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十年(《错位》番外)

这篇主cp是鹿井!请不吃这对西皮的妹子注意避雷!!

但是有一丢丢鸣佐剧情,请看到鹿井tag点进来的妹子注意避雷!!

依旧是佐助性转注意!

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

喂!!鹿丸笨蛋!!快一点!!再晚那边就要关门了!

麻烦,到底是要去哪里啊?

-----------------------------

当被井野的短信震醒的时候,鹿丸好久才回过神来。

“下个周六我就要结婚了,你来吗?”

时隔八年后再一次收到井野的信息,信息上却只有短短几个字。

说实话,鹿丸在他们分手之后很多次冷静的给自己分析,他与井野之间并不算深爱。的确,如果算上互不联系的这八年,他与井野之间已经相识了足足有28年,这虽然是他们生命走过的年份,但是在初中之前,他们只是朋友,在初中的时候他们是冤家,直到到了高中他们才成为情侣,从高一的寒假成为恋人到大二分手,也不过四年多。普通的、只有四年多的校园恋情,实在算不上多刻骨铭心。

但看到短信时,鹿丸还是有好几秒胸闷的喘不过气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中午了,鹿丸挣扎着起了床。从冰箱里拿出手鞠出差前给他准备好的速食品,放在微波炉里加热。

我是不是也应该结婚了?看着微波炉里转呀转的速食盒子,鹿丸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他以前从未想过要结婚,即使他打心眼里认为他现在的女人是他这辈子能找到最适合的女人,他也没往结婚那处想,而手鞠作为大家族的长女,性格也比一般的日本女人来的更独立,两人相处了也有八年了,却默契的谁都没提结婚这事。

这次速食品不太合口味,鹿丸拨了几下就没了胃口,想了想还是拨通了手鞠的电话。

“下周你能回来吗?我下周六要回一趟老家参加婚礼。”

“嗯?应该回不去这边的项目还没结束,你要参加谁的婚礼?”

“井野的。”

“她原谅你了?”

井野在电话那头调侃的笑着,留给鹿丸的却只有默然。

混乱,这大概就是鹿丸对他人生中第一段感情的评价。

开始的时候就是糊里糊涂的,因为两个人高中一直在一个班,关系又亲密,班里的其他人都默认他们是一对,而他们明知道不是那种关系却都没有去澄清。高中第一学期结束的班级聚会,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鹿丸被惩罚去吻井野,那晚之后两个人就真的成了情侣。没有告白也没有承诺,就连在一起之后的相处方式都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是在他送井野进家门时,挥手告别变成了亲吻。

那个时候,其实鹿丸真的想过就这样和井野过一生了。两人是从小的朋友对对方都是知根知底,两家父母又是至交,这样要是分手,不说这么多年的朋友没有了,两家的父母也会不乐意。但没想到,真到分手的时候,分了也就分了,分手了之后就真的八年不见,两家父母就算向他们施压,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不可能分个手就断绝关系。

其实那个时候算是鹿丸不长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井野的性格在同龄女生里义气又爽利,和鹿丸的性格刚好互补,两个人在一起后虽然也时常吵吵架,但井野这方面是个粗线条,鹿丸也不是爱计较的性格,往往上课前生气,下了课就又好了。

但是自从自己到了东京一切就变了。他曾经以为东京距离井野上学的城市坐新干线不过六个小时车程,这点距离不会改变什么,但不知为何,井野开始变得敏感多疑,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两个人吵得天翻地覆,更是动不动就提分手,吵架之后的冷战也是少则一周多则半个月,有是更是要鹿丸亲自去井野的学校跑一趟,这场争吵才能真正结束。

最后,在一次争吵中井野再一次提了分手后,鹿丸觉得累透了,浑浑噩噩的被同学拉去了酒吧,在那天的酒吧,鹿丸第一次遇见了手鞠,也是在那天,鹿丸借着酒劲和手鞠滚上了床。

鹿丸不认为自己是喝晕了把手鞠认成井野才会在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发生关系,但当第二天鹿丸睁开眼睛看到手鞠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时,他还是下意识以为自己怀里的是井野。而手鞠只是笑笑,穿了一件他的衬衫,就下床去弄吃的,还嘱咐自己再睡一下,等弄好了饭再叫他起床。

就是到了那个时候,鹿丸的心里不确定的,即使聪明如他,他不知道自己和井野到底怎么了,也不知道他和手鞠算不算已经开始了。

但有时生活比小说要更狗血。他在快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敲门,当他听见井野的声音,赶紧穿上裤子冲到玄关的时候,就看见提着一袋子土产的井野呆呆的看着穿着自己衬衫拿着锅铲的手鞠。

三个人尴尬了不知道多久,就当鹿丸以为井野要哭出来的时候,她却笑了。井野笑着说不知道鹿丸君有了女朋友就这么来了真是冒犯了,这些特产是鹿丸的妈妈托她带来的,说自己等下还有事就不打扰了,然后转身拉开了门。

当井野消失在门后之后,手鞠才笑着说那个女孩看起来很喜欢你啊,问他要不要去追。

而鹿丸到底还是没有追出去。

他和井野的爱情,就像那没有告白的开始一般,没有告别就结束了。

---------------------------

你要选多少年的?

