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十三岁白书

人物严重ooc注意!!

鸣佐少年体出没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

十三岁是个尴尬的年纪,曾经的男孩女孩们在这一年彻底摆脱了“小孩子”的身份,但是说是少年,他们年纪却显得有点太小。对于宇智波佐助来说,十三岁这一年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小小的拐点,而给他的生活带来变化的主要因素,就是他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虽然去年他们就从忍者学校毕了业,但好在他们又被分进一个小组,一整年都跟着那个每天拿着情色小说的不良上忍在火之国甚至其他国家完成各种任务。他以为这样的生活一直会持续下去,直到他们能够通过考试成为可以独立完成任务的上忍,但是上个月木叶上层忽然通知他们,他们的老师卡卡西被四代目大人指定为他的接任人选,而卡卡西带队的七班成员也会被打散编入其他小组,小樱直接被塞进了十班,鸣人因为能力在中忍里已经拔尖而插入了比他们高两个年级的小组,佐助自己却因为拥有特殊的血继限界而进入了一个专门处理特殊任务的小队。

原本十多年都和那个人待在一起,无论是被迫还是自愿,身边有漩涡鸣人的存在早已经成了宇智波佐助的习惯,忽然身边变成了新的队友,佐助总觉得不适应。当然让十三岁的他不适应的不仅是鸣人不再时时刻刻和他腻在一起,更在于鸣人在去年一年的改变。

自从去年鸣人从忍者学校毕业以后,四代目大人便开始在闲暇时间亲自教导鸣人,在他的教导下,鸣人学会了控制体内的九尾查克拉,这让他的忍术突飞猛进,短短一年就比肩被称为天才的佐助。强大的人总是受欢迎的,再加上鸣人乐天派的性格,让原本忌惮他的同辈都开始围在他身边,就连原本天天和他打架的宇智波慎太郎也和他成为了一起吃拉面讨论女孩子的关系。原本总是两个人一起做事情,现在总是有第三个第四个人的出现,让本来就不擅长和与人交往的佐助面对鸣人的那些新朋友总感觉有些尴尬。

索性以后就一个人吧。佐助这么对自己说

就像今天,和队友刚完成了一个跟踪目标测探情报的任务的佐助,回到木叶本想着叫最近休假在家的鸣人一起去吃饭,但想到他可能在和油女志乃洛克李日向宁次或者和砂忍的我爱罗在一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本身到木叶的时间就有点晚了,佐助在街上转了几圈又不知道要吃啥,最终还是拐进了以前总是和鸣人一起来的一乐拉面。

老板看到佐助这个熟客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知道他的口味还好心的给他的拉面里多放了好几块番茄,佐助也实在是饿了,谢过老板后就专心对付起自己碗里的面来,可是没吸几口就听见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大叔!点三碗味增拉面!”

漩涡鸣人和从前一样,人还没见到声音倒先进了门,直到老板笑着回应之后,他才掀开帘子探进身来。啊,果真后面还跟着带着墨镜没什么表情的油女志乃和红着脸的日向雏田。

“阿勒?!佐助你已经回来了?!怎么没来找我啊我说。”鸣人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佐助,叫道。

“回来晚了。”

“啊~明明是佐助的话,多晚我都会陪你的啊!”
鸣人的表情和声音都是满满的不高兴,却还是紧挨着佐助坐下,跟在他身后的两人也找好位置坐了下来。不过鸣人的小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一会就又恢复了平时的笑脸。

“呐呐~佐助你这个月七号有事情吗?”鸣人吸溜着面条含糊不清的对佐助说。

“七号是下周一吗…..应该没什么安排,怎么了?”

“这个月七号是牙的生日啊!我和志乃雏田打算给他办一个大大的生日party!佐助到时候你也来嘛!”

