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未完待续(cp好茶,给干物小天使的生日贺文)

其实小天使是14号的生日....一篇贺文我居然憋了半个月才憋出来..... @干物早晚会成为触的! 小天使我对不起你.....

以及我这个露中党写出来的好茶果真不好吃......

其实我是想写朝耀的...但是写出来感觉更像朝耀无差.....

虽然晚了...还是祝小天使生日快乐,新的一岁要天天开心呀!!

最后未完待续是指sir和老王的故事未完待续


----------------------------


“所以您就这么一个人被困在山洞里饿了两天?”

王耀坐在山洞里那一团好不容易的才升起的火堆旁,皱着眉头问到,而面前的那个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用不可思议的优雅仪态快速的吃着一块压缩饼干。

直到手中的压缩饼干被消灭殆尽,亚瑟·柯克兰才开口道:“你不也是一个人么,王。”

“首先,我带够了食物和水,也没有像您那样崴伤了脚。”王耀伸出了一根手指,“其次,我的弟弟妹妹就在山下接应,如果我的定位长时间不待在原地不动,他们会立马向当地的机构请求救援。”王耀伸出第二根手指。“我不明白是什么让一向谨慎的探险家柯克兰先生如此冒险不带任何应急措施一个人跑到这样的深山里。”

“我想我来的目的和你是一样的,探险家王耀先生。”亚瑟低着头慢慢地喝着王耀递过来的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听到亚瑟的回答,王耀却笑了起来,“你别告诉我你也是为了’真爱之心’!我可不相信大名鼎鼎的柯克兰会为了这种东西差点丧命。”

“你不是也来了?”

“我只不过是刚好和家里人来这里度假,昨天听这里的当地人说了个这么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故事,所以打算上来看看,”王耀耸了耸肩,“‘所罗门王的至宝,得到它的人就会得到心上人的真心’,这种不知道是不是只是传说又不知名的宝藏就算找到了也不会……莫非柯克兰先生是想找到它,用他获取某位姑娘的真心?”

听到王耀的调侃,亚瑟·柯克兰非但没有反驳,反而只是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水壶,沉默不语。

“嘿,三个月前您订婚的消息不是已经占着卫报的娱乐版整整一页的版面吗?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叫不要’看着眼里的吃着锅里的’。”

“Alicia上周和我分开了。”过了好久,亚瑟才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

这个消息让王耀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他半张着嘴在“天涯何处无芳草”和“她一定还爱你,努把力把她追回来”之间犹豫了许久,最后却只能用干巴巴的声音说抱歉。但柯克兰好像并没有觉得受到了冒犯,用自嘲的口吻继续说着,“其实求婚是最后的手段,这一年来我们就一直为一些事情争论不休,求婚只不过是为了让她留下来,可是,她最后还是走了。”

山洞外面风雪依旧呼呼的吹,冬天的美索不达米亚并不比北京或者伦敦暖和多少。山洞里火堆愉快的噼啪作响,可是王耀和柯克兰周围的空气还是像冻到凝固了。

王耀搓着冰凉的手指,努力想找话题打破僵局,可想了一圈,发现并不熟悉的两个人好像只能聊一聊这糟糕的天气。

“话说,这暴风雪我看到明天之前应该都不会停了。”还未等王耀开口,柯克兰先一步说道,“你有带什么御寒的东西吗?”

听到亚瑟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王耀松了口气连忙说道:“我走之前我妹妹硬塞给我了一个超大的睡袋,柯克兰先生要是不介意的话今晚可以和我挤一挤,刚好能把你之前的衣服烘烘干。”

说着王耀便把睡袋从背包底下抽了出来。

每到这种时候,王耀总会感谢自己有个爱唠唠叨叨管家婆一般的小妹,王梅梅硬塞给他的睡袋是个超大号的双人睡袋,用压缩袋装着的时候看不出来,一放了空气就快速膨胀成了即使是他和柯克兰两个大男人睡进去也不会觉得挤的大小。

看着外面月亮的角度,王耀推算现在已经是大约凌晨一点了,明明身体上很疲惫,可他还是怎么都睡不着,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虽然亚瑟·柯克兰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但是王耀确定他也同自己一样还是清醒的。

“柯克兰先生,明天你是要继续上山还是返回呢?如果你要回去我可以把我的备用GPS给您,我的就在山下往西不到五公里的旅馆里,你可以找他们,我会写纸条让他们帮您打理回英国的事宜。”

