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叫我太太!鸣佐、瓶邪、露中、弓凛本命,可逆不可拆党!

错位(17)

佐助性转注意!!

人物严重OOC注意!!

作者小学生文笔注意!!!

里面的医学知识都是xjb写,请不要当真!!!

-----------------

错位 17

救护车比想象中来的更晚,当佐子终于听到救护车的警笛声时,怀里的人已经陷入昏迷了。

当这个在自己眼里一直是快乐的、健康的人,忽然抽搐着倒在了自己的眼前,佐子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脑子里的那一点学校学的医疗知识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只能颤抖着把那个人抱进怀里,用最后一点理智拨通了急救电话。

直到随同那些把鸣人抬上担架的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佐子的血液才好像又能够慢慢流淌起来。

“不用担心,只是稍微有些严重的过呼吸症而已,”随车的医生看了鸣人的化验单,微笑着对佐子说。听到医生的诊断结果出来,本来又些紧张的车内气氛才终于放松了下来。作为医学生,佐子当然也知道过呼吸症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病,甚至在病发初期用很简单的方式就能够缓解,也许是关心则乱,佐子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出鸣人的病症,这让她不免又些懊恼。

“这位小姐,下次如果您男朋友再犯这种病,您就找个塑料袋套在他的头上,或者干脆和他来个法式长吻,他就能好了。”一个看上去最年轻的男护士笑着调侃着佐子,他的话让周围的几个年轻女护士也忍不住捂着嘴,笑弯了眼角。

“谢谢,我知道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佐子因为这话,心底里自责又升了起来,没有心情去解释自己与鸣人的关系,只是垂着眼睛应道。

“先不说这个,小姐您的男朋友血锂含量有点高,请问他是有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吗?”

医生的发问让佐子不自觉的愣住了,看佐子没有回答,医生看着化验单又接着说,“血锂含量高可能是服用抗抑郁的碳酸锂造成的,而且,抑郁症患者的确患过呼吸症的可能性比普通人要大,所以,如果您的男朋友真的是有抑郁症,那么从各种方面考虑,您今后可能真的要多与他接吻了。”

医生的一席话让全车的人都笑了起来,可佐子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也许是真的累了,被吊着葡萄糖的鸣人一路上都沉沉的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而因为接到的病人不是得了严重疾病的患者,所以一路上,车里的气氛也十分轻松,有一个男护士甚至认出了鸣人是之前出事的棒球运动员,好在作为医生的职业素养让他们都没说什么也没问什么,只是几束抱有好奇的打量眼光直到抵达了医院才从佐子的身上撤了下来。

虽然并不是什么严重的急症,但看着胳膊上输着液还醒不过来的鸣人,医生还是给他开了住院观察的手续,只说如果醒来检查之后没有大碍就可以办出院回家。

当佐子把所有的手续都办齐,已经快到凌晨了。当佐子再次回到了鸣人的病房,那个人终于醒了过来,靠在床头怔怔的看着推门进来的她。

“医生说不是什么大病,只是过呼吸所以才会晕厥。”佐子故意忽视了鸣人太过热切的目光,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今晚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晚,明天等做过检查没问题了就可以出院了,我去给你买点吃的,等吃了东西以后就再睡一下吧。”说着佐子又站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像想起了什么,问到:
“鸣人…你最近有吃抗抑郁的药吗?”看到鸣人慢慢的摇了摇头,佐子才稍微放下了心来,开门准备离开。

“佐子…”鸣人在她身后终于出了声,“佐子你会回来的吧?”

鸣人的话让佐子的心脏难过的揪在了一起,好不容易平复下的心情又一次起了波澜,佐子没有转身,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关上了门。

因为时间太晚,医院的餐厅已经关了门,佐子只好去了附近通宵营业的日式快餐店,却不想,在这里也碰见了熟人。

“哎?佐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佐子循声望去,只见星野小姐正坐在桌前,拿着餐牌等餐。

“我有朋友生病了,今晚要在这家医院留院观察,我来这里帮他买宵夜。”佐子在柜台点完餐,坐在了星野小姐的对面。

“哈,那真是巧了,我家老头子也是在这家医院住着院呢,睡了一下午刚才醒了,就喊饿,打发我出来给他买吃的。话说…..”星野小姐顿了顿,眼睛里闪出一丝狡黠,“我怎么之前没听说过能让我们可爱的佐子酱彻夜陪护的朋友呀?是男朋友嘛?”