佐助一直都知道这个眼前的这个人一直都喜欢热闹,只不过在从忍者学校毕业之前他一直被划分为不太受欢迎的行列。但是如今他却已经是同辈里人缘最好的人了,搞聚会弄party什么的,他必然是愿意组织也愿意出力的,但是不知为什么,佐助的心里却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冒了出来,搅得他胃里泛酸,连吃饭的胃口都没了。本想直接拒绝,但是抬起眼就对上了鸣人那双写满了期待的双眼,佐助叹了口气还是答应了。

听见佐助答应了自己,鸣人更是笑开了,兴高采烈的和另外两人讨论起派对的各种事宜,三个人的声音瞬间充满了这个不过几平米见方的拉面铺子,把刚出完任务本来就精神疲惫的佐助吵得太阳穴都开始一跳一跳的疼。最后扒了几口碗里的面,佐助便起身告辞了。

因为佐助的小队执行的任务总是带有不可预知的风险,因此每次完成任务回来四代目大人都会体贴的给他们一个足够长的假期,而现在又是木叶最潮湿闷热的七月,佐助本想乘着休假好好在家休息几天,却没想到第二天就被同样休息在家的父亲早早的从床上揪了起来,囫囵的吃了个早饭就来到了宇智波一族的训练场。

虽然佐助在宇智波一族的同辈中一直都是最出众的,但奈何他有一个天才哥哥,以至于自己再怎么进步父亲都不满意,这几年更因为哥哥时常出一些一去就是好几个月的任务,父亲便把之前教导哥哥的精力全部花在了自己身上,以至于几天休息都变成了修行,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佐助都是和父亲在训练场里度过的。

连续几天的高强度修行虽然身体上很疲惫,但好处是不仅看清了自己原先忍术运用的一些盲点,更是让他完全没时间想一些乱七八糟让自己烦心的事情,以至于七号当天晚上自己一身臭汗的回了家看到已经在客厅里坐着等他的鸣人,佐助竟一时间想不起来之前和鸣人约好了要去干什么。直到鸣人提醒,他才想起来今天是犬冢牙的生日,就赶紧冲了个澡就与鸣人一道出了门。

出门没走两步,佐助又想起自己还没准备礼物,好在鸣人在一旁笑嘻嘻的说其实自己之前一直在忙也没有准备,不如他们一起买几瓶酒好了,反正聚会酒永远都不嫌多。

等两人带着买好的两箱啤酒和几瓶清酒到了派对现场时,人已经差不多来齐了。被人们称为木叶十二忍的几个人都到了,还有一些和佐助他们同级的人,加起来居然有小三十个。聚会地点也是在木叶西北的一个草地上,平时很少人来,闹起来不会扰民,环境又干净。草地上拼起了一个大桌子,桌子上摆着各种吃食,旁边居然还有乒乓球桌和不知道谁弄来的一个老虎机。

当鸣人把买来的酒搬上桌的时候,在场的气氛彻底热了起来。年轻的男忍们和几个能喝酒的女忍端起酒杯庆祝牙终于又老了一岁。几轮下去,抹蛋糕的、拼酒的、聚在一起玩游戏的都闹开了,直到凌晨,这个角落才安静下来。

聚会之后的接下来几天,宇智波富岳好像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幺子也是需要休息的,终于不整天把佐助留在训练场了,终于得空的他却忽然觉得一个多月的假期实在是太长,一下闲下来自己竟然不知道要干什么。想要找鸣人一起打发闲暇的时间,却被四代目告知鸣人已经接了一个去风之国的任务,估摸着少说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佐助坐在以前常去的河堤上,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压住从心底冒出的莫名滋味。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总爱对自己说“成长就意味着要学会忍受寂寞”这种话,小时候佐助并不明白这些话的含义,但此时此刻,他却好像能够参透其中的道理了。

躺在微凉的草地上,等着天空中的云飘过来把影子投在自己身上,就这样,佐助消磨过了一个下午,直到天边被夕阳映成了橘红色,佐助才慢悠悠的爬起来向家的方向走去。

这样的无聊的日子直到宇智波鼬回到木叶才结束。

宇智波鼬在佐助生日的前一天终于回到了木叶,那刚好是木叶最热的一天,父母在看完晚间新闻就早早睡下了,只有佐助因为早上起的太晚,现在实在睡不着,还在客厅无聊的翻着电视频道。

当佐助皱着眉头翻过了第七部肥皂剧的时候,宇智波鼬推开了家门。

“哥哥你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月底才回得来吗?”

