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Rose and Jewelweed(哨向AU)

人物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我的麒麟臂终于伸向了欧美三大设2333


------------------

“喂?这里是宇智波......”

在床头的手机响了第十三声之后,佐助终于费力的滑开了接听键。

“我是卡卡西,佐助你已经睡了么?”

听见是那个不良向导的声音,佐助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挂钟的时针不偏不倚刚好指到“3”。大半夜被电话吵醒,即使是佐助,也不免会觉得心底有些躁郁,但对方是那个看似吊儿郎当实则及其稳重的首席向导,想必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绝对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情况,所以即使被扰了清梦,佐助还是压下了心里那点情绪。

“嗯,怎么了?有任务?”佐助努力起身,下意识的摸了摸放在枕头下的沙漠之鹰,却没想到对方提到了一个让佐助打心眼里讨厌的名字。

“啊…..算…也不算.....漩涡鸣人你还记得吧?”

怎么会不记得。

就算只是听到这个名字,佐助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佐助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但他的不好相处只是在于待人太冷淡,相熟的人还好,不了解他的人总会被他的冷淡吓跑,但自从佐助从觉醒进入塔里到现在,真正与他交恶的人佐助可以确定个数为零,但是漩涡鸣人却成功完成了这从零到一的突破。

但凡对哨兵向导有一点了解人都不会认为哨兵与向导之间有可能相互厌恶,男人和女人之间可能会因为性格原因交恶,但是对一对哨向,尤其是一对匹配度很高的哨向,他们相互厌恶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因为二者之间有着天生的吸引力,他们对彼此的需要是刻在基因里的本能。所以鸣人和佐助的配对失败,可以说是让塔里的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在见到漩涡鸣人本人之前,佐助就已经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了。那个人和佐助一样,出生于哨向家庭,父亲还是上代首席哨兵,而他自己也是一觉醒就被评定为A级哨兵,三年的训练后又被提为S级,成为了木叶塔里最年轻的S级哨兵。

哨兵的评级越高,意味着能力越强,五感越敏锐,但同时也意味着爆发结合热的时间越早。所以作为塔里的主要战力之一的漩涡鸣人虽然刚过20就被安排和各路向导配对,而佐助,作为木叶塔里唯一一个还未结合的S级向导,自然也在那份长长的配对候选人名单之上。

其实佐助知道塔里的高层对他和漩涡鸣人的这次写作配对读作相亲的见面抱有极高的希望。哨兵一但有了绑定的向导,作战能力会大幅增强,在任务中受到伤害的可能性也会大幅降低,再加上实验室测出两人的匹配度高达99.3%,这说明两人几乎没有配对失败的可能,见面只是走个过场,说会话就可以直接洞房结合上战场了,佐助的那个身为现任首席哨兵的远方小叔已经开始张罗着给他们找合适的房子同居了,但是现实却给所有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遇到他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想跪倒让他插进来。”

佐助至今都记得在向导学校的宿舍里,那个高年级的向导同他们讲这句话的神情,羞涩却又狂热的,佐助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学长说起和自己结合的哨兵时的神情活像一只交配过后的雌兽,这让佐助忍不住觉得恶心和恐惧。

如果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那和动物有什么两样?哨向之间的吸引是本能也是诅咒,有太多年轻的哨兵向导因为本能的吸引绑定在了一起,可到了老年失感的时候又因为失去了那种吸引而产生各种问题,轻则关系破裂,重则大打出手,无论哪种都是悲剧。更让佐助无法忍受的是,他没有办法接受作为男人的他,有一天会躺在另一个人身下求欢。

好在,佐助一觉醒就是S级向导,由于级别太高,低级的哨兵匹配指数连能达到30%的都没有,而塔里为数不多的几个高级哨兵和他的匹配度也只有40%左右,而唯一一个和他匹配度超过50%的哨兵还是自己的叔叔。

虽然他这种难以找到高匹配度哨兵的体质让他被迫收到了很多同情的目光,但佐助还是暗自希望能够保持现状,进塔三年多都没遇到匹配度超过60%的哨兵,也让他暗暗庆幸可能这辈子他真的不用和哪个哨兵绑定了。

可漩涡鸣人的出现打破了佐助才持续了没多久的幻想。

以前,哨向之间的吸引在佐助的眼里只是一个抽象的感念,直到被自己的小叔兼上司的宇智波带土拽着胳膊强迫着来到了配对用的特殊办公室时,他才真正感受到了这种吸引力的可怕。