唔.....十年的吧!

---------------------------
井野周六的婚礼,鹿丸请了假周三中午就到家了。

一到家,就明显感觉家里气氛不对,鹿丸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年他和井野分手时,他的父母就一年多没给自己好脸色,现在井野要结婚了,想必父母心里又不舒服了。

午饭的时候,母亲念叨着井野的准新郎是名牌大学的医学博士,长的也是一表人才,末了还不忘问鹿丸准备啥时候和手鞠结婚。以往被母亲催婚的时候鹿丸总是敷衍着说过几年,今年可能是烦了,他没说话,赶紧吃完饭就回了房间。

可母亲好像偏生不让自己好过,没过多久又把他从屋里揪出来,将装着好几个礼盒的袋子递到他手上,说是给井野的结婚礼物,让他给井野家送去。

井野家离自己家只有一个街道的距离,即使用了最慢的速度,鹿丸还是十分钟就走到了。给他开门的是井野的妈妈,井野的妈妈比鹿丸记忆里好像老了一些,眼角的皱纹比记忆里更明显了,只有笑容还是一样和蔼。她谢过了鹿丸家的礼物,又告诉她井野请了假,早上还在家老老实实待着,吃了午饭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鹿丸在井野家喝了一杯茶就告辞了,出了井野家门,鹿丸才想起来,井野的父母,自己也是八年没有见了。

还是午休时间,街道上没什么人,鹿丸却不想回家,在街道上绕了几圈,还是转到了以前经常和井野来水库旁。果不其然,自己八年未见的那个人,正坐在水库不远处的草地上。正当鹿丸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时,井野却看见了他,大大方方的向他招了招手。

“嘿!你怎么来了?”井野远远地向他笑着,那笑容一如多年前她每每看到他就会泛起的笑容。

鹿丸耸了耸肩,在井野身边坐了下来,才发现井野身边有一大袋酒,还有几罐啤酒已经被她喝空了。
“我妈让我去你家送东西,出来就想在附近转一转。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啊?”

“佐井君,啊~就是我未婚夫不让我喝酒,以前都是偷偷的喝,现在不是要结婚了嘛,住在一起想偷偷喝酒都难了,刚好今天下午没啥事就想来这边自己喝几口,你要么。”说着,井野就递给鹿丸一罐啤酒。

几大口冰镇的啤酒下去,把鹿丸心里有些烦躁的情绪浇灭了。水库旁的草地,是他和井野上小学之前就经常来的“秘密基地”,每次一有空他们就爱往这里跑,有时还有他们共同的发小秋道丁次,三个人先是吃吃带来的东西,吃饱之后就并排躺在这里聊天。自从他和井野在一起后,丁次很自觉的不再经常和他们混在一起,三个人聚会也变成了两个人的独处。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在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龄,好像未来什么事情只要敢想就会实现。鹿丸已经不记得多少次,井野躺在自己的怀里,说着以后赚钱以后要去旅游的地方,说着以后想找什么样的工作,说着等毕了业就结婚,说着要办什么样的婚礼…….而现在,他们都没有做当初天马行空想象出的工作,那些被他们列入以后一定要去旅游的地方,他们也一个都没有去……

两个人像久别重逢的老友,随意又惬意地聊着这些年遇到的事情,有自己的也有他们曾经好友的,气氛好的让鹿丸甚至有一瞬间的恍惚,直到好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沉浸在初恋的甜蜜里的毛头小子,而井野也不是那个裙摆飘飘的少女了。

将最后一罐啤酒喝完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沉到天边了。虽然啤酒度数不高,但喝了这么多,鹿丸还是觉得有些晕了,转头看了看井野,发现井野的脸也变成了微醺的粉红。
“要回家吗?我送你。”鹿丸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而一旁的井野却摆了摆手。

“不了,我家那位也快下班了,等下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接我就好了。”说着,笑着同他道了别。

--------------------------

你写了什么呀?

无非就是对以后工作生活的希望之类的,你呢?

嘿嘿,不告诉你。

--------------------------

井野的婚礼在教堂举办,所以并没有请太多人,到场的除了双方亲戚,到场的都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其中自然有不少他们的高中同学。

所有人在高中毕业之后都各奔东西,今天却借着这个契机又聚在了一起,让鹿丸心生感慨。

八年的时间给每个人都刻上了不一样的痕迹,除了时不时去东京找他出来喝酒的丁次,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和鹿丸记忆里的他们有了偏差。

不过其中最让人惊讶的还是漩涡鸣人了。当初所有人都没想到那个早就出柜的漩涡鸣人居然是他们同班里最早一个结婚的,而结婚对象还是和他青梅竹马的宇智波佐子。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就有好多人恶意的猜测两个人是不是形婚或者鸣人干脆是骗婚,可没想到现在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