鼬的身上还带着夏夜的潮气和一路奔波的疲惫,见了自己的弟弟却还是舒展开了笑脸。

“想着不能错过佐助的生日,就拉着队友跑的快了点。”

看到哥哥满脸的疲惫,佐助心里很是愧疚,可又忍不住喜悦。自从升了中忍,他和哥哥就很少能见到面,两人的休假也总是错开,常常是佐助还没到家,鼬就又有了新的任务。本身兄弟两感情就很好,好不容易能凑在一起两人本想躺在床上好好说说话,可没说几句鼬就因为实在太疲惫,靠在佐助肩头睡着了。

看着哥哥疲惫的睡颜,这将近一个月里,在佐助心底翻滚不息的思绪好像终于安静了一些。安顿好哥哥躺下,佐助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看着窗外明黄色的月亮,过了许久才终于睡着。

在生日的当天,母亲照例准备了一大桌子菜,父亲也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回家,生日礼物也是两份,父母的那份是父亲挑的忍术卷轴,“虽然你今年进步了不少,但是依旧不能懈怠!”佐助接过礼物时父亲还不忘严肃着脸唠叨一句。哥哥的礼物是一套志怪小说,佐助半年前和哥哥一起去书店的时候翻过第一本的前几篇,本想买来全套回家看,但看到价钱还是没舍得,没想到哥哥却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与家人在一起庆祝生日总是温馨却少了和朋友在一起的热闹与氛围,毕竟第二天不是休息日,父亲还要上班,所以一家人吃了一顿比平时丰盛的晚饭之后,聚在一起看了会电视就早早休息了,除了在分蛋糕的时候母亲随口笑着问了句“不知道小鸣人今晚会不会来”之外,似乎与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明明应该感到高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明天他就十四岁了,为了自己的生日家人都聚在一起,就连忙到一年回不了几次家的哥哥都为了自己特地赶回来,可是佐助的心里总觉得有一块地方空荡荡的。

翻了几页哥哥送的小说,墙上挂钟的指针就已经要走到“12”的位置了,强迫自己爬上了床,佐助却丝毫没有睡意。靠在床头看着时钟上的秒针一步步的往前跳,佐助心里的空虚感就越发膨胀开来, 睁着眼睛望着窗外的月亮,不知为何,明明温柔的月光却让佐助晃了眼,以至于窗边何时站了一个人都没有发觉,不知过了多久,佐助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人不是自己脑中的幻像,而是实实在在站在那里的。

漩涡鸣人带着好像在这样静谧的夜里有些不合时宜的明亮笑容,同过去很多年一样,在每年的这个夜里,站在佐助的窗边。

“唉?佐助你要睡了?我以为你会等我啊我说。”

在月光的映衬下,鸣人蓝色的眼睛似乎也闪烁细碎的光,虽然嘴上抱怨着,但脸上却没有丝毫不满。

佐助穿着拖鞋就轻车熟路的翻出了窗子,和鸣人往河堤走去。因为脚上是普通的棉布拖鞋,在木叶并不算太平整的路上根本走不快,稍微加快一点脚步,拖鞋就像要罢工似的脱离脚面留在地上。看着在身后和拖鞋较劲的佐助,鸣人反而变得心情大好,恶作剧一般扛起佐助,任凭佐助用脚尖踢着自己的肚子要求下来,也只是一路大笑着往前跑。

夜晚的河堤有一种和晨间完全不一样的风光,又是盛夏,蛙声伴着蝉鸣扫去了平日的嘈杂。两个人只是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佐助心里憋了许久的愤懑情绪就消散了不少。

“不是说下个月才能回来的么?”

