宇智波富岳顿了顿,接着说“而且,以后佐助和鼬,都是要成为宇智波一族的主心骨的,所以现在就应该明白,受得了委屈也是族长的责任。”

“责任不责任的,佐助才六岁,这些道理以后让他懂事了再学也不迟,话说等一下鸣人怎么回去啊,大晚上的万一有坏人……”

“等下如果鸣人要回去的话我在后面跟着就好,这点你不用担心。”宇智波富岳说着,又低头专心看起了文件。

等佐助的房间再次安静下来,宇智波美琴才轻手轻脚的推开了佐助卧室的门,却看见两个孩子已经头靠头在床上睡着了。收拾好还沾着酱汁的油纸袋子,帮两个孩子盖好被子,看着他们酣睡的脸,美琴忍不住笑了出来,看来等一下要给玖辛奈打个电话,说鸣人今晚要住在这里了。

“真是好呢,佐助,有一个这么好的朋友。”美琴忍不住捏了捏佐助的鼻子,小声说道。

“唔…..”六岁的宇智波佐助在半梦半醒间听见母亲的声音,轻轻应道。






Fin


名字是致敬EMI太太《十二岁白书》系列

话说写这篇的时候忽然想把这个拓展成一个系列,就写写两个人13岁、16岁、21岁怎么谈恋爱再同居结婚的故事......

评论(7)
热度(102)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