不知为何,他们这个班里现在还是单身的人不少,所以抱着女儿的漩涡鸣人在人群里格外扎眼。小女孩还不到一岁,黑头发黑眼睛长得格外像她妈妈,可性格却是像了鸣人,谁抱都不哭,逗一逗就咯咯咯的笑。长着漂亮脸蛋又一逗就笑的小姑娘可是心疼坏了周围这群叔叔阿姨,恨不得每个人都要抱一下她,也是托了她的福,本来很多好久没见的同学三来两去也热络了起来。

直到穿着婚纱的井野被父亲牵着手来到会场时,周围才安静了下来。

在鹿丸和井野在一起的那几年,甚至之前,他都不止一次在脑海中悄悄描绘井野穿着婚纱的样子。但是今天,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想象力是如此贫瘠,穿着雪白婚纱的井野比他任何一次的想象中都要美丽。

她微笑着,看着那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人。

井野的父亲红着眼眶将井野的手交给了新郎,他们在耶稣的神像面前说了对彼此忠诚的誓言。所有人都怀着最美好的祝愿看着这对新人,周围的几个女孩甚至已经开始抑制不住抹起了眼泪,弄的鹿丸的鼻子也酸酸的。

“别哭,”一旁的丁次用嘴角对他说到,“这可是井野的婚礼。”

我可没打算哭,鹿丸心里想着,用手肘狠狠的捣了一下丁次圆圆的肚子。

婚礼结束后本来几个高中同说说要一起聚一聚,找个地方去唱k喝酒,鹿丸却不想凑这个热闹,只是和井野打了个招呼就借口身体不适一个人回了家。

出了教堂,鹿丸下意识想点一根烟,但四周都没有吸烟区,只能把已经叼在嘴里的香烟又放了回去。教堂到家里并不算近,走路的话需要一个多小时。可不知道怎么,鹿丸不想坐车,就这么晃晃悠悠走路回了家。

到了家门口天已经又些暗了,却看见有个打扮奇怪的中年人扶着个自行车,站在自家门口。中年人穿着一个和自己年龄完全不符的文化衫,文化衫前面画着一个卡通蜗牛,背面写着“蜗牛慢递”几个字。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鹿丸试探着走上前问道。

“啊!你好!请问奈良鹿丸先生是住在着吗?”

“我就是奈良鹿丸,请问你是…..”

“奈良先生你好,我是蜗牛慢递的员工,这里有您的信。”听到自己就是奈良鹿丸,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紧接着又递给了他两个画有蜗牛图案的黄色的信封,看到这两个奇怪的信封,鹿丸先是愣了好几秒,才隐约想起来他们高中毕业那一年,井野是拉着他去了一个所谓慢递公司的小店,说是可以给多年后的某个人写信,写的信会由小店保管等到了时间再替写信人发出,鹿丸和井野花了2000日元选择了十年的年限,鹿丸记得自己是写信给了自己,却没想到井野把信寄给了他。本以为这不过是个噱头,却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他居然真的收到了这样信。

“鹿丸先生你还住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我今天跑了一上午有一半按地址都找不到人了,那么,谢谢您的光临,希望您能和十年之前的某个人交流愉快。”说着,男人朝他鞠了一躬就跨上车走了。

鹿丸看着手中的两封信,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回到房间,他才打开其中自己写的那一封。信是少年时的他写给十年后的自己的,信上满是少年人对未来的畅想,读到最后他居然发现,除了最后“和井野结婚,生两个孩子”没实现外,其他的都实现了七七八八了。

“你那个时候真的很喜欢她啊,”鹿丸对着薄薄的信纸,像是对着十八岁的自己说着,“可惜你要失望了,她今天嫁给别人了。”

怀着复杂的情感将这份自己写来的信看了好几遍,鹿丸才下定决心拆开了十八岁的井野寄来那一封。
与鹿丸的信不同,井野的那封只有寥寥几个字。

鹿丸大笨蛋,我嫁给你了吗?

鹿丸看着这几个字,忍不住笑了出来。

“笨蛋,你才是笨蛋。”

他笑的太厉害,笑到他自己都分不清这句话是在对谁说,笑到他说着这话都带着颤音。

他笑着笑着,最终还是哭了出来。

fin

--------------

这篇番外在我决定在《错位》里些鹿井的时候就有在构思了

首先声明我对鹿丸是很爱的,我觉得鹿鞠作为官配算是ab描写的相对最好的一对了,不过还是抵不过我一颗爱幼驯染的心啊.....

其实这篇里面的设定井野就是漂亮的普通女孩子,鹿丸是聪明的普通男孩子,他们遇到了异地恋情侣们都会遇到的问题,但是没有好好解决最后分手了,无所谓谁对谁错,只是当时太年轻。

评论(38)
热度(109)
  1. 神隐乔家小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眼泪汪汪,这可能就是最美好也最遗憾的事吧
  2. 琉歌乔家小尘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以为是鹿井结果是鹿鞠😭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