即使之后的20分钟,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两人完美的诠释了“相看两厌”这个词语的含义,但是此刻,站在门外的佐助真真实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吸引力。自己的精神触梢好像被门里的哨兵所吸引,不自觉的向门里探去。向导的五感并不比普通人好,但是不知为何佐助却好像嗅到了那个哨兵的气息,阳光混合着汗水的气味,并不好闻,却在佐助的身体里勾起了一团火,佐助在门外深呼吸了好久才控制住自己不冲破房门直接向那个未曾见面的哨兵扑过去。

然而真的见到了门里的人,又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金发的哨兵见了他先是愣了两秒,就往椅背上一靠,脸上浮起了不满的表情。

“什么嘛,没有小樱可爱,也没有雏田可爱,切,连佐井都不如。”

这是漩涡鸣人第一次与宇智波佐助见面说的第一句话。这句话瞬间将佐助熊熊燃烧的欲火变成了更炽热的怒火。以佐助的性格,若是别人他一定会冷哼一声然后转头走掉,但是也许是因为在第一次见面就说自己不如其他向导或许又是因为那个人拿他和女孩子相比较触到了自己的逆鳞,那天的佐助心里憋了一口气,这口恶气让他非但没走掉,反而面带嘲讽的反驳到,

“日向雏田是哨向世家的大小姐,虽然还没有绑定的哨兵但是人选已经定下了,日向宁次虽不及你只是个A级,但是你想和日向雏田结合,他们日向家那一大家子哨兵你估摸着也应付不来。小樱……她是还没结合,不过我听说你之前追了她好几年,人家要是真喜欢你,想必有着哨向特有的吸引力你也不至于几年时间都追不到,至于佐井,”佐助顿了顿,脸上的嘲讽更深了几分,“佐井虽然只是个B级哨兵,不过再怎么不济也是个哨兵,如果你就喜欢哨兵,那么等下我就可以给首席说一下,让你去特殊性向科报备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和你一样喜欢哨兵的哨兵。”

佐助的这一连串话一抛出来就得到了鸣人一连串的反击,在两个人用言语相互攻击了近20分钟之后,终于以佐助忍无可忍摔门离开而告终。

“喂?佐助你在听吗?”卡卡西的声音把佐助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嗯,我在听,他怎么了?”

“结合热....昨天下午开始的,塔里把所以B级以上没结合的向导的资料和血液样本都掉过来了,没有一个匹配度超过60%的…虽然你和他之间…..不过如果你不和他结合….过了24小时…他就危险了….”

佐助此时已经完全醒了,他的精神体,正睁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端坐在他的膝盖上,佐助伸手揉了揉它毛茸茸的脑袋,而那只黑猫也好像安慰似的温柔的用脸颊蹭了蹭佐助的手臂。

“所以...佐助...你的想法是....”

结合热.....

佐助用手指捏了捏眉角,脑海里哥哥去世时的样子又浮现了出来.......

“我知道了,我一个小时之后到。”佐助沉默了一分钟,终于下定决心说。

“喵~”黑猫又些忧心的看着他,而佐助只是无奈何的笑了笑,捏了捏它软软的耳朵,翻身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


“早到了十五分钟,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一走到静音室所在的十七楼,坐在电梯口长椅上的卡卡西就掐了手中还剩半截的烟,哑着嗓音对他说。

“我说过我会过来。”佐助看着他的眼睛,看不到平时的漫不经心,反而是实打实的严肃,甚至有点紧张。

“我知道你们性格不对付,但是这次是情况紧急,其他的向导匹配度太低就算结合了也解决不了结合热的问题….如果结合了以后你们实在过不下去我就帮你们联系能做断开结合手术的医师,费用由塔里出….还有….我让带土在楼下的休息室里睡着了,如果出问题就立马上来….”

看着卡卡西皱着眉头的样子,本来已经平复下心绪的佐助也开始又又些不安起来。

“我现在进去?”

佐助拽了拽自己的衣角,刚迈开步子却被卡卡西拉住,手里被塞进了个小瓶子。

一瓶未开封润滑剂。就算此刻佐助的确是自愿去“献身”的,看了这东西还是觉得又些窘迫。

“爆发结合热的哨兵完全不知道轻重,你自己去那边的浴室准备一下吧,别等下伤着了自己。”

佐助看着卡卡西认真的表情,半晌才用干巴巴的声音回到

“我知道了。”





TBC

评论(44)
热度(277)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