“因为不想错过佐助的生日啊,就赶紧赶回来了,好在还是在12点之前赶回来了啊。呐,这个给你,生日快乐,佐助。”

鸣人从随身带着的忍具包里取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佐助。解开缠绕在盒子上的缎带,一只黑色的苦无在月光下盈盈的闪着温柔的光。

无论是黑曜石制成通体剔透的刀刃,还是手执部分精细的雕花,都在像佐助宣告着这柄小小的苦无价格不菲。

“三月份去风之国执行任务的时候在一家专门卖黑曜石的小店就看到了,当时就觉得和佐助很配,但是当时因为是出任务就没带什么钱,好在这次去它还在。”鸣人看着佐助没动声就解释道,末了还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喜欢么?”

很贵吧,在手指接触到黑曜石的刀刃上,这句话几乎就要从佐助嘴里蹦出来,可看到鸣人满是期待的眼神他还是咽下了口中的疑问,勾起了嘴角。

“很喜欢。”

看着佐助的笑容,鸣人好像终于舒了一口气,倒在草地上笑了起来。

“我一路上真的超--担心啊我说,担心赶不上佐助的生日,担心我的礼物你会不喜欢,”说道这里,鸣人忽然顿了顿,过了许久才继续说道,“还担心万一我回来看到你举办了一个超大的生日派对……”鸣人说到这忽然停住了,只是低着头貌似专心致志的玩弄着手指。

“唉?担心错过生日派对么?”听着鸣人这最后一个担心,佐助感觉自己好像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莫名的问出声。而鸣人却红了脸,撇过头依旧抠着自己的手指,过了好久才鼓起勇气一般转过头来。

“因为…..因为之前佐助的生日都是像这样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今天有了其他人我会觉得….我和其他人一样了啊……啊!!我知道我是笨蛋所以才会有这种想法啦!!佐助你不要再笑啦我说!!!”

漩涡鸣人像一只被主人丢弃了的巨型金毛犬一样,用一双蓝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忍不住笑出声的佐助。

“明明以前都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可是忽然佐助身边就有了其他的同伴…..上次你去老爸办公室述职出来的时候,其实我就在你们后面…..本来想出去叫你等下一起去吃饭的….可是看你和你的同伴讨论的忍术和作战技巧什么的,我都没听说过根本不知道怎么加入你们……就没跟上去叫住你……”

看着鸣人那似乎都要从身体里溢出的怨念,佐助笑着用手指狠狠的在他的脑门上戳了一下。、

“果真是笨蛋啊…...我也是.....”

最后几个字,佐助几乎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出,却被眼前的金毛大犬完完整整的捕捉到了。刚刚还满脸委屈的脸瞬间又被笑容占满,漩涡鸣人“嘿嘿嘿”的在一旁笑了出来。

“果真最喜欢佐助了啊我说”

“笨蛋!别扑过来啊!”宇智波佐助想摆出嫌弃的表情把埋在他的胸口蹭作一团的金色脑袋推开,可勾起的嘴角却出卖了他的真正的心情。

然而无论是真的因为自己力气不如人,推不开这个紧紧搂着自己的家伙,还是压根没想真的推开他,佐助最后还是任由鸣人双手环着自己的腰躺在草地上。

已经是深夜,木叶已经沉浸在了夜色之中,只有月亮和星星为两人撒下温柔的光。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心里的结终于打开了,漩涡鸣人抱着佐助没一会就睡着了。

看着鸣人的睡颜,佐助心里那块时而犯着苦涩时而空荡荡的地方忽然就变的柔软又甜蜜,不想去考虑明早父亲发现自己不在家会不会生气,也不想去考虑明早有路人发现他们两个大男孩用这种姿势在这里睡着会不会引来非议。

反正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就任性一回吧。

佐助这么想着,也微笑着,闭上了眼。




fin

本来想写的有趣一点.....可是发现可能是因为我已经离13岁太久了写的超级困难啊....13岁的男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啊....已经完全不知道了.....如果有什么情节不妥请大家就当木叶的男孩子比较早熟或者比较幼稚吧.......依旧是小学生文笔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90)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