“不!不是,只是朋友而已!”听到星野小姐这么问,佐子下意识的澄清,可是她的目光太过凌厉,似笑非笑的嘴角让佐子莫名又些心虚。好在星野小姐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弯着一双笑眼,颇有深意的看着她,过了一会才终于幽幽地说:“果真年轻就是好啊,还有充足的时间去蹉跎,去试探。”

听到星野小姐这么说,佐子忽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只觉得心里闷闷的又些难受,想要反驳,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星野小姐为什么这么说?”过了许久,佐子才终于问到,不知是不是自己问这话的表情太傻,话音刚落,星野小姐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要笑出来的,不过,以前总觉得佐子待人处事成熟的不像是还在上大学的女孩子,只是没想到佐子也会被感情的事情所困扰啊。不过,作为比你大那么…不到十岁的过来人,姐姐要告诉你….很多人看着好像永远会在那里,但其实说不定哪天就不见了。感情的问题,如果你心里还有他,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说到这里,星野小姐好像想起了什么,垂下了眼睛,习惯性的转着手上那个佐子之前一直以为是装饰用的戒指。

“啊啊!如果对方是个渣男,那么刚才的话就都不成立啊!渣男你要把他有多远甩多远知道了嘛?”

刚才还有些压抑的气氛,忽然被星野小姐忽然想起来似的补充完全打破了,看着她睁圆了的眼睛,佐子压抑了一天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些。

“他..不是什么渣男啊…只不过是个笨蛋而已….”

由于是凌晨时分,店里没什么人,只是过了大约十分钟,店员就打着哈欠将外卖的袋子递到了佐子的手里。

和星野小姐两个人结伴回了医院,医院的走廊里只剩下巡房护士的脚步声了。出于礼貌,佐子还是先去了星野小姐父亲的病房和老人打了招呼。星野小姐的爸爸和星野小姐一样是个乐天派,虽然穿着病号服,可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病容,见了佐子还摆出一副年轻小伙见了漂亮姑娘一般惊艳又向往的表情,惹得星野小姐翻了好几个白眼,直骂他老不修。

告别了星野父女,佐子才快步走回了鸣人的病房。轻声推开门,才发现那个人又靠在床头睡着了。佐子犹豫了片刻,才终于把买回来的粥喝青菜放在了一边,轻轻地扶着鸣人躺下。

鸣人的脸色已经比几个小时之前好了很多,只不过眼下的青色还是让他显出了些许病容。鸣人比佐子佐子映像里的他更瘦了,原本饱满的脸颊竟然有些凹陷了下去,衣领下的锁骨也突了出来。

他过的不好。

从他浑浑噩噩的来找自己的时候,佐子就感觉到,鸣人过的不好。

想到这里,一股无名火从佐子的胸腔窜了出来,明明当初说想要永远在一起的是他,说要一起去东京的是他,背弃约定的也是他,可是他却过得不好,他凭什么过得不好?

佐子甚至恶狠狠的想,这个人为什么不干脆像前世那样和别人结婚生子,开开心心的当七代目火影,安安心心的守着村子,放任身为前叛忍的自己离开,这样她也就能再次扼死自己的期待。

可当她握住鸣人因为输液而冰凉的手,佐子还是不可抑制的心疼了起来。

和记忆深处一样,鸣人的手上都是厚厚的茧,只不过那时他是为了练螺旋丸,而现在是为了练习棒球生了茧。佐子轻轻把手覆在了鸣人的手上。

啊,果真是不一样了。

自己的手已经不是曾经那种指节分明的男人的手了,而是洁白细腻,柔若无骨。佐子试着像从前那样,用两只手指勾起鸣人的手,可差距太大的两只手用这种奇怪的姿势拉在一起,怎么看都又些变扭。苦笑了一下,佐子便松开了鸣人的手指,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也许是因为累极了,坐在床边的佐子没多久也开始眼皮打架,趴在床边就睡着了。

不过她不知道,在她的呼吸开始变得绵长的那一刻,本应该陷入深眠的那个人慢慢睁开了眼,眼底一片清明。

TBC

---------------

抱歉您的好友渣鸣还在线上...

本来打算写鸣视角番外呢...但是按时间线...还是决定先写这一章...不过我保证下一次更新鸣人绝对洗白白.....

写到这里差不多快完结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有2-3更左右就能完结,没想到我也能老老实实填完一个坑啊23333

评论(77)
热度(174)

© 乔家小尘 | Powered by LOFTER