“这里离山顶不远了,我明天继续上山。”过了许久,英国人才睁开眼睛,盯着黑黢黢的洞顶,说到。

「上帝一定用了同一种颜色创造了绿宝石和他的眼睛。」

看着亚瑟·柯克兰的眼睛,这一句不知从哪看到的语句忽然从王耀的脑海里跳了出来。这双翠绿色眼睛此刻正因为爱情而流出了悲伤的点点星光,这微弱的光却直直照进了王耀的心里。

王耀不知道应了声什么,只是转过身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赶紧睡。

第二天,第一缕阳光照进山洞时,两人就在几乎同一时间醒了,啃了几口昨天剩下的压缩饼干,收拾了一下散落一地的东西,二人就继续向山顶出发。

暴风雪已经完全停了,他们正在攀爬的这座山也并不险峻,即使山体的大部分已经被白色覆盖,但时不时出现的植被也避免了两人得雪盲症得危险。两人登顶唯一的困难就是亚瑟这受伤的脚。

“真的很抱歉,王。”在一个小时内,亚瑟第三次要求休息的时候,他万分抱歉地对王耀说,“不如你先上去吧,不用管我。”

“上来吧。”

亚瑟低着头,揉着已经痛到麻木的脚踝,耳边听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的应允,而是脆生生的三个字。抬起头,就看见中国人已经背对他蹲在地上。中国人的肩膀看上去比总是被人说瘦弱的自己还要单薄,即使自己已经被右脚上的疼痛逼出了一头冷汗,亚瑟还是立马拒绝了。

“上来吧,我不可能丢下你一个伤员在山里,如果你不上来我们就算天黑也到不了山顶。”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亚瑟才终于被说动,小心翼翼的爬在了王耀的背上。虽然两人已经把大半行李都留在了原地只留下了必需品,可一个男人加一个包的重量还是把王耀压的一时有些喘不过气来。

冬日的阳光从透过干枯的枝桠洒在王耀的脸上,额角的汗水变成一点碎光,划过脸颊掉落在地上,看的亚瑟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情绪。

“很累么?累了就把我放下吧,我的脚已经好多了。”

“没关系,”王耀的声音刻意的提高了一点,“你还不如我家濠镜结实呢,当初他生病都是我背着他往医院跑。”

好在,山顶并不远了,王耀脚程也比两个人走走停停快很多,不出一个钟头,两个人就看见了山顶,也是直到这时,王耀才终于让亚瑟从他的背上下来。

“我的上帝,这些是什么!!”两人刚登上山顶,亚瑟就忍不住叫出声。

所罗门王的宝藏,只在最严寒的冬日降临,所见之人终能得到心中之人的爱情。

王耀在登上山顶之前无数次的想象过所谓只有冬天才回出现的宝藏到底是什么,可真正见到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象力是多么匮乏。

明明山下是一片被冰雪覆盖了的苍白,而山顶却是零星翠绿点缀的一片热烈的红。这一片只有盛夏才可能出现的繁花,此时被透明的冰温柔地包裹着,在这本应枯萎的季节,留下了它最美的姿色。

“这就是….”王耀觉得自己的声音又些沙哑,清了清嗓子才在开口,“这就是所罗门王的宝藏,这些到底是怎么形成的?”王耀弯下腰,伸出食指扶上了在阳光下璀璨的花瓣,“虽然我在大学旁听过天气学的课程,但是这我实在是想不通,不过我敢肯定教我们那门课的小老头看了这个肯定会兴奋的给每一届学生都说一遍的。”

“我大学学的是生物,就更不可能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亚瑟看着这片闪烁着如同红宝石一般光芒的花也出了神,“我只能看出这些是柳兰的一种,不过这为什么会是所罗门王的宝藏?”

“也许是因为,能看到这一片花海的情侣最终都会终成眷属?或者是当初有什么历史上著名的什么人在这里求婚成功?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见过那个伟大的所罗门王的至宝了,我现在就是后悔怎么没有带相机上来,否则这值得我吹嘘一生了。”

“即使没有照片作证你也可以吹嘘一生,有我作证,”亚瑟想着勾起了嘴角,“也许哪天我可以开一个茶会,叫上业内的同僚,一边喝茶一边说今天的际遇。嗯,我甜点做的不错,到时候我还能烤一点司康,你觉得怎么样,愿意参加我的茶话会么,耀?”

听到英式甜点,王耀忍不住想到了自家幺弟做的那些甜到齁的小面饼,但看着亚瑟那双比绿宝石还要耀眼的绿眼睛,王耀还是弯了眼角。

“乐意至极,亚瑟。”



fin

评论(17)
热度(16)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